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经济 > 正文

量子管理新思维赋能海尔“三生”体系价值创造

“三生系统”、“以人为本”、“价值驱动”、“智能平台”等方面均呈现出显著的量子化管理特征,是中国量子化管理的前沿实践。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3        来源:互联网经济        作者:谢永珍

物联网将用户端扩展到了与组织有关的任何物与物以及人与人之间,对传统商业模式提出了严峻挑战。实施组织重构,创造商业生态系统价值成为万物联通时代的不二之选。2018年9月20人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首创“三生”体系正式发布。生态圈、生态收入和生态品牌的“三生”体系以“人单合一”为核心,与物联网时代的社群经济、共享经济与体验经济相契合。“三生”体系实现了经典科层制组织向开放式商业生态平台的转变,它超越了科斯的企业边界理论、马克斯•韦伯的科层制理论以及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也突破了哈特剩余控制权与剩余索取权匹配的难题。“三生”体系是张瑞敏先生企业家精神的呈现,也是前沿量子管理理论在海尔的探索性实践。以“人”为核心的价值创造、平台式组织结构,激活了海尔生态系统的能量,引领了物联网时代的管理理论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

量子管理新思维赋能海尔“三生”体系价值创造1

海尔“三生”体系——以“人”为中心的价值网络

海尔“三生”体系引爆了物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创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自动识别中心凯文•艾什顿教授于1999年在研究射频识别(RFID)时首次提出物联网概念迄今已接近10年。在凯文•艾什顿看来,人们生活在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互联世界中,如同国际航班航线、集装箱航线、能源运输管道和船只等实物都是互联中的物理存在。同样,人类也是物理的存在。物联网通过传感器传递与反馈信息,传输到计算中心进行信息处理,以帮助使用者做出决策。因此,信息技术是物联网的基础,但其本质是基于人而实现的物与物的链接。是以“人”为触点的价值网络。人泛指在物联网节点上实现价值创造与价值传递的主体,涉及到以员工为核心的员工与员工、员工与用户、员工与竞争对手、用户与用户、用户与竞争对手等重要利益相关方的信息与能量交互。海尔的COSMOPlat平台为利益相关主体之间建立直接的链接提供了平台支持。人与人之间链接的有效性,取决于制度与文化。海尔基于“人单合一”模式下的创客所有制、用户付薪、用户参与等制度创新,构建了以“人”为中心的价值网络。因此,物联网不应被视为一种简单的信息技术,而是一种复杂的系统化模式,是利益相关方价值创造与分享的网络系统。构建以“人”为中心的价值网络,应成为万物联通的物联网时代商业模式创新的核心。

量子管理新思维赋能海尔“三生”体系价值创造2

在物品高度丰富的时代,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成为企业商业模式创新的驱动力。物联网不仅可以为企业增强价值创造能力提供技术保障,并且也为商业模式创新提供了平台支持,尤其是去中心化的网络平台可以快速实现端点到端点的个性化体验。传统模式的大规模制造以企业为中心,消费者以及其他利益相关方难以有效参与价值主张、价值创造、价值传递以及价值获取的价值网络中。物联网则为大规模定制提供了信息技术的支持,通过构建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赋能平台以及激励制度的创新,实现了员工、用户、合作伙伴乃至竞争对手等“人”性的充分释放,每个利益相关方都有机会参与到价值创造与价值传递的网络中。

为了适应物联网的发展,有效激活组织能量与管理不确定性,海尔在张瑞敏先生的带领下,于2005年启动“人单合一”模式,将组织结构由科层制改为平台式,并于2015年由员工与客户双赢的“人单合一”1.0走向实现利益相关方价值共创共赢的“人单合一”2.0。为了激活全球资源,确保人单合一模式的实施,海尔构建了全球首创的用户全流程体验迭代、社会化赋能的工业物联网平台。

