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海归货运司机:快狗打车让我和妻子不再“北漂”

发布时间:2021-10-11 17:17        来源:飞象网        作者:

年近知天命的萧师傅(化名),捧过“铁饭碗”、去过海外“淘金”、开过出租车、想过干乘务、跑过个体货运、送过外卖……直到加入快狗打车,生活才结束漂泊步入正轨,是什么让他终于安定下来,让我们一起听他讲述:

图片1.jpg

看过电影《钢的琴》的观众,大概都会记得电影中多次出现的两根大烟囱。随着时代的变迁,曾经骄傲的国企工人被边缘化。当时我看这部电影,印象最深的是,影片里的工人们也没能改变烟囱被炸掉的命运,烟囱轰然倒塌时腾起的白雾,宣告了大工业时代的落幕。我的老家在辽宁铁岭。曾经东三省是拉动国内经济发展的火车头,随着改革的车轮滚滚向前,大批东北人不得不离开厂房,丢掉了曾经的“铁饭碗”。

我就是其中一员。下岗后,我直接离开了东北、离开了中国,和我妻子一起前往法国“淘金”。那时在东北也没什么能干的,而且工资太低。但我和妻子在法国巴黎的餐馆做服务员,却可以每个人每月赚10000元人民币左右,这在当时算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当年我在巴黎的住宿环境跟现在北京天通苑差不多,5-6个人合租一间公寓,每人住一个房间。刚去的时候我还不会法语,倒也没什么影响,那个时候法国遍地都是中国老板,给中国人打工,交流起来也没有障碍。

业余时间,我还自学了法语,目前我的法语能力已经达到了可以进行正常交流的水平。小有积蓄之后,我和妻子还是选择回国——去的时候就没打算长待,毕竟父母和孩子都还在东北。我用在法国挣的钱,在辽宁买了一辆出租车。但干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在铁岭还是不好谋生路,又选择和妻子来“北漂”。

为了能快速熟悉北京,一开始我想尝试去应聘北京地铁列车乘务管理员。可没想到在找工作的过程中,碰到了一家“骗子公司”,被收了各种名目的杂费、押金之后,先是莫名其妙被安排当了一星期的保安又被告知地铁上没有空位,让去公交车上帮忙。干了一个月后,我觉得不对劲想要离开,最后工资也没结,押金也没退,白干了一个月,整的挺闹心的。

结果没过多久又遇到了疫情,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转眼到了五月,市场情况有所好转,我就决定自己单干,花4万元买了一辆五菱宏光做运送蔬菜水果的生意。人算不如天算,疫情又杀了个回马枪。新发地疫情爆发后,我的蔬菜运输事业也叫停了,生意也化为了泡影。

我转头又开始送外卖。其实送外卖的收入不错,每个月可以到10000元左右。有次送外卖路上,我在等红灯时看到了一辆贴着“快狗打车”的面包车,司机正在搬货,驾驶座上他的手机不断有订单进来的声音,忽然就想到自己还有台五菱宏光,似乎也可以实时送货。咨询了几个朋友之后,我就这么加入了快狗打车,成为了平台司机。

目前我周一到周五单子最多,平均一天能挣300多元。更重要的是,送货没有送外卖累,同样收入水平上,送外卖需要多付一倍体力。现在我和妻子的北漂生活终于步入正轨。白天,我开车拉货,妻子在店里给别人做美甲。晚上,为了不让妻子走夜路,我则用当时送外卖的摩托接妻子回家。但我俩最后还是想要挣够钱回东北老家。叶落归根,等钱赚差不多了就回去,毕竟老人和孩子都在东北,那里才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萧师傅(化名)的故事代表了一大批快狗打车司机师傅的心声,同样是干货运,快狗打车平台的算法不“拼手速”、屏蔽“外挂”,通过智能派单让踏实接单、认真履约的司机师傅可以安心获得更多订单和收入,同时大幅提升货主体验形成良性的螺旋上升循环。可以预见,经过一定时间的优胜劣汰,能获得更多订单、更高收入的快狗打车必然会沉淀形成一支稳定、踏实的司机队伍,用司机的话说就是“待遇好心里才踏实,不觉得‘漂’干劲儿才更足。”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