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我国如何应对电动汽车“召回潮”?

2018年3月,由美国、欧盟、日本及我国共同牵头编写的《电动汽车安全全球技术法规》(EVS-GTR)得以通过。(四)强化整车安全监管 在准入环节,加快电动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标准的修订,进一步提高产品的性能和安全的要求。
发布时间:2018-12-20 09:47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刘文婷 李泯泯

当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保持了高速增长态势,2018年产销量首次突破百万辆。但随之电动汽车的安全问题也遭受更多的曝光和诟病,已出现大规模的“召回潮”。近期,北汽、众泰和江淮3家自主品牌车企已申请批量召回问题车辆,总数量超过8.7万辆。截至2018年10月底,国内电动汽车召回涉及5个企业、24个车型,共3.56万辆缺陷车辆,召回率达到1.5%,也就是说每卖出100辆,就有1.5辆被召回。值得注意的是,被召回的问题车辆多集中在2015年前后生产上市,正值我国电动汽车产能“大跃进”时期,片面追求量的扩充,而忽视了质的提升。安全是电动汽车产业发展的基本保障,如何提高我国电动汽车的安全性能尤为必要。

一、我国电动汽车安全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影响电动汽车安全的关键技术有待提高

动力电池是电动汽车安全的核心。目前,国内车企大多采用锂电池,其安全问题主要是由热失控引起的“起火”和“爆炸”。锂电池的安全特性优劣主要取决于电池设计、选材和生产工艺等因素。一是安全设计重视不足。如电芯缺少安全阀、开关元件等额外保护装置,正负极容量比设计不合理等。二是关键材料安全性有待提升。隔膜在锂电材料中技术含量和安全作用最高,由于高技术壁垒和价格,国内生产厂商多选用中低端市场的国产隔膜。三是生产工艺较为落后。部分电池组生产企业由电子产品组装厂演变而来,传统电子产品的组装方式使电池组的一致性和稳定性难以保证。

(二)安全标准和标准体系亟待建立健全

一是部分安全标准缺失。现行国家安全标准主要针对短路、撞击等影响锂电池安全的外部因素,尚未检测电池模块、热失控的防热诱因等内部因素;此外,充电安全新旧标准转换期存在问题,部分充电产品未能满足新标准的要求,缺少绝缘诊断等功能。二是标准的制修订时间较长。我国现行的电动汽车标准修订时间一般间隔4-8年,且审批周期长,远落后于电动汽车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三)政策法规仍不完善

一是补贴政策有待调整。目前对电动汽车整车有相应的补贴政策,但并不完全科学有效,缺少了对汽车生产企业加装主动安全技术与装备的财税支持力度。二是安全责任认定尚不明晰。比如,车主在驾驶途中发生了电池系统故障,是整车厂的系统集成产生的责任,还是电池生产商的产品质量责任,抑或是车主错误操作的责任?三是金融业尤其是保险业的助推和保障作用不明显。由于工作原理不同,电动汽车与传统燃油汽车两者的风险因素差异较大,当前的车险产品不能完全匹配电动汽车的风险状况,应当加快开发电动汽车专属保险。

(四)安全监管体系建设不力

一方面,安全准入门槛较低。当前,我国电动汽车在整车碰撞、防尘防水等方面要求不高,甚至部分电动汽车车型是燃油汽车的改造版,难免存在安全隐患。同时,在我国财政补贴等强政策激励下,部分生产企业短期内迅速推出众多车型并盲目扩大产能,无疑埋下了安全隐患。另一方面,安全监控流于形式。我国虽已建立企业—地方—国家三级联网的电动汽车安全监控平台,但在部分地区监控系统未用于安全事故的监测预警,只是数据采集工具;电动大巴的电池和整车的制造分别为不同的生产商,各自为战,缺乏完整的安全监控能力。

