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费对比:中国的电信资费贵不贵?】

“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李克强总理把这一“社会关切”带到了14日举行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不过,现在我们的流量费很贵,1G就要70元,我觉得这可能会成为一个障碍。”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说。李克强当即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薄利多销”。

据工信部数据,到2015年2月底,我国共有移动用户12.9亿,其中移动宽带(3G/4G)用户总数达到6.24亿户。用户数量规模庞大,网络基础相对薄弱,这两点制约着我国移动网络宽带的发展。

从资费水平比较,可知如果仅仅比较数字,我国的电信资费并不算贵,但如果考虑所占居民收入比例,则远高于发达国家水平。据国际电信联盟2014年《衡量信息社会报告》,我国移动宽带资费,高于部分发达国家。其中,后付费手机宽带资费的相对价格在166个国家和地区中位于104位。

以包含1G流量的套餐为例:

中国香港

电信盈科:1G 176港元(140元人民币)无限通话、短信

CSL:1G 217港元(约173元人民币)3000分钟通话

中国移动香港:1G 128港元(约100元人民币)1800分钟本地通话

韩国

SKT:1.1G 42000韩元(约237元人民币)含180分钟语音,200条短彩信。8G流量套餐,75000韩元(约429元人民币)无限制国内语音通话和短信。

日本

NTT Docomo:3G流量套餐5985日元(约310元人民币),超流量后限速。

美国

ATT:流量、通话时间、短信均不限量,60美元(约合367元人民币)。

T-Mobile:流量、通话时间、短信均不限量,70美元(约合428元人民币)。

Sprint:流量、通话时间、短信均不限量,110美元(约合673元人民币)。

澳大利亚

50澳元套餐(约合240元人民币):1G流量、国内外不限时通话费。

瑞士

“无限”套餐:每月59瑞郎(约合380元人民币)网络、电话及短信不限量使用。

中国

4G“飞享”1G,420分钟,128元。

联通4G套餐,1G,500分钟,136元。

4G“乐享”1G,500分钟,129元。

【李克强敦促降上网流量费 企业不能放弃民生情怀】

李克强总理在日前举行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针对参会代表反映上网流量费偏高问题,敦促有关部门负责人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引发社会广泛热议。网友在为总理点赞的同时,也纷纷吐糟近年来遭遇的“上网贵、网速慢”等困扰。

总理亲自过问网络流量这样一件实事,充分反映出当前政府对民生问题的高度关切。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政府部门民生观念的提升,更加暴露出当下部分企业民生观念的缺失。进一步讲,我国民生事业的发展、民生幸福感的提升,仅靠政府自身努力并不够,必须通过加强制度约束与激励,引导更多企业积极主动参与进来。

有人说:企业的本质是追求利润,关注民生是政府之责。这话貌似正确,却并不完全准确。商业不同于公益,自然要以盈利为目的。但这并不表明企业可以放弃民生职责。社会责任理论表明,企业不仅是谋取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经济体,还是社会运行的有机组成,必须在发展过程中对员工、消费者、供应商、社区等一系列关联对象负责。以李克强总理关心的电讯网络资费为例,我国网民长期抱怨一些电信运营企业“网费贵、网速慢、服务差”。近年来,这种情况虽然有所改观,但改进速度还远远达不到公众期待。与一些发达国家甚至发展中国家相比,我国电信运营商提供的服务质量都有明显差距,这与我国庞大的电信市场消费规模,以及运营商高额的收入利润形成了巨大反差。

实际上,在其他一些民生服务行业,同样存在类似于电信网络资费这样的情况。比如,舆论广泛批评的银行业乱收费行为、电力企业服务质量不高现象、医疗教育等服务不足问题等,都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却又多年未能根治。若继续长期存在下去,既会降低百姓的民生幸福感,给政府社会治理增加难度,还会阻碍其他相关行业发展,成为经济社会前进的绊脚石。

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大突出特点,是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日益提升。这种趋势反映到日常生活中,则表现为民众为实现更好的生存与发展,产生了更高质量、更加多元、更具个性的服务需求。从政府治理的角度看,要更好地满足这些新增需求,一方面必须加大公共产品投入,提升服务的覆盖面与公平性,兜好民生工作的底线;另一方面要更好发挥企业和社会的力量,引导企业对接民生需求的变化,抓住其中蕴藏的机遇。其中的关键,除了加强制度监管和宣传引导,更重要的是进一步扩大服务领域的改革开放力度。只有实现更加充分的市场竞争,才能倒逼相关企业真正学会尊重民生需求、履行社会职责,许多民生难题才能不再需要依靠行政命令予以解决。

【投入要增加 资费也得降:三大运营商陷入“两难”】

最近,三大运营商正在陆续发布第一季度的财报,延续年报的走势,业绩并不乐观。经历了数十年的高速增长之后,运营商现在真的遇到了大问题。虽然4G业务正在推出,并风生水起,但是运营商需要巨大的资本支出用于新基站的建设,而刚刚推出互相之间的价格竞争又在加剧。此时,外界对于降低网络流量资费的呼声又起,多重压力,汇聚一身。

这种压力其实并不仅仅中国的运营商独有,在全球也是如此。相比于互联网公司,运营商越来越被边缘化,成为提供流量服务的管道。但是,运营商显然不会甘居此地。

本专题分别从多个角度探讨运营商面临的难题和出路,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提出了他的“第三条曲线”,但他自己也认为这“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中国联通也在创新推出后向流量产品;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徐直军则首次系统阐述了华为开出的药方,即华为“Roads”;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则提出趁中国尚未进行“网络中立”立法的机遇,加快建设中国的互联网“高速公路”。

4月20日,中国移动披露2015年一季度主要运营数据,期内其营收为160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9%;净利润为238亿元,同比下降5.6%。

从净利润的角度,这已是中国移动连续第七个季度下滑。中国移动是中国实力最雄厚、市场份额最大的运营商。

至于中国联通,尽管其尚未披露一季度财务数据,但其今年1月的移动用户增长仅为8.3万户,2月、3月甚至分别净下滑282.1万户、160.9万户。中国电信的一季度数据尚未披露,不过其在2014年财年的营收和利润增长均未超过1%。

十年前风光无限的电信运营商,如今不仅难以与净利润动辄一两千亿元的四大银行相提并论,即使与自己的过往进行纵向比较,亦是高增长不再。

事实上,电信业的增长难题并不仅限于国内。目前包括沃达丰、德国电信等在内的全球电信业巨头均概莫能外。沃达丰截至2014年12月31日的最新一季财报显示,期内其收入下滑了0.4%,尤其是在成熟市场欧洲下滑了2.7%,增量主要来自中东、非洲等新兴市场。

“运营商需要转型。”4月21日,华为常务董事、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趋势来看,未来运营商的网络需要云化,运营需要互联网化,而能否转型成功,则取决于运营商有多大的决心

【工信部:今年将大幅提升网速 降手机流量资费】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14日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就“手机流量资费和网速”问题做出重要指示。工信部15日回应,对此高度重视,已立即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

工信部称,近年来,关于“手机流量资费贵和网速慢”是社会关注和领导高度关切的热点问题,工信部一直与相关部委共同深入落实“宽带中国战略”,推动企业加大网络网站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为更好落实克强总理的重要指示,工信部将加大今年宽带专项行动中“加快4G建设”、“大幅提升网速”等重点工作的推进力度,使老百姓上网速度更快,价格更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