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十八年前与马云的对话:要在阿里巴巴最好的时候遇见年轻时的自己

越过山丘,今天的阿里巴巴就是马云二十四年前想象的样子。马云还是年轻的马云,挥一挥衣袖,回首来路,赶赴二十四年前的“十年之约”。
发布时间:2019-10-14 14:34        来源:互联网经济        作者:自媒体《青年会客厅》 侯继勇

QQ截图20191014143206

1999年,马云还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英文简称为CIECC)工作,与雅虎合作雅虎中国广告代理权,认识了雅虎酋长杨致远,从此开始了两人数十年的合作。因为高盛的关系,马云拒绝了摩根,摩根的代表却觉得马云很难得,帮助马云介绍了一个叫孙正义的人。
潮起潮落,风云际会,那是一段激动人心的黄金岁月。马云仍然记得的,是1996年北京那个寒冷的冬天。北京天坛对面一个朋友的办公室里有一张沙发,那是马云的床,他睡了整整一年。
岁月流逝,马云已经不是那个年轻人。这是一次发生在十八年前的对话,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向着开满鲜花的山丘,走过似水流年,穿越阿里巴巴二十年,马云还是那个年轻人,他就坐在你的面前,娓娓地讲述年轻的自己和那时候的梦想。

十年后还会回学校当老师,现在(2002年)还剩三年。

记者:九二年的时候你创立了一家翻译社,后来为什么不做了呢?
马云:还做啊。做翻译社不是做一个企业,做互联网才是做一个企业。因为有很多人找我做翻译,可是我又没时间,于是我就找我的老师来做,他退了休没什么事儿做。当时我想开一家翻译社将他们用起来。做翻译社我亏损了三年。第一个月全部收入700元,但光房租就得2400元。就像后来的阿里巴巴一样,头三年我就没有想过赚钱。
翻译社不赚钱,为了维持生存,我们就卖鲜花,卖礼品,还卖过医药保健品。翻译社94年才开始持平,95年才开始赚钱,现在(2001年)赢利已经很高了。现在我根本就不管,一年一分钟也不去,这不是我所想的,我95年出来的时候的想法是创办一家上市公司。
记者:您是一名英语老师,十年之后当老师,教企业,您如何理解企业,企业是个什么玩意?
马云:还没有提升到理念层面,我们也不想教他们理论,我会教他们实战经验。
记者:十年之后会回学校吗?
马云:还会回到学校。
教书能学到很多东西,能使人变得年轻,能使人变得充满朝气。教学相长,现在有人教MBA,但却什么也不懂。我想我可能今后教教管理什么的都有可能。
可能去哈佛,可能去耶鲁,他们的年轻人,提了一些很好的问题。同时,教书有乐趣,与别人交流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好。
 
“西湖论剑”的目的是让中国的互联网江湖浪漫起来。

记者:“西湖论剑”论坛是怎么想起来的?
马云:2000年8月19号,我去龙井山上喝茶。在下山的时候朋友问我,你过两天生日了,准备怎么搞。我9月10号生日。当时我想就请一些朋友到杭州来玩玩,那时候IT界特别热闹,大家都感到很累,周末我就想把他们都请到杭州来聚聚,喝喝茶,聊聊天。我就把这五个人请来了,他们来了后我就想,既然来了就该给杭州留点什么东西。我刚好跟金庸认识,他当时在香港,接到电话很痛快地答应了。当时我就来劲了,然后就联系那五个人。
记者:这个论坛为什么叫“西湖论剑”?
马云:后来金庸到我们公司来,写了另一幅字给我,那幅字写的是“善用人才,乃大领袖成功之要旨也,此乃刘邦刘备之所以成功,望马云兄长勉之”,我把这幅字挂在我的办公桌的对面。所以那次我就想是否能把金庸一起请来,金庸写过“华山论剑”,我们就搞个“西湖论剑”。
记者:您觉得2000年的西湖论剑的主题是什么?除了浪漫?大家谈的中心话题是什么?
马云:2000年的西湖论剑的话题大家就是谈武侠,谈网络与江湖,我跟金庸谈起过笑傲江湖。笑,有眼光有胸怀的人才能笑;傲,你要傲你得有实力,没有实力的话人家一巴掌把你打了你还怎么傲?那年我们就是谈侠,谈武,谈江湖,谈网络,可以说是把酒论英雄。
记者:2001年互联网特别冷,为什么您还有心思搞这个活动呢?
马云:越冷的时候大家越需要聚聚,大家更要团结。抱团取暖。
 