二、国外提升电动汽车安全性的经验

(一)从原材料提升动力电池的安全性

美国斯坦福大学于2015年研发铝离子电池,并于2017年研制成功以尿素为主的离子液体电解液,在缩减充电时间的同时保证电池安全性。在日本,东京大学于2017年研制成功浓厚电解液,在温度达到200摄氏度时产生灭火蒸汽,可以作为锂离子电池灭火剂使用。另外,日立公司于2017年研发完成新一代固态电池,丰田正在研发装配有全固态电池的电动车,并计划于2020年实现商业化。在韩国,三星和LG化工均将研发方向转向固态电池,包括高性能固态隔膜材等关键性技术开发。整体来看,全固态锂电池由于固态电解质不漏液、不可燃、不腐蚀等安全特性,正受到国外研究机构及企业的青睐。

(二)安全相关法规持续更新

国外根据技术发展对已颁布法规不断进行修订补充,或多国联合发布国际通用的全球性法规。美国于2017年9月由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颁布修订的联邦机动车辆安全标准(FMVSS)No.305,对电动车辆的电解液泄漏和电击防护进行详细规定,开始采纳全球技术法规(GTR)的13号条例“氢和燃料电池汽车”中对电气安全的各类要求。2018年3月,由美国、欧盟、日本及我国共同牵头编写的《电动汽车安全全球技术法规》(EVS-GTR)得以通过。该法规明确了电动汽车整车以及动力蓄电池的安全性能的技术规范,同时对电动汽车安全性能检验检测的试验方法提出具体要求,以期确保在各种复杂环境下,电动汽车发生正面及侧面碰撞时,最大限度保护驾驶员及乘客安全。

(三)安全保障措施不断完善

一方面,政府会适时颁布强制性标准强化安全性能。如欧盟议会规定于2016年3月通过国际安全标准,要求2019年前区域内全部的电动汽车都要强制性加装汽车噪声警告系统,以确保行人安全。日本也积极响应,国土交通省要求2018年国内新型的电动汽车都需安装靠近行人发出声音提醒的装置。另一方面,通过严格的检测检验促进充电基础设施安全性。国外的权威性测试机构对保障充电桩质量起到重要推进作用。如美国保险商实验室根据美国汽车工程协会对充电设备电能质量及测试方法的规定对充电桩进行检验。

三、对策建议

(一)加强安全技术支撑

一是提高动力电池的安全性能。引导电池企业开发更高安全性隔膜、在电解液中增加阻燃剂等提高电池单体安全性;强化集成化、模块化技术和封装技术提升电池模组安全性等。二是在新一代电池研发中,把安全指标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着力强化固态电池、金属空气电池等技术领域的研发储备和产业化发展。三是进一步提高整车安全技术。加强整车碰撞时动力电池箱的防护设计、驾驶室的阻燃设计、着火时乘员逃生时间设定等,有效提升结构强度和防护等级。

(二)健全安全标准规范

第一,继续完善电动汽车安全标准体系。如重点补充动力电池单体热失控、系统热扩散、管理系统功能安全等缺失项目;加快制定电动客车的整车结构、高压电器、远程监控等方面安全要求。第二,完善安全标准的制修订机制。结合国内外电动汽车新技术,适时缩短标准的制修订周期,以紧跟行业发展需要;提前布局无线充电等新型技术的标准体系,有利于规范技术和市场的安全发展。

(三)完善安全政策法规

一是动态调整电动汽车补贴政策。改变单纯补贴整车企业的方式,将补贴重点向锂电材料、制造工艺、成组技术及管理系统等关键技术倾斜,同时防止盲目追求提高电池比能量而降低安全性能。二是明确管理方责任和处置机制。对高发事故率的生产企业给予暂停或取消车型推荐目录、企业补贴资格等处罚。第三方认证机构连带承担相应的行政、经济及法律责任。三是尽快出台电动汽车专属保险,特别是车用动力电池专属保险,发挥保险机制在保障安全方面的作用。

(四)强化整车安全监管

在准入环节,加快电动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标准的修订,进一步提高产品的性能和安全的要求。在生产销售环节,落实与补贴挂钩的整车和电池“一致性”抽检制度,加强动力电池安全指标、能量密度等关键参数的监管,并实行信息发布常态化。在使用环节,推进各级整车安全运营监控平台建设,确保出厂车辆与监控平台互联互通。建立产品安全预警制度和安全隐患定期排查机制。在售后环节,健全锂电池产品和电动汽车安全召回制度,加大对违规企业惩罚力度。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