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第一个“风口”出现在1999年前后。回顾1999年-2009年前后中国互联网的十年,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几乎同时问世,并先后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代王者。在经历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后,互联网的真正实力开始全面爆发,中国互联网很快迎来了春天。2007年之后,门户网站陷入困境,后劲不足,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分别在电子商务、即时通信、搜索三个领域突围而出,完成了最后一击。门户时代宣告结束,BAT三巨头时代到来。
发布时间:2019-08-28 11:00        来源:互联网经济        作者:天君 网信行业观察员

三剑客

Part 1

回顾1999年-2009年前后中国互联网的十年,让人会不自觉地想起《庄子·逍遥游》里的一段话: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过去几年,互联网领袖们喜欢争论“风口”。庄周老先生的这番话,可谓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风口论”。即便大到“不知其几千里也”的大鹏鸟,想要纵横九万里,也离不开“风斯在下矣”。如果“风之积也不厚”,也就是说没有“风口”,纵有垂天之翼,也是无能为力。
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第一个“风口”出现在1999年前后。经过多年的酝酿,中国互联网行业具备了两个条件:一个是风口已经形成,另一个是一批拥有垂天之翼、鲲鹏之姿的英雄,正在跃跃欲试。
巨翼挥动,一去就是九万里。当时的景象,有点像群雄割据的东汉末年,十八路诸侯,称霸一方,逐鹿中原。
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几乎同时问世,这是中国互联网江湖的第一代王者。搜狐张朝阳,几乎是克隆的雅虎,这让他最早成名;新浪王志东,效仿的是北美最大的中文网站——华渊生活资讯网;网易丁磊更具天才,靠着电子邮件赚到了第一桶金,却没有墨守成规,在胜利的军功章上沾沾自喜,而是勇敢的转型,拥抱了门户网站。他们统治了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十年,这个时代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门户时代”。
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呼风唤雨、三足鼎立的“BAT”,这个时候各自境遇截然不同。一个刚刚创建却已经显露出无穷活力,以致于让《福布斯》的记者一路追逐到杭州那个曾经完全不知名的小区;一个正在深圳跟几个同学,挣扎于“无线网络寻呼系统”,根本找寻不到前途和方向;一个甚至还没有完成他的硕士学业,公司更是要到一年多以后才成立,那时已经是二十世纪的尾巴了。无论是开始崭露头角,还是仍在苦痛挣扎,抑或是尚未开启征程,他们无一例外,都已经展露出来了称霸未来的潜质。
也有一些人,这个时候还默默无闻,这不是属于他们的时代,他们更像是孤独的剑客,要在今后十几年的光阴里默默修炼,但终究会有一天大放异彩,为中国互联网江湖增添全新的力量。比如,有个年轻人正在中关村卖光盘,他的公司名字叫京东,十几年后它将成为第二大的电商企业;还有一个软件工程师,为自己创办的公司网站取名3721,意思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这种直率日后注定成为中国互联网江湖里的颠覆者,搅它个天翻地覆,他也将成为称霸网络安全领域的“红衣主教”。
这时候还有一个人——任正非,他是IT行业的大龄创业者,创建公司已经十几年,也取得了不错的发展业绩。他创办的虽不是互联网公司,但日后的成就和地位,却能映照整个中国互联网江湖,成为中国公司的精神图腾,也终将为中国互联网赢得更遥远的未来。

bat

Part 2

正如崔健歌里唱的那样,“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对于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来说,任何一个不小心,都可能被时代抛弃。
2000年的3月9日,美国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突破5000点,互联网行业被强烈的乐观情绪包裹着,甚至可以说是裹挟着,以至于你只需要注册一个域名,就可以跟投资人谈上市计划。当时的名言是“网络改变一切”。谁也料想不到,短短一个月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一路狂跌,半年内从最高的5048.62点跌至1114.11点,超过4.4万亿美元市值蒸发,总市值跌破2万亿美元,近一半的科技公司破产,一度迅速膨胀的互联网泡沫以破灭而告终。几乎与此同时,中国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先后登陆纳斯达克。
 互联网泡沫破灭,整个互联网企业哀鸿遍野,死伤一片,洛杉矶机场充斥着被互联网青年遗弃的汽车,逃离成了唯一的出路。英特尔的董事会主席安迪悲观地说,互联网不会改变一切,它不改变供求规律,它不是魔法,不可能让你没完没了地把投资人的钱变成运营开支便能创造出业务。
在这场互联网危机中,中国互联网企业也深受其害,突击上市的三大门户网站股价暴跌,网易甚至遭到“退市警告”。
美国管理学大师汤姆·彼得斯,在他的名著《管理的革命》中有一句名言:“现在只有两条路——变革或灭亡。”虽然过程惊心动魄,让人心有余悸,但这不是互联网的末日,正相反,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泡沫破碎之后,互联网的真正实力将全面爆发。
201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在其代表歌曲《时代在变》中这样写道:
现在步履维艰的稍后会健步如飞
正如那正在发生的很快将成为过去
秩序将很快蜕变
现在走在前头的将来会落在最后
因为这时代正在改变——变革的时代
这首民谣是2000年后互联网行业的生动写照。孟子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对于日后在互联网行业拥有极高知名度的二马——马云、马化腾来说,这一段时光肯定是难忘的。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在困境面前显露的特质,才是他们未来取得成功的关键。
教师出身的马云,口才非常了得,一开口金句迭出,被很多年轻人奉为金科玉律,很有煽动性和感染力,他对大势的预判能力简直是现象级的。技术流的马化腾,更加羞涩和内敛,在2010年之前,他几乎不怎么接受媒体采访,但是他对用户体验拥有先天的敏锐,这种气质几乎完全契合腾讯的发展路线,为中国互联网行业趟出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QQ截图20190828104940

