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驱动生产制造方式转型】

”互联网+“驱动生产制造方式转型

进入21世纪,互联网开始从“人人相联”向“物物相联”迈进,当下正处于向工业互联网迈进的转折点,制造业互联网化趋势风生水起。通过在产品中内置传感器、处理器和软件系统,并与互联网相联,产品开始走向智能互联,产品数据和应用程序在产品云中储存并运行,产品的功能和效能得以大幅提升。

与此同时,“互联网+”开始向生产过程渗透,传统工厂的“黑箱”有望彻底打开,工厂可视化、互联化、智能化正逐步成为现实,工厂与消费者、供应商的实时互动成为可能,生产组织方式在加速向定制化、分散化和服务化转型。文章链接-->

【“互联网+”强力升级中国经济社会转型】

“互联网+”强力升级中国经济社会转型

伴随宽带中国战略的实施和移动智能终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应用已渗透到经济社会各领域,对人民生活、政府管理、生产方式、产业形态等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本质是要贯彻落实创新驱动战略,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力,全面推进经济社会各领域互联网深入应用。通过利用互联网技术和思维,强化技术应用,创新服务模式,加快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通过融合发展培育新业态,拓展和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全面转型升级。

经济结构转型升级需要“互联网+”。中国经济已步入新常态,不仅要求经济增长速度要更加稳健,更重要的是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可以整合优化行业资源、节省交易成本、提升产品的技术水平、加速传统生产方式变革,推动传统行业的优化升级,使经济增长由主要依靠投资拉动转为依靠创新推动,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由量到质的提升。

全面深化改革需要“互联网+”。当前,我国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全面深化改革面临较多制约因素。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将以其强大的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以及应用创新能力等优势,从市场、资本、资源等层面全面介入传统行业,破除行业垄断、促进要素重新分配和产业结构升级,对传统产业形成具有变革意义的冲击和倒逼,刺激传统行业对生产要素、商业模式主动进行调整,成为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驱动力量。 文章链接-->

【“互联网+”塑造美国数字版图】

“互联网+”塑造美国数字版图

融合无处不在

在世界互联网经济中,美国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很多影响世界的技术开发和商业模式创新来自美国,包括互联网软硬件技术和商业模式,如谷歌搜索引擎、亚马逊和Ebay电子商务、Paypal和Bitcoin电子支付、Fecebook社交网络、linkedin职业社交网络等。美国的领先优势也使其在全球互联网经济收入比重中独占鳌头,占30%以上份额。互联网已不单单是一种工具,而是与各行各业深度融合,像当年的电力一样,彻底改造着美国人的生活。

社会生产方式的变革

互联网的突飞猛进极大地促进了生产效率提升,推动了生产方式变革。在生产制造方式方面,“工业互联网”理论推动生产制造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转变,注重机器、人和数据的融合。在生产组织方式方面,以网络化和扁平化主要特征。互联网“非摩擦经济”效应,即市场中介层基本消失、充分信息、零交易成本、无市场进入障碍等特点,使其在零售业中大显身手,促使美国网络零售业在2006年到2011年间,保持了20%的年平均增长速度。

在产业结构方面,互联网自身形成了庞大的新兴产业集群,并带动着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据麦肯锡数据,2013年整个互联网经济产业的产值占美国国民收入总产值6.7%,互联网成为美国国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章链接-->

【“互联网+”多维度提升生活幸福指数】

“互联网+”多维度提升生活幸福指数

根据剑桥大学与幸福创客科技研究中心3月的研究,真正的“互联网+”是提升城市竞争力和人民幸福力的重要途径。未来,通过推进“互联网+”在制造产业、现代物流、交通运输、食品餐饮、环境保护、智慧教育、健康医疗、市政管理、商业贸易、家居生活等十大领域的应用,将必给我们带来更加便利的生活模式与体验。

比如制造产业,用户需要的并非仅仅把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看成渠道,而是应用互联网技术提高生产制造的自动化、信息化水平,进而提升技术水平和精准程度,使得一些过去达不到、做不好的工艺有可能实现。再之,互联网的融入,拉近用户和制造商的距离,从用户的需求、体验出发,产品的功能和质量借此可跨出一大步。于传统制造业而言,产品形态、市场对产品的基本要求,一定时期内往往不会因网络化而改变。

但是,“互联网+”完全可能带来制造方式的颠覆、生产技术的改变、加工工艺的革新。“互联网+”对传统制造企业在这些方面的提升,与“工匠精神”所强调的“追求技术和质量的精益求精”恰恰契合。传统制造业拥抱“互联网+”,获得的不只是改变,而是提升。文章链接-->

【“互联网+”开启“云端”工作新模式】

“互联网+”开启“云端”工作新模式

进入21世纪,随着计算机、基础办公软件的普及,人们的工作模式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汉森斯密特在编撰电子文明进化史时,将办公软件列为人类进化工具的第6位。在他看来,办公软件将人类处理文字表格的效率提高了至少五倍。

而今,互联网更是令工作的工具及方式悄然发生变革。在十多年前的门户时代,互联网的典型特点为信息展示,这是单向互动的过程。到了Web 2.0时代,人与人的双向互动成为可能。今天的大互联时代,以智能移动设备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业已到来。这标志着企业从产品研发、采购生产到销售服务,从过去原本流程化的工作步骤转变为开放、合作、高效的工作平台。员工与员工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的配合相应增多。

例如,融入互联网的协同办公系统,在提升企业办公效率的同时,使企业告别了组织内“信息孤岛”的时代。通过协同办公系统,企业能更方便快捷地实现内部各级组织、各部门及各人员之间的协同,并为员工提供高效的协同工作平台。

再如,通过O2O模式打通线上与线下的工作配合,为企业形成了新的优势。在线上,企业可以依托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平台化、移动互联”技术,使协同软件为企业在项目管理、人力管理等方面不断创造新的价值;在现在,企业可以形成配套措施,从而完成整项工作的闭环。文章链接-->

【溯源“互联网+”】

溯源“互联网+”

“互联网+”的提出
业界一般认为,“互联网+”是在2013年11月,由腾讯CEO马化腾首先提出。马化腾认为,利用新兴的移动互联网技术、平台,可以把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紧密结合起来,形成一种全新生态,从而促使传统行业实现快速的升级换代。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3月5日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简称《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由此,“互联网+”首次在官方文件中出现。《报告》后经全国人大审议批准,即成为具有法律效力的重要文件。故“互联网+”不仅是一个经济概念、一个政策概念,更是一个严肃的法律概念。

“互联网+”的语义
在中文语境中,“某某+”是很罕见的术语,但在ICT领域,则并不鲜见。很著名的就是一种面向对象的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C++”。在计算机科学中,“C++”被视为C语言的上层结构,得名于C语言中的“++”操作符(其对变量的值进行递增)。依此推论,“某某+”即为对“某某”的增强、升级、超越和集中。
故“互联网+”可以理解为对“互联网”的增强、升级、超越和集中,也可以延伸理解为我国信息化战略和网络强国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和发展方向。“互联网+”也就不能仅仅理解为连接不同行业或产业的一个简单的前缀了。

“互联网+”的背景和作用
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也是稳增长调结构的紧要之年,故讨论“互联网+”离不开这三大背景。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