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正文

垃圾分类、5G、“国六”、城市更新的经济账

制度性升级的增长逻辑,并不依赖于宏观调控,因为宏观调控强调“逆周期调节”和“相机选择”。这不符合制度性升级提升消费福利的目的,也不符合制度性升级追求稳定、规范的法治手段。
发布时间:2019-07-01 10:01        来源:智本社        作者:

去年8月,华强北重金打造的商业街开放,原来的车行道被整齐美观的步行街替代,一条号称“全国最长地铁商业街”扭转了旧工业区遗迹的糟糕形象。这是深圳市近年城市更新的主要项目。

如今华强北步行街上,令人厌恶的拖车声少了,人流、嘈杂声以及月入过万的职业乞丐也少了。但是,华丽、大气却隐藏不住这条“中国电子第一街”寒意。

从2002年至2007年,华强北借助摩托罗拉和诺基亚功能手机、MP3\MP4、电子游戏机,迎来了第一个高峰期。

2007年,苹果发售第一代iPhone手机,人类进入智能手机时代,华强北浪潮再起。

但是,次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电子加工遭遇重创、出口断崖。

2009年1月7日,中国提前一年发放3G牌照,期望3G成为抗击经济危机的一支“骑兵”。

在智能手机和4G的刺激下,华强北掀起了一拨又一拨电子浪潮,进入了“狂野时代”。

那些年,全球电子商家及贸易商云集此地,整条电子街生意火爆、热闹非凡、拥挤不堪。受摩尔定律驱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快速更新换代,芯片、电路板、二极管等零配件,以及手机壳、保护膜、充电宝等互补品规模快速膨胀。

这股洪流创造了一个属于中国电子市场的创富奇迹。中国三分之二的上市公司,赚得不如一个卖手机壳的多;华为工程师不如手机贴膜商赚得多;深圳白领收入不如华强北职业乞丐收入高。

2013年,国际电子市场出现波动,外贸形势严峻。同时,因深圳地铁七号线建设,封锁了华强北部分道路,电子街市场承受巨大压力。

但是,修筑地铁的围栏,挡不住时代的浪潮和华强北的好运。

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乘胜追击,发放4G牌照。

4G时代彻底释放了智能手机的能量,“下沉市场”崛起,华强北、互联网巨头分享了巨大的移动互联网红利。

此后,小米、华为、OPPO、vivo为代表的国产手机、无人机、LED、机器人、虚拟现实、新型可穿戴设备、比特币矿机、直播设备等再起涟漪。

虎牙、斗鱼、熊猫、快手、抖音都是4G之后涌现的“下沉市场”,他们加快了手机更新换代,给华强北带来不少拍照手机、智能麦克风、直播设备、外置音箱、镜头、屏幕等零配件销量。

但是,2017年全球手机销量进入拐点,首次下滑了100万台,报收14.72亿台;2018年下滑到14.049亿台。同时,比特币矿机、直播设备红利消失,无人机、机器人、虚拟现实尚未彻底爆发。

华强北电子市场寒意扑面而来,不少商家撤离,大量店铺空置,人气一落千丈,与崭新的地下街形成鲜明的反差。

所幸的是,5G来了。

华强北的商家们,都盼望着5G红利,能够拉动5G电子设备大更新,拯救低迷的电子市场。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再次提前发布通信牌照,中国正式进入5G时代。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5G产业经济贡献》,预计2020至2025年,我国5G商用直接带动的经济总产出达10.6万亿元,5G将直接创造超过300万个就业岗位。

这一次,华强北的好运能否延续?5G时代,能否再创3G、4G奇迹,肩负起稳增长、创巨富的奇迹?

从3G到5G,移动通信牌照一次又一次地扮演“救火队长”,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其背后的经济逻辑是什么?

与5G升级类似的是,汽车业也在推行新的技术标准。中国近年出台了“国六”标准(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同时大力鼓励新能源汽车。

不过,与5G技术升级备受期待不同,今年中国汽车业可谓“冰火两重天”:一边是汽车整体销量大幅度下滑,汽车驶入寒冬;一边是互联网、房地产等造车新势力大举进入新能源汽车。

汽车业的技术升级能否激发一拨市场红利?

与汽车领域的技术标准升级类似的是,中国正在大力提升工厂环保标准、城市美化标准。各大城市正在大搞城市更新项目,即将铺开“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制度。典型的案例是上海正在试点的垃圾分类,以及深圳的旧改与灯光秀。

近年,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制度性升级。

通信、汽车、能源、环保、城市、卫生、安全等领域的技术、产业、产品以及公共标准都大幅度提升。很多生意人都明显感觉到——以前能这样搞的,现在都不能搞了。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日本、美国以及欧洲国家也经历了一次密集的制度性升级。产业、产品、技术标准得到提升,消费安全及福利大幅度增加。最典型的例子是汽车安全领域的召回制度以及食品农药残余标准。

如今,这场制度性升级意味着什么?

标准提升,带来的社会效益不可估量,但经济效益如何?能否在经济换档下行中拉动经济增长?是否可以提升消费福利?

边际递增V.S. 边际递减

标准升级能否推动边际曲线右移?

中国是全球少数在众多领域都有独立标准的国家。不过,在奶粉饮品、自来水、食品农药残留、石油柴油、汽车安全、移动通讯、气体排放、垃圾处理、驾考标准、学术论文等众多领域的技术及产品标准都有待提升。

中国制度性提升这些领域的标准,最大好处应该是提升了国民的消费安全及健康指数。

从西方的经验来看,制度性升级可以倒逼企业提升技术标准,增加产业投资,促进产业升级及技术换代,提高产品质量,增进消费体验,甚至引发一场高质量的消费革命。制度性升级的增长逻辑,并不依赖于宏观调控,因为宏观调控强调“逆周期调节”和“相机选择”。这不符合制度性升级提升消费福利的目的,也不符合制度性升级追求稳定、规范的法治手段。

 

避免宏观调控扩大化,将制度性升级“制度化”,才能享受一拨拨“制度红利”。

参考文献

【1】《制度、制度变迁与经济绩效》,道格拉斯·诺斯;

【2】《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凯恩斯;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