最好的团队是《西游记》的唐僧团队,最差的团队是《三国演义》的刘、关、张团队。

记者:做中国黄页的时候有合伙人吗?都有哪些人?
马云:我太太(张瑛),还有我的一个朋友,我大学里的同事,学自动化的,叫何一兵。后来一直做中国黄页的总经理。中国黄页刚被网新收购。我太太是我大学的同学,现在她在才厉害呢,已经是行业里面(互联网行业)的高手了。我们就这样开始做了,当时可以说是盲人骑瞎虎。别是盲人骑瞎马,我们是盲人骑瞎虎。什么都不懂,就开始摸了。
记者:您与蔡崇信是如何认识的?
马云:蔡崇信是一个天下难得的人才,他在耶鲁大学法学博士毕业之后,任Investor AB附属公司Investor Asia Limited的副总裁及高级投资经理,负责亚洲投资。他听说杭州有一家公司叫阿里巴巴,就飞到杭州来看看。一看,办公室就在杭州一个居民楼里,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那时候我们在网上还是有一点影响力的,有那么多会员(100万)。当时我们一谈就谈了两天,他觉得这是一个全世界难得的好公司,一定要投资。他回到香港,向纽约老板汇报,他的老板说,No,5000美元以下的公司我们根本就不考虑投资。
蔡崇信回来就跟我说:我挺想投资你们这家公司,但是老板不同意,这样子,我来想办法,我跟你一起到香港,再跟我们的老板讲讲。
在香港见了一些投资人后,我们一起到旧金山呆了4天。他说:我要加盟你们,我决定了,你同不同意?我当然同意啦。然后我们再回到杭州,他让他太太参谋。他太太是某一家公司的副总裁,也很厉害。她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那么快下决心的,如果我说NO,他一辈子都会恨我的,我知道他已经决定了。这一下子引起了香港投资界的兴趣。高盛觉得很奇怪,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能引起蔡崇信的兴趣?看完之后,高盛也觉得有戏,于是高盛说:我们也要投阿里巴巴。
我有自知之明,我不会管钱,我最多管200万人民币。钱太多会将人压死的。当时刚好500万美元(天使轮)进来,蔡崇信进来之后,他就帮我们管钱。
记者:这6年来,那些人对你最重要,那些人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马云:几乎每个人。我一般不去研究别人的模式,我在喝茶的时候,走路的时候,看书的时候,都在向人学习,在想如何做成一个企业。我觉得《三国演义》的刘、关、张,不是一个好的团队。别人看来这是一个千年等一回的团队,是梦寐以求的团队。到哪儿去找张飞武功这么高强的人,到哪儿去找关公品德这么高尚的人,到哪儿去找诸葛亮这么有智谋的人呢?这种团队是没有的。
后来我终于在书里找到了一个中国最好的团队,那就是《西游记》里的那个团队。唐僧做领导,他什么也不懂,他什么也不知道,没有能力,但他有一个价值观,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到西天去取经;孙悟空武功很高强,但脾气不好;猪八戒人品不好,但有事的时候会跟你,坚持价值观;沙和尚老老实实的干活。就这么四个人,历经千辛万万苦,终于取得真经。
四个孙悟空,四个猪八戒,四个沙和尚,什么事都干不成。
 