量子管理新思维赋能海尔“三生”体系价值创造3

与德国以“智能制造为中心”的工业4.0,有着本质不同,COSMOPlat平台以“用户为中心”,设有技术创新、应用示范、技术服务、标准体系认证以及产业孵化五大业务平台,全球用户可以全流程参与产品、设计、研发、制造、物流以及迭代升级。目前COSMOPlat平台已运用到12大领域60多个细分行业。实现的定单定制占比达到了67%,不仅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得到有效满足、用户参与价值创造的心理需求得以实现,并且创客所有制使员工的能量被充分激活,员工的积极性大大提高。最终表现在财务绩效上,运营资金周转天数减少至10天,缩短了38.5%(海尔集团,2018)。

海尔“三生”体系——商业生态系统的价值创造

2018年9月20日,张瑞敏在“第二届人单合一国际论坛”上做了“以进化的三生体系,率先引爆物联网范式”即“生态模式”的主题演讲。由张瑞敏先生首创的“三生”体系,即生态圈、生态收入、生态品牌,是海尔“人单合一”模式的最佳实践。国际三大标准组织IEEE、ISO、IEC授权海尔牵头和主导制定大规模定制模式国际标准,意味着海尔以“用户为中心”的智能化制造平台得到了国际三大标准组织的充分认同。

依托于COSMOPlat平台的海尔“三生”体系由“生态圈”、“生态收入”以及“生态品牌”三个要素组成,是海尔“人单合一”商业模式与物联网经济的有机融合。其中,(1)生态圈与社群经济相对应,以社群用户为主体,通过智能化平台搭建的触点网络实现用户的快速体验迭代,实现了价值创造与价值传递的合一。生态圈的边界可随时根据价值创造与价值传递的需要而动态调整。例如管理着10万以上社群,167万的触点网络海尔大顺逛平台已成为中国第一社群经济平台。(2)生态收入与共享经济相照应,凭借COSMOPlat平台,生态圈中的利益相关方得以实现信息与能量的即时交换,用户通过平台生态圈实现价值创造、价值传递与价值共享,生态系统价值取代了传统范式的单一产品价值。大顺逛平台拥有的设计、销售、服务所形成的完善解决方案帮助用户实现体验增值,并且每一步都有用户参与产品迭代,从而获取生态收入。(3)生态品牌与体验经济相呼应。与传统范式相比,生态品牌更关注生态系统利益相关方的共创共赢,是由商业生态圈的平台品牌与社群品牌共同构成的品牌系统。生态品牌更加关注用户体验与用户感知,是基于物联网的开放系统,不是经典范式的封闭单一企业品牌。生态品牌将赋予商业生态系统的利益相关方以更强的品牌价值创造能力与用户感知需求的实现。

量子管理新思维赋能海尔“三生”体系价值创造4

“三生”体系——量子思维的管理创新

以“生态圈”、“生态收入”以及“生态品牌”为标志的“三生”系统超越了经典管理理论,是前沿量子管理理论的实践。

1.以创造商业生态系统的价值为使命感,以“人”的价值创造与价值传递为中心,致力于利益相关方的“共创”、“共赢”、“共享”。经典组织管理聚焦于利润的追逐,导致了诸多商业问题。基于量子思维的新管理关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企业不仅追求自身价值的创造,并且致力于整个商业生态系统的价值创造。不同于传统互联网企业仅关注商品的营销,海尔衣联网、食联网、血联网以及COSMO Plat智能互联工厂,不仅构建了平台,并且更加重视平台的信息与能量交互,使参与各方都有权力参与价值创造与价值传递的系统中。每一个量子化的个体或组织与其他量子个体与组织相互依存,形成了商业生态系统的整体。它超越了科斯的组织边界理论以及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

2.构建量子化组织,赋能量子个体与量子组织的价值创造。海尔“三生”系统通过平台化组织结构,内部去中心化,颠覆了马克斯•韦伯的科层制。去科层后的海尔,成为由量子个体与量子团队构成的量子化平台。员工由传统组织中的执行者,转变为创客。企业平台化、用户个性化、员工创客化,人人都是自己的CEO。平台式组织结构创新以及创客所有制与用户付薪的激励制度创新,大大激活员工个体的能量,并且有效管理了员工的不确定性。创业所有制不仅激活了员工个体的能量,并且克服了剩余索取权和剩余控制权不能一一对应的经典哈特难题。

