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飞行出租车市场有望10年内成熟 最早2022年在迪拜运营

发布时间:2020-03-09 09:35        来源:TechWeb        作者:

据外媒报道,飞行汽车,又被称为电动空中出租车或飞的,它在我们的梦想中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如果你看过《杰森一家》(The Jetsons)或《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这样的科幻大片,可能会沉浸在这样的幻想中,利用飞行在空中的出租车摆脱交通拥堵。

现在,丰田、Uber、现代、空客以及波音等初创企业和老牌公司都承诺打造能载着乘客飞驰而过的飞的,我们的梦想越来越接近现实。这些公司的目标是在跨越交通的同时将城市中心与郊区连接起来,飞的可以在约300米到600米的高度以每小时290公里的速度巡航。但美国宇航局(NASA)报告称,飞的最多可以在1500米的高度飞行。

飞行出租车市场有望在未来十年内逐渐走向成熟,然后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显示,到2040年,自动驾驶城市飞机市场价值可能达到1.5万亿美元。Frost&Sullivan进行的城市空中机动性(UAM)研究发现,飞的将于2022年在迪拜开始运营,到2040年将以约46%的复合年增长率扩大到超过43万辆。

推动这一趋势发展的是各种技术的融合,包括无人机、自动驾驶以及更高效的电池和先进的制造技术。从风投支持的初创企业和Uber到大型汽车和航空公司,他们都在争先恐后地在这个新兴市场站稳脚跟。这项业务有可能显著颠覆城市机动性的格局,投资者正在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商业化努力,他们被飞的大幅降低运营和维护成本的潜力所吸引。

飞的有不同的形状和大小,许多看起来与传统的固定翼飞机有很大不同。电动马达取代了喷气发动机,垂直起降(VTOL)飞机在设计上避免了对长跑道的需要,在某些情况下,旋翼取代了螺旋桨。只有少数几家公司生产的飞的看起来真的像有翼的飞行汽车。

空中联盟

今年1月份,丰田表示,该公司将向总部位于硅谷的创企Joby Aviation投资3.94亿美元,后者正在开发一款有人驾驶的全电动垂直起降(EVTOL)飞的。此举是Joby Aviation价值5.9亿美元融资努力的一部分,将帮助其在2023年之前推出电动空中出租车服务,并使该公司能够获得丰田在制造、质量和成本控制方面的支持。这家初创公司正在建造一种原型,它最终应该会接近地面交通运输的成本,并帮助10亿人每天节省一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

Joby Aviation发言人莫伊甘·哈利利(Mojgan Khalili)说:“我们开发了先进的技术,并通过周到的设计将其集成到一架令人惊叹的飞机中,这是我们产品成功进入市场和取得商业成功的关键。Joby Aviation的飞机可以容纳4名乘客外加1名飞行员,每次充电可以行驶240公里,在起降过程中比常规飞机安静100倍,飞行过程中几近无声。”

在另一项亚美合作中,韩国汽车制造商现代和Uber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消费电子展(CES)上展示了一辆大型飞行出租车模型,用于Uber Elevate空中叫车服务。这种电力驱动的个人飞行器(PAV)能搭载四名乘客,时速可达290公里,航程接近100公里。这些飞的将能够在高达600米的高空巡航。现代汽车表示,这款全电动飞机可以在几分钟内充满电,但没有详细说明如何充电。

Uber表示,希望在2020年开始测试垂直起降飞的,并在三年后推出正式乘车服务,首先在达拉斯、洛杉矶和墨尔本推出服务。它的目标是让飞行出租车比拥有乘用车更便宜。Uber Elevate计划今年开始演示飞行。

Uber Elevate负责人埃里克·艾利森(Eric Allison)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我们相信,现代有能力以当前航空航天行业从未有过的速度制造Uber Air车辆,大量生产高质量、可靠的飞机,以降低每次旅行的乘客成本。将现代的制造实力与Uber的技术平台相结合,代表着未来几年推出充满活力的空中出租车网络的巨大飞跃。”

丰田、Joby Aviation、Uber以及现代都在这个已经挤满了竞争者的领域奋力前行。Uber Elevate项目的另一个合作伙伴波音公司已经开始对其空中出租车原型进行飞行测试。德国初创企业Lilium Aviation去年发布了遥控喷气式eVTOL原型,后来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测试。总部位于斯图加特的Volocopter得到了英特尔、戴姆勒和吉利的支持,显然已经记录了1000多次试飞,目标是在5到10年内实现完全自主的商业飞行。

