Top
首页 > 正文

二十年后,杉岩陈坚对存储高唱“我心依旧”

每一个企业名字的由来,都会有一个典故,杉岩(SandStone)也不例外,拥有着它自己的意义:“SandStone是一种橙红色石头, 由沙粒经过多年不断沉积重新排列而成。SandStone生动地诠释了‘分布式架构’的形成,正是这一粒粒细小的沙子用分布式的方式融合在一起,才造就了SandStone的坚硬与美丽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7        来源:赛迪网        作者:徐培炎

【赛迪网讯】采访完杉岩CEO陈坚先生以后,让我想起了加拿大女歌手席琳·迪翁演唱的《泰坦尼克号》主题曲——《My Heart Will Go On》(中文名:我心依旧)。歌词大概意思是,我看见你,我感觉到你,我懂得你的心,跨越我们心灵的空间,你向我显现你的来临,无论你如何远离我,我相信我心已相随,  你再次敲开我的心扉,你融入我的心灵,我心与你同往,与你相随······用此歌的意境来形容陈坚对存储的爱,对他创业的初心,一点都不为过。

每一个企业名字的由来,都会有一个典故,杉岩(SandStone)也不例外,拥有着它自己的意义:“SandStone是一种橙红色石头, 由沙粒经过多年不断沉积重新排列而成。SandStone生动地诠释了‘分布式架构’的形成,正是这一粒粒细小的沙子用分布式的方式融合在一起,才造就了SandStone的坚硬与美丽。”这既是杉岩数据名字的含义,也是陈坚的最爱。

图片2

杉岩数据创始人兼CEO 陈坚

聚沙成塔积石成山 分布式存储架构完美诠释“杉岩” 

在华为深耕14年,尤其是在存储领域颇有建树的陈坚,2014年毅然决然的辞去当时非常风光的工作,而创立了杉岩。当陈坚接受赛迪网采访时,他很是怀念华为的那段时光,不但负责整个华为的分布式存储,而且还有众多技术专利。

杉岩的总部,坐落在深圳市福田区上梅林国际金融科技城14层,走进陈坚的办公室,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背靠大山,藏风聚气。”站在风水的角度来看,这是一块绝佳的宝地。

其实,更加引人注意的是办公室内书架上的一块红色山形小石头。陈坚介绍,这个石头来自美国羚羊谷,是曾经华为的同事,听说他创立杉岩,于是就从美国羚羊谷博物馆特意购买了一块能够代表SandStone的石头送他作为贺礼,十分具有纪念意义。

为什么公司叫杉岩,用分布式存储架构的三个系统可以很好的去诠释。沙岩聚沙成石分布式存储每一个磁盘,每一台服务器就像一粒沙子,通过杉岩的软件把它聚在一起,一个很大的存储资源池,像石头一样稳定可靠。

创业初心 将存储进行到底

“40岁从华为出来创业,哪里来的勇气?”这是陈坚成立杉岩以后,很多人见到他都要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其实,陈坚的履历非常简单,学习-华为-创业。毕业以后到华为工作14年,然后再成立杉岩,一颗将存储做到极致的初心从未改变。

微信图片_20200713171404

陈坚进入华为从研发部门写代码开始做起,后来华为成立研究部,主要做一些前瞻技术的研究,以专利输出为KPI核心技术的一些积累。当时,陈坚就带着一个团队开始跟中国移动研究院合作,其目的就是把P2P技术与核心网的一些用户健全数据与存储数据相结合,将其形成一个性价比更高,又能解决10亿移动用户数据存储的问题。所以,2008年陈坚的团队在华为做出了分布式存储的雏形,自此以后陈坚开始接触到了分分布式存储的一些产品和市场。从2010年开始,整个团队就开始研发华为自己的分布式存储产品。

作为陈坚个人的经历来说,真正的杉岩是从2008年开始,逐步切入到存储领域。后来,随着华为成立云计算、IT产品线,当时负责华为整个存储技术规划的陈坚,就看到了云的市场已经逐步起来,而存储里面原来的传统的存储,又很难满足云计算最大规模资源消耗的场景。

云计算时代给传统存储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高并发访问、大量数据存储扩展性等等需求都无法满足。陈坚认为,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分布式架构,一定是未来云下面数据存储的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所以当时的华为采取了两条腿走路的措施,一边是传统存储,一边是分布式存储。

