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慧城市 > 新闻 > 正文

春运“后遗症”:一线城市打车难,苦等数小时,价格翻几倍 | 风眼前线

然而,需要进一步强调的是,由于2018年网约车行业发生的几次恶性事件,导致监管对网约车“重挥铁拳”,包括滴滴在内的多个网约车平台都不得不“减速”,重新补上此前落下的安全课。
发布时间:2019-02-13 09:08        来源:凤凰网        作者:

往年,刘旭在火车上提前几个小时通过滴滴、易到、首汽等平台约车,通常都能叫到车。今年明显不同,刘旭在各平台分别加了20元钱,但没有一位司机愿意接单。

比起春运挤火车的艰辛,春运带来的“后遗症”——打车难也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一线城市人群返城后的难忘经历。

2月11日晚上23:45,列车停靠在北京南站,从东北回京工作的程序员刘旭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拖着一只行李箱准备下车。在北京上学、工作已经8年多的刘旭,一早就有打车经验,知道南站打车并不容易,在过了山海关之后就开始预约网约车,然而直到列车到站,也没有约到。

下车之后,刘旭加快脚步去出租车等候区排队,令他吃惊的是,他到排队区之后前面已经看不到队伍的头,而旁边的出租车数量却是几只手就数的过来。他随即转身跑向地铁,但等地铁的队伍已经排到了楼梯上,庆幸的是刘旭等了两趟就挤上了车,几经辗转到家之后,已是凌晨2:20。

北京南站深夜排队上地铁的人流

而地铁外则更加热闹,附近的大小胡同里车流涌动,几十号司机站在寒风里跟来来往往的行人搭讪,“姑娘,去哪儿啊?”,“美女打车走吗”……

山东姑娘江珊捂住了围巾没有搭话,过了将近半小时,从车流里挤出来一辆打着双闪的奔驰轿车,江珊把行李箱递给了司机,匆忙上了车。虽然江珊叫到了网约车,但她心里并不高兴,因为今天的价格是平时的3倍还多。

春运返程高峰正在全国多个城市上演,而一线城市的机场、车站就成了客流量最大的几个区域,也承载着巨大的乘客疏导压力,另一边打车难也正在围攻这几大区域。据出租车司机张师傅告诉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从正月初六开始一直到初十,都是返程高峰期,机场车站的用车量远远供不应求,很多乘客打不到车。”

打车难从春节放假前一直延续到上班后,乘客苦等几个小时打不到车,大量黑车重操旧业漫天要价,大量乘客有怨气只能自己吞。根据多位出租车司机告诉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按照以往的经验,三站一场(三个火车站和一个机场)这种打车难的情况将持续到正月初十,正月十五之后才可能恢复正常。

然而,需要进一步强调的是,由于2018年网约车行业发生的几次恶性事件,导致监管对网约车“重挥铁拳”,包括滴滴在内的多个网约车平台都不得不“减速”,重新补上此前落下的安全课。再加上具体监管标准的落地,大批不合规网约车受到限制,打车难的问题很可能会成为新常态,而春节期间的难则表现得最为突出。

网约车不敢来,出租车少,黑车漫天要价

今年春节期间,网约车数量明显减少,而且由于管理限制,很多网约车不接机场车站的单,而出租车的运力有限,也成为影响打车难的一个因素。

此前,滴滴预测了打车难时间段,与出租车司机万师傅的经验判断很接近。近日,万师傅几乎每天都会从北京南站和北京站接送乘客,据他对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表示,北京站排队100、200人的情况还算好,北京南站晚上23点之后出租车排队基本都在300人以上,旁边等客的出租车通常只有6、7辆,随到随走。

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从北京站出租车等候区看到,非高峰期的排队等候人数大约在100人以上,而在区域内等候的出租车基本都在10辆左右,较多的时候会达到20余辆。也就是说,在非高峰期的用车人数也远远高于可以载客的车辆数量,通过粗略估算,在非高峰时段,从排队开始到能够坐上出租车,大约需要半小时以上。而在高峰时段,等候半小时还不一定能够看得见队伍的排头。

对于出租车少,乘客等候时间长的问题,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从万师傅的微信群里了解到,有很多出租车司机在春节期间都处于休息状态,很多人都在初八以后才开始正常拉活。张师傅也认为,初九至初十期间的用车量会更大一些。

而且,万师傅告诉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春节期间平台叫车和路边招手的活已经很多了,不像平时,司机没必要非去机场、车站等活,有时候在机场车站还需要等时间,绕进绕出也费劲。”