Part 3

互联网是舶来品。跟所有的舶来品一样,面对文化底蕴深厚的东方文明古国,都会存在一个适应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多世纪以来,我们无数前辈们孜孜不倦做的事情——中国本地化。无论是西方的思想、文化,还是企业,来到中国都面临这个同样的问题。
然而,其他领域的美国企业,多少在中国还有成功的案例,美国互联网公司进军中国,却鲜有成功,即便没有退出,大多也是半死不活。我想这和第一代中国互联网企业家群体的个体素质不无关系,正是他们的原因,为中国互联网创造了一个属于中国的繁荣江湖。
这一代企业家大多生于1970年左右,他们家庭情况优越,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具有国际视野,见识、朝气、能力远胜于八十年代那些草根创业者,他们对信息技术拥有与生俱来的宗教式狂热,兴趣而非金钱驱动着他们。他们就是庄子口中的“鲲鹏”,他们所需要的只是“风口”。幸运的是,他们成长在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相较于传统行业,最大的优势在于,在那时还相对封闭的中国,它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没有规则,没有条条框框,更没有势力庞大的集团来跟他们争夺这块蛋糕。正是这样一片早期很少人了解、很少人看好的蓝海,给了互联网“鲲鹏”们尽情施展才华的空间。
如果非要说存在什么困难,可能最大的困难有两个,一个是本地化,另一个是资本。这两个问题,前者被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用天才的创新解决,后者却因为中国当时资本市场不成熟而埋下了长期的隐患。
互联网发明于美国,比核心技术,中国作为后来者,很难比得上美国的同行们,第一代创业者集体选择了“拿来主义”,克隆、模仿、照搬照抄美国的产品、模式,移植到国内,同时他们又进行了精心的中国化改造,让产品风格更符合中国老百姓的习惯。在这个过程中,马化腾最早提出了注重用户体验的理念,QQ也成为中国化最成功的互联网现象级产品。
这种应用型创新的好处在于,它能迅速的形成产品并且取得成功,但是本质上,这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做法。早年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都收到过来自美国的知识产权起诉。应用型创新的成功导致中国互联网企业几乎不怎么重视核心技术研发,直到今天,在中国互联网企业整体规模已经达到几万亿元的情况下,依然在某些情况下受制于人,不能不说是当年急功近利的恶果。
资本匮乏是第一代中国互联网企业家面临的共同困境。那时候,风险投资还不如今天普遍,国内基本上没有专业的风投机构。2000年左右,在互联网的寒冬里,找不到盈利模式的QQ,虽然用户激增,深受市场喜欢,但是甚至都卖不出去,除了烧钱以外,没有人知道QQ能为企业带来什么好处,更不知道用QQ怎么挣钱。阿里巴巴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二马和所有创业者一样,四处找钱。最终给他们风险投资的都是国外机构。直到今天,他们的股权结构中,外资仍占据重要地位,虽然他们通过一系列的制度设计,牢牢把公司掌握在手中,但是其中风险却不可小觑。

