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赛迪智库|当前经济运行的三大突出问题及2020年对策

发布时间:2019-11-27 09:53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

今年以来,我国工业经济下行压力一直较大,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一度连续两个月当月增速低于5%。不过,展望未来,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预计2020年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大概率运行在5%~6%区间。

一、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工业运行呈现四大特点

特点一:规上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速“稳中趋缓”,月度增速“季末冲高、高点下移”。前三季度,我国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增速较一季度和上半年分别回落0.9个和0.4个百分点,整体呈现稳中趋缓运行态势。

特点二:工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增速都同比回落,制造业投资和制造业民间投资的增速回落更明显。前三季度,我国工业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分别同比增长3.2%和2.5%,增速分别同比回落2.2个、6.2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民间投资分别同比增长4.7%和1.8%,增速分别同比回落4.0个和7.7个百分点。可以看出,今年以来我国工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增速都较上年同期大幅回落,其中制造业投资和制造业民间投资的增速回落更为明显。

特点三:工业出口交货值增速持续走低,月度增速连续两月为负。前三季度,我国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同比增长2.4%,增速同比回落5.7个百分点,回落幅度最近四个月逐月扩大。从月度增速看,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当月同比增速自5月份以来持续处于低位,8月和9月分别同比下降4.3%和0.7%,连续两个月负增长。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占工业出口交货值40%以上)出口明显受挫,8月份下降4.6%,9月份仅小幅增长0.3%,拖累工业出口增速持续回落。

特点四:工业企业盈利能力同比下降,但年内效益逐步改善。前三季度,我国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2.1%,而前两年利润都保持两位数增长;营业收入利润率为5.91%,同比降低0.41个百分点。总体看,今年工业企业盈利能力较去年明显减弱;但从这些指标的年内变动看,利润和利润率都持续下降但降幅逐季收窄,表明工业企业效益状况正逐步改善。

二、当前经济运行存在三大突出问题

问题一:国内和国际需求同步疲软,影响企业生产积极性。从国内看,重点商品的消费需求增长明显放缓。一是汽车消费持续低迷。受宏观经济下行、排放标准切换、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因素影响,我国汽车月度产销量已连续15个月下降。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前三季度,我国汽车产量和销量分别同比下降11.4%和10.3%,延续年初的下滑态势,降幅持续高达两位数。汽车需求遇冷,导致汽车投资和生产都明显放缓。前三季度,汽车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8%,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同比下降0.8%,都处于近年来的低位。

二是与房地产销售密切相关的商品消费增长放缓。前三季度,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持续下降,与房地产销售额密切相关的建筑及装潢材料类、家具类商品零售额分别增长3.6%、5.9%,增速同比回落4.2个百分点,都处于较低水平。

三是内需疲弱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对进口产品的需求,导致进口额同比降幅进一步扩大。前三季度,我国货物进口额(美元计价)同比下降5%,降幅持续扩大;其中9月进口额同比下降8.5%。进口额降幅的持续扩大,反映出国内需求明显不足。

从国际看,国际市场需求不足制约我国商品出口。2019年以来,全球经济和贸易预期持续下调,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普遍下滑。联合国贸发会议在9月发布的《2019年贸易和发展报告》显示,即使忽略最坏的下行风险,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也将从2018年的3%降至2.3%;一些大型新兴经济体已陷入衰退,而一些发达经济体距离衰退仅一步之遥。IMF在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全球经济同步下行,国际需求减弱,国际贸易放缓,将直接冲击我国出口,进而影响我国经济增长预期。

问题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持续下行,削弱企业投资信心。前三季度,我国工业PPI与上年同期持平,其中,原材料工业PPI较上年同期下滑2个百分点,都处于近两年低位。从当月价格看,9月份,工业PPI同比下降1.2%,已连续三个月负增长;原材料工业PPI同比下降4.8%,年内除个别月份持平外都呈下降趋势,且降幅有所扩大。

