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新冠下的新基建:百度Apollo连中三地

发布时间:2020-04-01 11:19        来源:汽车头条        作者:

中标山西省交通强国建设试点自动驾驶车路协同示范区(城市路段)项目;

3月23日,合肥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示,百度中标合肥市智能网联汽车塘西河公园5G示范运行线设计采购施工一体化项目,将建设中国首个大型5G车路协同示范线;

3月17日,重庆永川区对外公示,百度Apollo以5280万元的价格中标重庆永川区“西部自动驾驶开放测试基地”建设项目。

仿佛玩起“刮刮乐”一般的百度,一口气连中三地,再加上2019年的湖南长沙和河北沧州,五地串联,直接开启了外挂模式。不过,在这些自带闪光灯的新闻背后,到底传递出了什么样的信息?这一次的“外挂”,到底“新基建”还是“新冠”?

新冠下的新基建

新故事,自然是有新背景。

庚子年初,全球蔓延的疫情,石油价格的跳水,见证历史般的股票五连断,资本寒冬瞬间加速,群起的黑天鹅让不少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一个曾经“春风拂面”的时代似乎戛然而止。

无数家曾经“视金钱如粪土”的研发公司都走到了悬崖边上,进不得,退也不得。自动驾驶也不例外,各家“放弃”、“暂停”、“裁员”的消息,成为业内见怪不怪的常态。

然而,常态之下,亦有暗涌。你可能没意识到,在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无人驾驶就常常以各种姿态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不论是送饭送药送快递,还是7×24 小时不间断消杀,亦或是红外测温筛查、循环播报提醒、远程可视化指挥,都间接性的让无人驾驶成为防疫主力军。

今年2月24日,国家11部委在正式出台了《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其中提出:到2025年,我国将实现有条件自动驾驶的智能汽车达到规模化生产,实现高度自动驾驶的智能汽车在特定环境下市场化应用。

同时,近期,“要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其中要加快 5G 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决策层多次召开会议提及“新基建”,各地政府更是相继推出万亿元投资清单。

随着国内智能汽车发展大计慢慢展现,其背后的自动驾驶江湖也开始了风起云涌。虽说,没有一个新风口,是靠老玩家一声“冲呀”就能轻松占领制高点的,但似乎有一家成为了例外,百度。

“外挂”背后的长时间博弈

对于智能化圈并不是很了解的人,肯定会问,作为搜索界常青藤的百度在自动驾驶圈里干什么?

2017年4月19日,百度正式发布Apollo(阿波罗)计划,旨在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完整、安全的软件平台,帮助他们结合车辆和硬件系统,快速搭建一套属于自己的完整的自动驾驶系统。

简而言之,百度Apollo是个平台,也是个“圈子”。

在百度长达7年的努力里,不仅“圈”到了177家生态合作伙伴,超过3.6万名全球开发者,还拥有了自动驾驶路测牌照150张,全年能新增专利1237件,车队总测试里程累计超过300万公里,覆盖北京、武汉等23个城市。

回顾车市历史长河,可以说,始于2013年的百度无人驾驶项目,在2014年正式启动研发计划,其入局的年头可能比许多国外科技巨头还要长。

2015年,百度迎来了其自动驾驶生涯里的第一波“高光”时刻。实现了国首次的城市、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测试时最高速度达到100公里/小时。次年9月,获得美国加州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并在浙江乌镇开展普通开放道路的无人车试运营,一路走的顺风顺水。

或许是应正了那句“物极必反”,高速发展的同时掩盖了百度的问题。2017年,百度从战略、到组织、再到人事,全方位进入收缩期,一场迄今为止最为密集,令业内最为震惊的百度离职潮随之而来。不到一年时间里,11名高管先后被调任、离职,各业务部门大面积被换血裁员。

2017年年初,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L4、L3分部以及百度车联网业务合并,完成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组建,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成立。同年,7月,百度AI开发者大会当天,李彦宏双手不握方向盘“把车子开上了五环”,Apollo计划出尽了风头。

当然,在自动驾驶的赛道上总是挤满了一拥而上的人从众叕,做“圈子”的人,也并不只有百度一家。不可否认,在后来的很长一段一段时间里,未能真正打造出自动驾驶的厂商们,通常“面目”模糊,用零星且看不懂的产品来收割资本。

这块肥肉,引来无数车企竞折腰。“挣快钱”“铺圈子”的想法,造就了一个不稳定的市场,也让不少被迷茫推着走的车企吃尽苦头,放弃合作开始自主研发。

摆在百度面前的路自然也是不好走,所以,李彦宏选择了“开放”。

随着众多合作伙伴的入局,百度开启了原始数据倍速化积累的模式。合作伙伴可以自行决定其数据的分享状态,私有、公开,或者设定公开后的黑名单,Apollo作为平台将无条件对数据库内的数据进行加工处理。

“阿波罗实际上是一个开源。”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姚丹亚在接受汽车头条APP的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重资产,百度需要钱是正常的,很多人一起参与研发才能使百度的无人驾驶更快的收集到信息,这是互联网一个整体的思维。

商业的故事里总是会有些戏剧性的存在,例如2018年5月18日,前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的离职。一夜之间百度市值跌去百亿美元,作为陆奇在百度最看重的项目、百度人工智能两大事业群组之一的Apollo,也陷入了一段摸黑前进的迷茫期。

不过好在,迷茫是短暂的,依旧在咬牙坚持的百度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今年2月,加州车管所公布了2019 年年度自动驾驶接管报告,单按照MPI排名来看,百度首次超过了waymo,成为表现最好的企业。

Apollo的征途

借用李彦宏的那句,“自动驾驶的发单来了,自动驾驶汽车还会远吗?”

其实,还是有点远的。借了疫情和新基建东风的百度,这一次的三连中其实并不意味着“抬头看星星”时代的来临。

“聪明的车+智能的路将是实现自动驾驶的最优解。”聪明的车好做,智能的“路”该如何打通?要知道,无人驾驶汽车的应用依赖交通基础设施,想要实现核心的车路同协应用,道路以及相关基础设施要配套升级。

客观来说,基于车路协同的无人驾驶的最大兴趣者其实是当地政府。

“实际上,车路协同本身从车道、就路、路段结合起来,初衷是为了提高整体的通行效率。”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姚丹直言,政府想要解决的并不是无人驾驶的问题,而是核心交通效率问题,车路协同最关注也应该的是安全,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提高整体效率。

不可避免的,政府需求的多样性和场景化也将会给百度带来更多的挑战。三连中,与其说这是百度刮出来的大奖,倒不如说是其积攒多年后迎来的质变。在巨头老玩家的加码、强势外部合作者的渗入、政府策略不定时的转变之下,消费者依旧是检验质量成色的唯一标准。

未来,百度Apollo这场“看星星”的征途必然还有很长的故事要讲。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