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缺芯更少魂”?中国基础软件如何实现历史性破局

基础软件,简单来说主要包括ODML(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编程语言)等几个部分。过去,很多人也许对我国在发动机、芯片等领域被“卡脖子”有所耳闻,但是往往很少有人意识到基础软件这一“信通领域长城的基石”同样是打赢科技竞赛的决胜所在。
发布时间:2021-09-06 10:26        来源:赛迪网        作者:徐培炎

【赛迪网讯】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中国的“巧妇”科技企业除了要攻坚克难拿下芯片的“米”,或许更需要某种意义上的“炊具”——基础软件。“缺芯”要命,“少魂”同样要命。

基础软件,简单来说主要包括ODML(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编程语言)等几个部分。过去,很多人也许对我国在发动机、芯片等领域被“卡脖子”有所耳闻,但是往往很少有人意识到基础软件这一“信通领域长城的基石”同样是打赢科技竞赛的决胜所在。

基础软件为何重要,现状如何?

基础软件的重要性可能远比你想象中的更高。第一,它关系到整个信息通讯领域的产业发展,一旦出现问题将使整个行业陷入困境;第二,基础软件如果无法实现自主可控甚至可使整个国家的安全堪虞;第三,成熟可靠的基础软件是我国数字经济、数字城市建设不可或缺的关键。数字经济、数字城市的发展都依托于数字基础设施,而基础软件起到驱动使能数字基础设施发挥更大作用的功能。可以说,基础软件发挥的是一种大厦根基的作用。

然而,我国基础软件的发展目前仍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其一,我国基础软件的市场占比低,处于尴尬之境。当前我国的国产化软件的市场比率仅有4-5%左右,而在这其中操作系统、数据库、AI框架等基础软件的占比更低;其二,目前我国对基础软件产业的投入是不足的,产业发展所需的人才、产业政策、生态还比较缺乏。

不过,我国的基础软件市场这些年也在发生一些向好的变化。意识问题上,从国家的顶层设计到企业的研发投入,再到用户的实际感知,各方都已经逐步认识到基础软件对行业的重要性。同时,基础软件也在从信通领域出圈。随着工业领域、控制领域等行业的数字化进程加快,“新晋客户”对安全稳定、自主可控的基础软件的呼声越来越大。受内外部环境的影响,国家和各个企业都加大了在IT基础设施、ICT服务器、处理器、操作系统等基础软件领域的投入。

基础软件发展面临的挑战和亮点何在?

过去在盛行一种思想,“造不如买,买不如租”。长期的拿来主义思想影响下,形成的路径依赖造成了在基础软件领域的受人掣肘。现在终于意识到这样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但是,基础软件产业壮士断腕的过程中,我国同样面临着一些挑战无法回避:

一来,国内基础软件产业存在“你搞你的,我搞我的”的各自为政问题,整个产业的良好生态尚未构建。目前,国内做操作系统的企业有20多家,做数据库的企业有100多家,如果无法在这些企业的研发生产过程中形成合力,那就不可能真正构建令用户、令外界信服的基础软件产业生态。

二来,我国基础软件产业的研发建设缺少充足高质的人才支撑。无论哪行哪业,人永远是第一生产力。人才这种特殊资源是真正落实产业发展规划蓝图的实践者。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当前我国人才向部分“来钱快”的专业、行业涌动,而一些基础学科在各大院校却门可罗雀,我国教育部门适时推出了“强基计划”,发力数理化等基础学科的建设。而现在基础软件产业就缺少相应的人才供应链的支持,基础软件和基础学科一样,也需要招贤纳士的“强基计划”。

三来,基础软件产业目前尚需实现“政产学研用”全程优化落实,使中国的基础软件在提升竞争力的基础上被更多的用户所接纳使用。基础软件研发生产看似是“学院派”科技攻关的事情,但是只有真正为用户创造商业价值,整个产业的闭环生态才能算是搭建起来了。

不过我国基础软件产业也有一些发展亮点存在,雄鸡一唱天下白,行业振兴的曙光已依稀可见。各方已逐步认识到基础软件的重要性,相关企业也纷纷布局这一核心产业并做出了一定的成绩。以操作系统为核心的产业生态也通过开源等方式逐步构建起来。例如,国内巨头华为开源建立的欧拉(openEuler)社区,目前国内6家(麒麟软件、统信软件、普华基础软件、麒麟信安、中科院软件所、拓林思)主流操作系统厂商均已发布欧拉路线商业发行版,近100家企业、科研机构等加入到欧拉社区,成立了80多个SIG组,并基于欧拉社区共同治理的方式形成了十几个原生项目。由此,生态环境的建设正有条不紊地构建中。而在人才培养问题上,华为联合教育部和首批72所高校共同建设“智能基座”产教融合协同育人基地,赋能2400+先锋教师,72个学校已开课600+门次,与高校合作的方式发力培养基础软件产业急需的专业性人才。不管怎么说,“只要上路了都不算太晚。”

基础软件破局良方何在?

基于以上论述的困境与亮点,基础软件产业的破局路径已依稀可寻。

第一,顺应时代大势不断开拓基础软件的市场空间。当前我国的基础软件公司规模都较小,而在未来随着数字化空间的不断拓展、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各行各业对基础软件的需求也将可预见地增大。因此,市场空间的开拓也将是基础软件破局的重要一环。

第二,国家布局相关顶层设计,完善基础软件发展所需的产业环境和产业政策,建设适合基础软件发展的环境。从过去的“两弹一星”,到现在的载人航天,凡是国家牵头的重大科研事业都做出了不朽的功绩。相信国家力量的参与将极大地加快基础软件产业的发展进步。

第三,各方合力构建利于基础软件发展的舆论、商业环境。这不仅要进一步提高各方对基础软件重要性的认识,还要加强对基础软件研发的知识产权保护,从而使基础软件在市场上真正“有价值”、“地位高”。

第四,实现基础软件的规模化商用。要不断加大自主研发的基础软件在市场上的份额,提升相关产品的使用率。一个好的基础软件做出来之后只有得到推广并广泛使用,其价值才能得以体现。规模化商用保证的是整个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第五,重视并利用用户的反馈创新基础软件的研发。客户端永远是基础软件产品最终使用者、受益者。因此,各基础软件企业可通过收集客户的使用体验情况,指导产品的研发创新方向,实现良性的客商双向互动,达成目标对齐。

第六,通过提高基础软件产业从业人员的待遇吸引更多优质人才投身这一领域。任何时候空谈情怀都是不可靠的,提高从业人员待遇也是合理的价值匹配。而提高待遇不仅需要企业的投入,或许也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除此之外,开展针对基础软件领域的校企合作也是非常必要的举措。

第七,“关起门做研发,打开门学先进。”虽然我国基础软件产业追求的是自主可控,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闭门造车。国际上一些先进的基础软件企业的成功经验同样值得学习借鉴,技术有壁垒,但经验却可能是共通的。

第八,基础软件产业内部合理分工,实现竞争与合作的良性平衡。虽然谋取商业利益是竞争之源,但是在整个基础软件的产业链上,各企业之间却可以通过合理的合作分工实现更加稳定有效的生态构建,而这对我国基础软件的整个大局是十分重要的。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尽管我国基础软件的发展道路困难重重,但是相信通过上下的精诚努力,产业的顺利破局指日可待。(文/徐培炎)

专题访谈

中国制造2025之“三大转变”

面对快速变化的国内、国际经济形势,中国制...[详细]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