3.员工以及用户的交互,体现着量子新科学的参与性特征。量子新科学认为 “物理事件必定与观测有关”。主体不能独立于环境之外,而只能参与其中。量子自我的员工与用户本质上是生活在一个参与式的组织中,是商业生态系统的价值的共同创造者。每个个体既是现有秩序的打破者,又是新秩序的创造者。海尔基于参与性的量子思维,构建平台赋能式组织结构,使员工与用户参与到价值创造与价值分享的过程中。员工由被控制者转变为具有高度自主性的创客, 用户由产品接受着转变为产品设计的参与者,充分尊重了员工以及用户的自由与尊严,是员工与用户自我精神价值的重要体现。

4.利用量子纠缠,管理不确定性。物联网时代的不确定性来自于高度知识化的员工、个性化需求的用户以及商业生态系统的量子跃迁。员工的隐性知识只能通过信任与赋能激活,使其显性化并转化为更高级的能量。在后物质主义时代,面对拥有更具个性化并且具有更大选择权的用户,只有通过变革突破企业边界,真正以“用户为中心”而不是“以企业为中心”,才能有效管理用户的不确定性。“人单合一”使员工与客户零距离接触,客户被“内化”为企业员工。并参与到产品的设计中,企业充分利用了客户的知识创造价值。员工与客户在纠缠中实现了知识的共享与融合。“人单合一”不仅有效地管理了员工与用户的不确定性,而且大大提高了海尔生态系统的自组织适应能力,达成了海尔的非线性快速成长。

量子管理新思维赋能海尔“三生”体系价值创造5

量子管理新思维赋能海尔“三生”体系价值创造6

量子管理新思维赋能海尔“三生”体系价值创造7 

图5-图7显现:海尔自2005年开始实施人单合一商业模式后营业收入、利润以及纳税的非线性增长。无论是营业收入、利润还是社会贡献,与1998-2004年相比均有显著的提升,业绩表现给予海尔商业模式变革以强有力的佐证。若加入商业生态平台系统的其他利益相关方的收益,海尔战略变革带来的价值创造将更加巨大。

总之,在物联网时代,海尔在商业生态系统价值创造的使命感驱动下,以信任、共创、共赢为基础,通过赋能式的文化、制度、管理以及技术系统的构建,通过“三生”系统以及“人单合一”商业模式的创新,不仅充分激活了组织的能量,并且大大增强了组织商业生态系统的价值创造能力。“三生”体系不仅超越了科斯的企业边界、马克斯•韦伯的科层制、泰勒的科学管理等经典管理理论,并且通过创客所有制的激励制度创新,有效解决了哈特难题。“三生系统”、“以人为本”、“价值驱动”、“智能平台”等方面均呈现出显著的量子化管理特征,是中国量子化管理的前沿实践。

参考文献:

1.王钦.“人单合一”管理学.经济管理出版社,2016,第11页

2.桂权起,海森伯科学哲学思想的新评价,自然辩证法研究,1987(5):1-8

3.海尔集团,互联网经济,2018年第9-10期:60-65

4.丹娜•左哈尔,杨壮、施诺译.《量子领导者:商业思维和实践的革命》[M]. 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

5.周箴,量子时代管理的思维和改革,中国管理50人大连会议,2018.4.

6.张奎良,哲学研究,2004(5):11-17

7.海尔集团,http://www.haier.net/cn/about_haier/one_person_alone6

8.玛格丽特•惠特利,领导力与新科学,浙江人民出版社,2016

9.H•赖欣巴哈,量子力学的哲学基础,商业印书馆,2018

10.Jeffrey T. Macher.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and the Boundaries of the Firm: A Knowledge-Based Examination i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J]. Management Science,2006,52(6).

11.RobertG.Lord,Jessica E.Dinh, Ernest L.Hoffman. A Quantum Approach to Time and Organizational

Chang[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2015, Vol. 40, No. 2, 263–290:263-292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