当然,基于所有云的架构,华为都会采用分布式架构,包括虚拟化、存储。当时的两条腿同时走路策略,让陈坚看到了创业的机会。创业就要有动机,而这个动机就来自于陈坚对分布式存储市场的判断。有了动机和判断,再加上多年的技术、经验积累,让陈坚更加坚信分布式存储市场前景非常可观。尽管当时的杉岩没有天使投资,都是创业团队自己投的,因为陈坚相信他们原来在华为经验积累,是能够帮助他们去做一个好的产品,所以他们的队伍一定能做出一个有竞争力的产品出来。这也许是技术出身创业老板们的通病“太自信”。

所以,杉岩将软件定义存储作为创业初心,然而这个初心恰恰就是未来云计算和大数据的一个最佳综合解决方案。6年以来陈坚的初心从未改变,一直深耕软件定义存储,并且从中衍生出海量对象存储、统一存储平台、超融合一体机、安全存储一体机等业内知名产品。

图片3

第一桶金 预见存储市场未来

2015年,统一存储平台(SandStone USP)在军工、制造等行业客户上线商用,可以说是杉岩的第一桶金,同年获得上海天玑数据天使轮融资。陈坚回忆,军工是他们最早的一批种子客户,2014年9月成立到2015年3月份,第一个项目就正式在南都军区(当时叫兰州军区)开始正式使用,这也是当初勇于出来创业,对自己团队的信任和对市场前景预判的一个最好的印证。

如果说军工项目让杉岩印证了自己的价值,那么制造业则是给了杉岩一个“长生不老秘方”。其实这个秘方,也是陈坚用那睿智的眼光和对市场的预判,以及对区域市场发展的理解而来。陈坚当时发现两大商机:

商机一,2015年的深圳以及整个华南的制造业相当发达,而且华南的制造业很多为外资、台资、港资,他们会带来一些更先进的信息化理念,更愿意接受利用IT技术提升核心竞争力,而且那些企业很愿意尝试新的技术,这样统一存储平台便有了更好的商机。

商机二,当时的杉岩针对制造业,并不是直接切入他的存储市场,而是帮助他们去上云,从虚拟化的角度去切入,帮助企业将原来的IT系统、OA、供应链等系统上云。在上云的过程中,很多制造业发现原来的存储出现了性能瓶颈,这时就需要杉岩去介入。

新基建新存储 让存储不再是一个傻盒子

所谓新基建背后的技术驱动力,就是云计算、AI、5G、物联网、大数据这五大技术所产生出来的,其实新基建里面最核心的一个资产是数据,都是在围绕数据在做文章。陈坚指出,云计算在计算数据,大数据在分析管理数据,AI在挖掘数据价值,5G在传输数据,物联网在采集数据,而他们中间的纽带就是存储。所以,新基建给杉岩数据带来了新机遇,因为存储已成刚需。

大家都在说未来云的趋势,一定是一个混合云的趋势。那么如何在私有云和公有云的数据之间自由流动,这就是数据管理。所以先是存,存完之后是管。那么数据的终极价值是为了什么?一定是为了用。这就是所谓的新基建AI的作用,AI的目的就是为了挖掘数据的价值。

所谓的AI,其实指的是对非结构化数据进行分析学习处理,那么真正数据的价值都是含在这种最原始的非结构化数据里面,在视频里面、在图片里面、在语音里面,这是最原始的数据,怎么在里面挖掘它的价值,这就需要AI去驱动。陈坚认为,用AI来倒逼存储,到底要开发一些什么样的特性出来,就是要为数据的应用去做一些处理,这是存储系统要去做的一个事情。

最近,杉岩在工业视觉领域(也算是制造业)有一个项目,这里面每一个流程每一道工序都是用AI来做质检,质检就是拍大量的图片,一张普通图片大概是30兆,大一点的几百到几千兆。按工序流程需要AI检查完一项之后再进行下一项,如此循环,大量图片都要存到杉岩的系统里,存储时发现需要15pb空间,但是通过杉岩的功能图片转码,不仅可以做到数据不会失真,而且还把空间从15pb变成了5pb,这样项目方案的价值就出来了,通过存储系统为数据挖掘为AI的应用在赋能,这就是陈坚要在“新基建”中做的“新存储”。