就在大批大批的乘客寒风里苦等几个小时,加价也叫不到网约车的同时,黑车司机看到了商机,开始见缝插针。

在北京从事行政工作的梁文和爸爸、弟弟排队等出租车的时候,拐了三个弯终于前面就剩20多人的时候,旁边有一个人凑了上来,小声问梁文坐车吗。梁文告诉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这位司机给的价格是平时的3倍多,正常出租车打表100不到,他要了300,还要拼车。”看到梁文这没戏,这个人又往队伍后面一一询问。

据张师傅介绍,白天的时候黑车司机还算消停,到了23点到凌晨1点前后,才是黑车最活跃的时候,张嘴就是200、300。“很多黑车司机都是一口价,基本上都是比出租车多3倍,即使很多人骂,但还是有人因为着急就坐他们的车。”

需要强调的是,黑车存在的安全隐患更为严重。一方面,黑车不具有司机信息和行程分享功能,乘客很难向家人分享有效的司机信息;另一方面,黑车还存在个别的套牌车或其他虚假信息的情况,一旦发生安全事故,调查难度无疑更大。

模糊的“网约车”,“退出”的司机

一直在北京上学、工作的刘旭,已经有了多年的春运打车经验,往年,在火车上提前几个小时开始通过滴滴、易到、首汽等平台约车,通常都能叫到车。今年明显不同,刘旭在各平台分别加了20元钱,但没有一位司机愿意接单。

刘旭告诉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乘地铁到了海淀黄庄就下车了,其他地铁都已经停运了,只能出去打车,这一等了又半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打到了一辆专车。”刘旭住在回龙观附近,由于早就过了24点,没有地铁可以换乘,打车成了唯一选择。从叫车到有人接单,刘旭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此时,家距离刘旭还有20多公里的车程,需要耗时近50分钟。他说道,“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难打车的情况。”

此前,滴滴已经根据数据预测了今年春节期间打车难的情况。根据滴滴出行数据,在1月28日至2月10日期间,全国两百多个城市将出现“打车难”问题,平均打车成功率将下降20%。

同时,数据显示2月4日北京市平均叫车成功率为51%。也就是说,差不多每10位用车的乘客中只有5位可以打车成功,排队时长超过10分钟的乘客约有27672人次。其中,夜间零点到1点是最难叫车的时间段。

从刘旭和江珊们打车的遭遇可以看出,夜间打车更难,与滴滴大数据的预测很接近。不过,打车难的情况,并没有随着春节假期结束而好转。根据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在多个车站和机场的实地走访发现,主要区域的用车辆仍然很大,打车难的情况夜间和早晨则尤为严峻。

实际上,从2018年7月开始,合规、安全就成了网约车行业的几个关键词,并且随着后续多个平台上出现的问题,合规一词就笼罩了整个行业。办理“双证”成为网约车司机之间聊天的主要内容,监管的重拳也让越来越多网约车司机变得忧心忡忡。(“双证”指:网约车驾驶员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

据一位汽车租赁公司的经理对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表示:“监管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很多司机被抓到扣车、罚款,从7月开始就陆续有司机退车,就连车队里的几个北京户籍司机也在因为双证嚷嚷着要不干了。”

此前公布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就已经明确了“京人京车”的要求,而从2018年第四季度落地的监管标准,“双证”就成了大批网约车司机迈不过去的门槛。根据“网约车新政”实施两周年专题研讨会上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7月,我国网约车司机人数超3120万,是出租车司机人数的10倍以上,资质符合各地出台新规的总共有34万,比例为1.1%。

大量的网约车司机因为户籍、车辆运营资质等问题,要么担心被抓到罚款,要么是接不到平台派单。据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了解,个别网约车平台近期的派单系统都在向合规的司机倾斜。

网约车平台由于监管压力在推动司机和车辆的合规化,导致平台大批司机退出。司机们也因为各种原因在离开这一行业,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用车量的供给问题。

多个因素综合起来带来的现实情况,一边是出租车运力有限、黑车伺机而动,一边是网约车在合规化过程中遭遇了清理阵痛,打车难的问题正在成为春运“后遗症”,影响着众多一线城市的用车人群。

而且,这种“后遗症”很有可能成为一种常态。

从长久来看,政策的监管对于网约车行业来讲是一种利好,这无需质疑。规范化和强安全的理念必然会让此前因加速增长而曝出漏洞的网约车行业的发展更加健康,最终会给消费者提供更便捷和安全的出行方式。

据了解,芜湖等地已经开始了探索降低网约车监管门槛,推出更加符合实际情况的新标准。希望其他城市也能尽快跟上,探索符合自身的行业准入标准,并让监管严格落地,让网约车管理政策成为真正便民的好政策。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