QQ截图20191014143228


阿里巴巴要做80年的企业,80年之后我已经管不了啦。企业是接力跑,要交给下一代。
 
记者:有了钱之后(2000年孙正义投资2000万美元),你们提了什么样的目标呢?
马云:我们当时提了一个目标就是“阿里巴巴要做80年的公司”。
 记者:为什么说是80年的公司呢?
马云:我也是拍着脑袋说的。因为我觉得一个企业就像一个人一样,我个人认为80年是一个很正常的生老病死的过程。
记者:你觉得80年之后你的企业会死吗?
马云:80年之后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想60年之后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当时成立的很多企业,都是为了在2000年上市。我们最早提出,忘掉IPO,没有IPO这一说。我们当时没有提IPO,等成熟的时候再提IPO。2000年那个时候提IPO的企业后来都死得很惨。
当时我们提出做80年的企业,淘汰了很多为短期利益而来的员工。
记者: 您回学校当老师能舍得丢下阿里巴巴不管吗?
马云:能。因为我说过我们这种产业是接力跑,我们是一个团队,我是跑第一棒的,互联网产业是一个4×100的比赛。也许开始你跑得很快,但是如果跑后面跟不上,那么就把后面的人害了。我马云是跑第一棒的人,我跑得不错,那么再跑下去我就会有问题。我自己不是专业的企业家,如果能有专业的人来做的话那更好。
我反对资本和创业者是矛盾的说法,我也反对一些人只能做创业者不能做企业家。那就是我只会生孩子,而不会养孩子,我认为那是不负责任的说法。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生呢?
我不是因为我不行而离开,这不是我的理由,也不是我的个性。我坚信后面的人能够把我的公司做得很好。从你当CEO的第一天起,你就得注意哪些人能够取代你。
今天你在阿里巴巴问,明天马云不在了,出了车祸什么的,有人接着你的活儿干,不是很好的吗?人能做的事太多了,为什么非要消耗在一个地方呢?可以出来清醒个两三年再回家嘛。
 80年的目标,后来改成了102年。

马云、杨致远、孙正义,风云际会,三个改变了世界互联网格局的男人。

记者:您跟杨致远是如何认识的呢?
马云:是经过朋友介绍的,交流得很不错,我们后来在美国继续交流继续谈。1997年,中国黄页与外经贸部的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英文简称为CIECC)合作时,把雅虎中国的独家广告代理权拿过来了。当时我们也做得不错,但做久了我们就发现这里面有问题。在外经贸部待得太久,发现里面的问题很多,在政府的编制里面很难做的。
记者:当时与雅虎合作的内容是什么呢?
马云:将雅虎的中国广告代理拿下来了,那里面有很多故事。谈判的前一天晚上,我跟茅道林还在硅谷吃早茶。我跟茅道林以前不认识,我有一个同事,他在硅谷。他说:我跟茅道林认识,你们俩见见面吧。这样我们就认识了,也是在这一天我对才茅道林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我跟茅道林见面时茅道林追着我问:你跟雅虎谈得怎么样了?我觉得很奇怪,茅道林为什么这么急于想知道我跟雅虎的事儿呢?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果不其然,三天之后我回到北京,新浪刚好宣布与台湾雅虎(台湾奇摩网)的合作。
雅虎如果是一个合资企业的话,那么跟他的关系就很大了。雅虎在中国的失误是一个战略层面的失误,他在中国不应是一个代理模式,雅虎在中国不应是守势,而应该是攻势,抢占市场的模式。雅虎在美国很牛,但在中国不是很牛。
当时我们的关系处得很不错,1997年杨到中国的来的时候我陪他逛了长城、故宫等名胜。
 记者:您跟孙正义是如何认识的呢?
马云:我们天使轮融资(汇亚、高盛的500万美元投资)完成后,2000年10月20多号,有一个日本摩根银行的人从日本过来看我。他看到了《商业周刊》对我的报道,就查了阿里巴巴,然后他们就来到了杭州,他们通过外办找过来的。到了这儿一看,就问:为何在这么小的一个地方。
他们以为是阿里巴巴在一个很大的地方。后来他们在北京跟我们谈,谈完后他们说:我们也想考虑一下对你们的投资。那时候我已经跟高盛谈好了,高盛与摩根有竞争,我就不好再跟摩根的人谈了。
谈完之后,我对摩根的人说对不起。他说:会对钱说NO的人我很少见。他是印度人,印度人对商业挺敏感,他当时研究了好多模式。我们两谈得很好,关系也变得很好。他建议我说:你要见一个人,他或许对你将来有帮助。10月29日阿里巴巴拿到钱,投资人把钱打到账上,合计500万美元。10月30号我在北京,摩根的人给我写信,他说那个人要跟我见面,他叫孙正义。我就去了,反正我也不要钱,就在UT斯达康的楼上。我以为当时就我跟孙正义两个人,结果他们在开会,一屋子的人,孙正义正一家一家地见。当时我是糊里糊涂的,又不是很想要他们的钱。我就大言不惭的讲了一通,只是讲了6分钟。孙正义就对我说:我觉得这么多公司就你们这个公司能做成全世界一流的网站,我要投你们。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