QQ截图20190828104956

Part 4

有观察家说,中国互联网一开始就是一个资本的舞台。1999年,马云领着“十八罗汉”创业,靠着大家凑起来的50万元起步,创建阿里巴巴。50万元,对于刚刚起步的阿里巴巴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挑剔的马云在拒绝了38家风投机构之后,最终选择了高盛,首轮融资500万美元,这是一家来自美国的投资公司。从1999年到2009年,十年间,马云数轮融资,最终都选择了国外的公司,包括日本的软银、美国的雅虎,没有任何国内资本参与。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公司市值高达2300万美元,在互联网领域仅次于苹果、谷歌和微软。招股说明书清楚显示,日本软银持股占比34.4%,美国雅虎占比22.6%,马云个人持股占比8.9%。
相同的状况,发生在相当数量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身上,阿里巴巴只是其中之一,不过相当典型。这个由中国人创建运营,并且几乎完全依托中国市场成长起来的公司,却是外资控股。这反映了在中国互联网发展早期,国内资本市场的缺位,根本无法满足互联网企业极其庞大的资本需求。
这又是一个市场换资本的故事,其本质上与其他产业的发展并无不同。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满足了年轻人的财富神话,过去十几年,中国出富豪最多的两个行业,一个是房地产,另一个就是互联网。我们不能满足于此,毕竟我们让出了市场,并没有换来技术,资本也并没有让我们的产业升级,我们仍然处在“微笑曲线”的谷底,在产业链的低端充当“蓝领”工人。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依托中国市场成长起来的超大型互联网公司,掌握了海量的数据,这些数据是极其宝贵的战略资源,包含众多重要经济社会信息。外资控股,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日夜难安。
法国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在他的名著《21世纪资本论》中,深刻阐述了资本收益大于劳动收益的历史规律。外国资本通过中国互联网企业将在中国市场的增长红利大量输送海外,成为中国市场的资本食利者。这就是现实。第一代中国互联网企业创业者在国内不成熟的资本市场之下,为了企业发展壮大,闪转腾挪,多有无奈之举,这点可以理解。但是今天在国内资本市场已经比较成熟的情况下,希望能加大体制机制创新,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让中国资本和中国创新人才有机融合,创造出更加安全的中国互联网生态。
有人说,资本贪婪的本质会破坏企业的长期发展前景,他们希望尽早榨干公司的每一滴利润。除了资本市场之外,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实践已经有人给了我们答案。这个答案可复制吗?这是留给今天的互联网创业者和监管者的课题,也是时代赋予的责任和使命。

QQ截图20190828105010

Part 5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经历了2000年寒冬的中国互联网很快迎来了春天。
这十年,是中国网民增速最快的十年。中国网民的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2005年6月30日,中国网民突破1亿人,2009年底将近4亿人。
这十年,互联网从Web1.0时代走到了Web2.0时代。Web1.0网站有共同的缺陷,它缺乏互动,大部分浏览器只允许用户查看别人放在Web上的信息,内容创作者和受众之间不能相互交流。有人批评Web1.0说,它只是对纸张的另一种模仿。2004年,Web2.0推出。它赋予了用户强大的力量,博客开始流行,社交网络成为最受欢迎的产品。
中国互联网企业经历了寒冬的考验,活下来的都是精品,他们更加自信地迎接来自曾经效法过的美国同行们的挑战。战役打响之后,整个过程可谓摧枯拉朽。
淘宝击败了eBay,马云利用免费策略,加上“强制阅读性”的窗口弹出技术,让它在在线交易市场独占鳌头,2005年已经占据57%的市场份额,eBay从此消失于淘宝的视线。
腾讯击败了MSN,让它成为中国网络社交通信领域的霸主,2008年第二个季度,QQ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80%,而MSN仅有4.1%,甚至不如移动飞信。
百度击败了谷歌,虽然很多人质疑,谷歌完全是因为政策原因退出中国,否则百度基本没有可能成长起来,但是事实是谷歌从2005年进入中国一直到2010年退出,期间从未赶超百度。你可以不喜欢它,但不能否定事实。
2005年8月,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那个曾经风光无限的雅虎,在中国惨遭滑铁卢。这可以说是当年互联网行业一个标志性事件。2007年之后,门户网站陷入困境,后劲不足,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分别在电子商务、即时通信、搜索三个领域突围而出,完成了最后一击。门户时代宣告结束,BAT三巨头时代即将到来。
1999年至2009年,中国互联网企业家在十年混战中,击败了来自美国同行们的巨大挑战,清理了国内杂草丛生的江湖,未来“三巨头+领域实力派”的互联网江湖秩序开始形成,这为今后的十年奠定了基调。从此,在中国互联网的江湖里,再没有美国公司的位置,他们能够施加影响地方就是资本和技术。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十年奋斗的成果,但也是中国互联网未来最大的隐患。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BAT三巨头统治下的江湖秩序并不安稳,平静的湖面下暗流涌动,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到来,一批新生代“鲲鹏”开始展露垂天之翼,他们将颠覆旧的秩序,重塑互联网的生态。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