如何为智能化的数据应用去赋能,这是杉岩为“新基建”做的准备。具体到产品而言,还是落在分布式块存储和分布式对象存储两大主力产品上。陈坚尤其强调,杉岩的分布式对象存储,主要是在对外系统上面做,为什么它能让存储系统能感知数据,能知道这是一个视频或者是一张图片?这就是陈坚一直想要做的情——让存储不再是一个傻的盒子。

“以前存储就像一个垃圾桶一样,你丢给我什么我就帮你存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这个数据有没有价值,但是现在你丢给我,我就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数据,我能不能帮你提前做些处理。”陈坚介绍,这就是杉岩推出面向海量非结构化数据存储和利用场景的智能对象存储产品SandStone MOS,献礼“新基建”。

智能非彼智能 智能存储也要做出差异化

存储系统一定是不同场景有不同产品,因为存储系统每一个不同场景存储产品的实现架构、技术原理、技术难度、指标都不一样,不是说今天做了一个分布式块存储,基于这个就能做出一个全部对象存储,因为他们的指标不一样。陈坚认为,一个创业公司想要做出存储的全套产品尤为困难,那么要想在基础设施领域里面有所突破,就一定要做出差异化。

杉岩自创立以来,一直聚焦做差异化产品。作为具有明显差异化特点的分布式统一存储,不仅能够面向中国移动这种存储和计算分离的大客户服务,也可以面向很多制造业、教育、医疗的小客户。陈坚强调,超融合和统一存储,其实可以理解为是同一个产品,只是超融合杉岩是面向中小企业的一个解决方案。

其实,更大的差异化是杉岩的对象存储,也可以称其为智能存储。陈坚用七个字形容杉岩的智能存储:“此智能非彼智能”。很多存储大厂华为、浪潮等都有自己的智能存储产品,但是他们的智能与杉岩所说的智能并不在一个层面。

大厂们的智能是纯属系统内的智能,是为存储系统的性能优化运维效率改进服务的,比如通过智能算法预测磁盘的寿命、预测磁盘的容量、每天访问频率、每天占多少空间、预测容量一个月以后就要满了需要赶紧扩容,这是大厂们所标榜的智能存储。而杉岩的智能,则是围绕数据的感知去做的智能。陈坚认为,这事大厂们不会去做。因为大厂永远只会做标准化的产品,很少或者不会去做面向场景面向行业的产品。

让对象存储走在全世界的前列

据IDC 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中国软件定义存储(SDS)市场调查数据显示,软件定义存储(SDS)在2019年较去年同期实现强劲增长。从软件定义存储市场规模来看,对象存储细分市场依然出货强劲,超过软件定义存储市场总体增长率。2019年,杉岩数据市场表现优异,整体市场份额再前进一位,对象存储软件连续2年位列前三强,块存储稳居第四。

陈坚表示,中国的技术发展大部分都是需求来驱动的,中国的AI已经走在全世界前列,互联网业务也在前列,然而这发展又带来了大量数据的产生和数据的被使用,这个时候对象存储就产生了一个最大的价值,这是一个最好的契机。因为杉岩具备这个认知能力,所以也有能力让对象存储走在全世界的前列。

目前,杉岩数据对象存储在诸多PB级项目中获得广泛应用,已在10+行业实现大规模商用部署,总交付容量超过2500PB,服务于私有云、混合云、金融科技、智慧政务、智慧医疗、智慧交通、智慧安防等20多个不同类型的应用场景,知名用户如CFCA、广发证券、PICC、华润银行、中国广核集团、中国南方电网、中国移动物联网、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天威视讯、优必选等500余家。

怀敬畏之心做存储

很难想象,一个创业公司前三年没有销售。不错,杉岩又是一个奇迹的存在,陈坚创业的前三年2014到2016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在打磨产品,并没有做销售。陈坚希望通过标杆客户来验证自己的产品,而且其办公室墙上还装裱着“怀敬畏之心做存储”的大字,这是何等的心境,又再一次印证了陈坚做存储的初心。

存储这个东西对用户来说太重要了。陈坚一再强调:“产品没有做好,我是不敢卖的。”所以陈坚用三年的时间,在军队、制造、电力、运营商、金融等等行业客户的验证之后,到2017年才开始组建销售团队。也正是有了销售团队以后,开始了杉岩的融资历程,2017至2019年,先后顺利的拿到了A轮和B轮的资金,自此便大展拳脚,一发而不可收。据最新官方消息:近日,杉岩数据喜获1.5亿元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大型央企中远海运发展领投,襄禾资本、无锡金投跟投。(文/徐培炎)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