以化学纤维制造业为例,其PPI较上年同期下降4%,利润下降30.1%,投资下降15.4%,降幅都居主要工业大类行业前列。图1 2018年以来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赛迪智库整理

图1 2018年以来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赛迪智库整理

问题三:新兴产业发展进入平台期,新旧动能转换任重道远。从增加值增速看,以高技术制造业、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速明显放缓且对规上工业的引领性明显减弱。前三季度,我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7%,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3.1个百分点,较今年上半年回落0.3个百分点;相对规上工业增速的领先幅度从上年同期的5.4个百分点收窄至3.1个百分点;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4%,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0.4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钢铁、有色、建材、石化等传统行业增长较快,增速保持在10%左右。前三季度,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0.2%、9.9%、9.6%,增速较上年同期分别回升4.2个、3.7个和6.1个百分点。

整体看,最近两年高技术制造业和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速度仍然遥遥领先规上工业,但对整个工业的引领性和带动性都有所下降。图2 2017年以来我国代表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速和投资增速。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赛迪智库整理

图2 2017年以来我国代表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速和投资增速。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赛迪智库整理

从投资增速看,以高技术制造业等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投资增速也逐年放缓。

前三季度,我国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2.6%,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2.3个百分点,较2017年同期回落5.8个百分点;主要装备制造行业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投资增速较上年同期都回落超过5个百分点;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投资持续下降,降幅分别达7.6%、8.3%。

而采矿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等传统产业投资增速都保持在25%以上。

新兴产业投资和生产增速的双重放缓,表明新动能成长壮大还需时日,新旧动能转换还任重道远。

三、2020年工业经济走势判断及对策建议

当前我国工业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有我国产业转型升级尚未完成、新旧动能接续缓慢等内部因素的影响,还有国际经贸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的影响。

但展望未来,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并没有改变。预计2020年,我国工业投资增速将小幅回升至5%左右;出口受中美贸易谈判结果影响较大,仍充满不确定性,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增长3%左右;消费仍将平稳增长,增速保持在7%~8%区间。综合投资、出口、消费的未来走势,我们预判2020年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大概率运行在5%~6%区间。为促进工业经济平稳运行和高质量发展,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继续强化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支柱和基础地位。2020年我国将基本实现工业化,但仍处于工业化进程中,离全面实现工业化、建成现代化制造强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建议进一步明确以制造业为核心的经济发展导向,将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两化融合发展水平等能够综合反映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情况的核心指标纳入国家“十四五”规划等重要文件。探索建立各地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评价机制,发挥指标体系的导向和监测作用。

继续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建议相机继续推动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将当前增值税率由13%调整为10%,取消9%税率,将原适用9%税率的征税对象改为适用6%,设置10%和6%两档税率,进一步降低企业税收负担。建议加大对企业创新与技改行为的财税支持力度,对制造业企业在智能制造、服务型制造、企业上云等技术改造过程中发生的相关支出,对应的当期可抵扣进项税额允许加计10%抵减应纳税额。

继续增强金融对制造业的服务能力。建议启动降息降准等货币政策,向社会释放充裕的流动性,降低企业融资实际利率,畅通利率渠道。当前核心CPI走势稳定,PPI下行转负,美联储降息引发其他国家跟进,都为我国打开货币政策空间。

建议适度提高商业银行对制造业信贷风控指标的容忍度。长期以来,我国主要金融机构对工业企业的中长期贷款增速都远低于服务业,鉴于我国商业银行整体不良率持续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也低于许多国际知名银行,并且满足银保监会对该指标的监管要求,在整体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商业银行应继续加大对制造业的信贷支持力度,帮助制造企业度过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

建议推广北京市企业续贷受理中心模式,解决小微企业的“过桥”“倒贷”等问题,推动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提高信贷审批效率。

建议加快研究应用区块链技术,破解企业融资过程中的征信、效率、成本等问题,推动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