起飞前的湍流

Frost&Sullivan高级行业分析师乔·普拉文·维贾亚库马尔(Joe Praveen Vijayakumar)表示:“空中出租车肯定是机动性的未来。全球的城市中心都在努力应对不断增加的车辆数量和由此带来的交通拥堵,特别是在交通高峰期。当空中出租车广泛商业化后,肯定会减轻城市道路的交通负担。他们将迎来一种灵活的城内出行形式,在两个地点之间尽可能短的路线上运送人们。”

但增长面临着重重阻碍。篮球传奇人物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在直升机坠毁中丧生等事件,突显了人们对飞行出租车的安全担忧。虽然第一批飞行出租车服务可能有人类飞行员监督,后来被遥控或AI驱动的自动驾驶车辆取代,但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一直在试图通过创建标准和虚拟沙盒,让开发人员可以进行实验,从而赶在商业化热潮之前验证其安全。除了对乘客和地面人员的风险外,空中出租车可能会对其他飞机构成威胁。

此外,飞的也可能成为黑客的攻击目标。正在制定的法规将涵盖从车辆安全、适航和交通控制到噪音污染、操作员认证和软件安全的方方面面。

航空记者、《国际飞行》(Flight International)副主编多米尼克·佩里(Dominic Perry)表示:“航空业的每个人都像安全得到保证一样前进,认为技术将解决一切问题。但我们知道,情况从来都不是这样的。在争先恐后地推出飞行器的过程中,也很少有公司对运营飞行器所需的基础设施,或者制造飞行器所需的工业化和资源给予应有的考虑。”

即使可以保证安全,成本也是另一大障碍。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拉吉夫·拉尔瓦尼(Rajeev Lalwani)推测,这个市场一开始可能是“现有交通基础设施的附加服务,非常小众化,类似于今天直升机的运作方式。”

私人直升机旅行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但并没有超出富裕乘客的范围,因此波音和保时捷公司联手开发“高端城市空中交通市场”或许也就不足为奇了。问题是自动化能否降低成本。Lilium Aviation首席商务官雷莫·格伯(Remo Gerber)表示,其飞的可以在6分钟内将乘客从曼哈顿送到肯尼迪机场,费用约为70美元。这远低于Uber的直升机服务费用,后者同样行程的费用约为200至225美元。

佩里补充说:“如果价格合适,空中出租车可能会在没有公共交通选择的城市,或者城市地区拥堵、规模如此旁大的城市里实现方便出行。然而,如果它们只是成为另一种为富人提供的直升机服务,那么它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改变富人的机动性,进一步扩大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鸿沟。这些措施会否纾缓地面挤塞的情况?几乎可以肯定不会。”

在淘汰赛中幸存下来

现在在空中出租车竞赛中挑选获胜者还为时过早,但除了法规、安全和成本之外,还有几个因素是生存关键。其一是能够与航空、汽车、电信、软件、网络安全和房地产等所有不同行业的不同参与者合作。另一个是能够与政府合作,确保通过支持商业空中出租车服务的法规。

Frost&Sullivan高级行业分析师乔·普拉文·维贾亚库马尔(Joe Praveen Vijayakumar)表示:“至于哪些品牌会有优势,包括波音、空客、贝尔等已进入市场的航空业公司,肯定会有优势,因为他们已有航天专业知识。”他指的是他们制造商用喷气式飞机和直升机的悠久历史。在开发飞的的初创公司中,Volocopter、Kitty Hawk、Lilium Aviation和Joby Aviation看起来最有希望实现商业化。

佩里认为,许多公司将在努力承担开发飞行器的巨额成本的同时倒闭,Lilium Aviatio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维甘德(Daniel Wiegand)认为这可能需要“数百万美元”,并将对波音或空客等的收购抱有希望。

他补充称:“似乎有很多公司从科技行业被吸引到这个领域,他们的态度都是挑战惯例,尽管这可能是健康的(所有行业都需要时不时地进行调整),但航空航天领域有很多规则和法规,这是截然不同的。我怀疑,许多硅谷类型的公司也会在某个时候寻求出售,因为他们的知识产权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价值。”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