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中美贸易摩擦下中国装备制造业之困

以电信行业为例,美国不仅以禁令、《国防授权法》对中国通信监控设备封闭美国市场,还将运行多年的“电信小组”合法化,对电信行业实施严格的投资审查,实现中美电信服务脱钩。
发布时间:2020-06-05 14:36        来源:赛迪网        作者:

当前,在疫情因素叠加影响下,经济全球化放缓,国际贸易规则重构,全球供应链、产业链本地化、区域化和分散化加速。作为全球两大经济体,中美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对中国贸易格局乃至全球供应链产生影响。目前,美国不断提及第一阶段协议执行问题,并以此为由对中国进一步施压。

实际上,自2017年底《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后,美国就开始对中国高科技企业连续实施限制性措施。随着疫情肆虐、大选临近,特朗普政府在加强保护国内产业以及供应链的同时,从资本、技术、人才等层面实施“精准打击”,阻碍我国装备制造业向产业链高端转型升级。

谈判桌以外的“精准打击”包括:(1)对中低端产业以贸易救济手段削弱中国成本优势;(2)对中高端产业以337知识产权调查、232国家安全调查、行政禁令和《国防授权法》限制中国产品准入;(3)对高精尖产业,在资金、技术、人才方面实施“全政府策略”,联合盟国强化投资审查围堵中资,通过出口管制防止高端技术流入,以“黑名单”切断中国企业的全球供应链,国际上搞联盟加大中国“断供”风险;(4)对关键产业,则以“国家安全”为由,切断产业链,导致中国制造业企业,尤其是高科技企业承压。

美国在实现科技“脱钩”上是精心选择的,只针对于美国有利或者对中国造成伤害更大的领域,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一个是以“国家安全”为由切断中国高科技产业供应链的环节;二是对中国产能过剩而美国又有可替代性进口国的商品,通过提高关税以及非关税壁垒的方式限制进入美国市场。以电信行业为例,美国不仅以禁令、《国防授权法》对中国通信监控设备封闭美国市场,还将运行多年的“电信小组”合法化,对电信行业实施严格的投资审查,实现中美电信服务脱钩。此外,在“全政府策略”下,2019年初美国司法部对我国华为提起诉讼,美国商务部于2019年5月将其纳入实体清单,2020年初的司法部新诉讼升级为全面起诉。步步围堵的目的是限制中国5G实力,保持美国的技术领导力。美国司法部长William Barr在“中国倡议”会议上做主题演讲时表示,5G演变成下一代互联网、工业互联网以及依赖于基础设施的下一代工业系统的中枢神经系统,中国企业占据了40%的市场份额,美国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压制非西方体系科技产业的崛起。

对于美国针对我国装备制造业产业链的“精准打击”,机工智库建议:(1)对于传统中低端优势产业,发挥溢出效应、海外设厂,加快出口转内销,积极应对贸易救济调查;(2)对于中高端技术资本优势产业,加快产业升级,发挥中国优势,开辟多元化市场;(3)对于高精尖产业,加强供应链安全评估,加快补短板,支持基础研究;(4)对关键产业实现产业链重构。面对全球经贸摩擦常态化,应重视并重建国家以及企业内部的信息体系,搭建装备制造业关键技术数据库、建立风险评估预警体系、建设企业合规体系。

机工智库研究员  赵秋艳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