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阿里:管你是战略投资人还是财务投资人,统统拿着钱走人!

今日阿里巴巴宣布,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曾扬言做餐饮界阿里巴巴的张旭豪,却把他的饿了么变成了阿里餐饮的一部分。此外,CEO一职也让位给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花名:昆阳)。
发布时间:2018-04-03 09:01        来源:投资界        作者:投资界

95亿美元,马云敲定了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全现金收购。除了阿里,饿了么背后的战略投资天团全变成了财务投资,并皆大欢喜的全部退出了。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4月2日消息,今日阿里巴巴宣布,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曾扬言做餐饮界阿里巴巴的张旭豪,却把他的饿了么变成了阿里餐饮的一部分。此外,CEO一职也让位给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花名:昆阳)。

红杉资本中国、金沙江、BATJ等全部退出

这次百亿美元级的大收购,使得VC/PE创投圈普天同庆。除红杉资本中国、金沙江创投等VC/PE机构外,腾讯、京东、滴滴、美团点评等战略投资方都全部退出了。

消息刚宣布,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发朋友圈点名表示祝贺:“在三国大战全面爆发前,先让财务投资人全身而退,这点必须感谢阿里BABA。”并称,这应该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全现金收购。

饿了么是朱啸虎所有独角兽中最早投的一个,等了快十年,终于全身而退。

另一家红杉资本中国,早在2013年也投资了饿了么,并在其后续轮次的融资中持续投资支持,算得上是饿了么最早、最重要的投资人之一,并一直在其董事会拥有席位。截至此次交易前,红杉中国是在饿了么公司中持股比例最高的财务投资机构,也是除阿里巴巴之外的最大外部投资人,在这次收购中自然也获得了高额回报。

除了这些大股东外,小股东也纷纷“致谢”阿里。华联股份(000882.SZ)今日发布公告披露了交易的相关细节。称交割完成前,华联股份通过旗下实体持有饿了么2.04%的股份;华联股份向阿里巴巴转让股份的对价为1.847亿美元。

按此计算,饿了么估值约90.53亿美元。此前,阿里巴巴已多次购买了饿了么的股份。连同本次收购,共计花费95亿美元。

成立10年的饿了么,算得上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是牵扯利益相关方最多的一家。前后进行9轮融资,总融资额近220亿人民币。具体融资情况如下:

2015年接受腾讯投资,2016年拿到阿里的钱,2017年与百度外卖合并,饿了么与BAT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真正将饿了么划分清阵营的,是其2016年接受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12.5亿美元投资。

2016年8月,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向饿了么注资12.5亿美元,其中,阿里巴巴出资9亿美元,蚂蚁金服出资3.5亿美元。彼时,阿里巴巴集团持有的饿了么股权约为23%,蚂蚁金服持有的股权约为8.94%,阿里系持有的饿了么股权就达到了32.94%。

去年8月,饿了么正式收购百度外卖,背后的一个重要推手就是阿里。收购百度外卖的钱也是由阿里方面给的。10亿美元,其中2亿美元用来支付收购百度外卖的现金部分。

根据当时的市场传言,饿了么的估值为50—60亿美金,依此计算,阿里巴巴又增持了饿了么16.7%—20%的股份,至此,阿里系就持有了饿了么约50%的股份,半个饿了么已经拿下。

此次收购完成后,饿了么与美团之间战争正式升级成为阿里与美团的博弈。而这样的结果,早在多年前就埋下了伏笔。

2013年11月份,饿了么曾获得红杉资本领投的C轮投资,而恰恰就在这个月,红杉又继续投资了美团。当时美团还没有做外卖。

2015年,腾讯投了饿了么,2016年又投资美团。而阿里曾经也是美团的B轮、C轮投资方。

腾讯和阿里同时交叉出现在一家公司的投资者名单上,并不多见。摇摆站队背后,多方力量在撕扯。

据阿里2017年年报显示,截止到去年6月,阿里巴巴持有饿了么23%股权。由此可以算出蚂蚁金服持有饿了么8.94%股权,阿里系总共持有饿了么32.94%股权,为其最大股东。

阿里想要的,要么买下,要么再扶持一个,不存在第三种可能。其他股东悉数离场后,也宣告了百度O2O战略彻底走出了历史舞台,但决战,才刚刚开始。

三足鼎立变成两强争霸

2015年10月,美团网与大众点评合并后,王兴登门拜访马云和逍遥子,想借滴滴快的合并、AT握手言和的例子,得到阿里和腾讯的共同支持,但阿里回复:“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发生。”

当时,腾讯已经答应进一步投资美团点评,而阿里给出的要求是,不能再拿腾讯的钱。这让王兴有些恼火。游离在A、T之间许久,王兴最终选择了腾讯——美团点评的重要股东和朋友,而阿里转而投资饿了么。

自从和美团闹掰后,阿里就一直想要投资一家美团的对手。王兴选择了腾讯,剩下的张旭豪没太多选择。

随着阿里的不断注资,合作的不断加深,伴随着的是张旭豪话语权的不断下降。有接近饿了么高层的人士曾经透露,张旭豪的个人股份仅有2%。

有传言称,张旭豪同意阿里的收购或许与对赌失败有关。36氪报道,饿了么曾与阿里签过一份协议,饿了么被要求在2018年3月底前实现盈利,如此,那么迟迟没有盈利的饿了么或许正是因为这份协议而被阿里收购。

“尽管阿里有强势的一面,但它实质是好的。你说它真是想控制这家公司?控制不控制,其实在于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不好被收购这是宿命,能被收购那还算有你一个退出渠道,对于股东有交代,有些公司死了连退出都没有。”2017年,张旭豪曾对外表示。

阿里、美团点评、滴滴三角混

张旭豪表示,成为阿里集团一员后,饿了么与阿里整个生态的联系会更加紧密,相互协作会更加高效,协同效应会更加显著,饿了么用户、商户和合作伙伴都将共同分享阿里生态带来的巨大红利。

作为饿了么的宿敌,美团今后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饿了么的敌人只有美团,但美团的敌人并不局限于饿了么。

美团不但上线出行业务和滴滴掐架、上线旅游及车票业务成为携程劲敌、上线民宿业务与爱彼迎及小猪短租争夺市场等等,这让美团成为互联网公司中树敌最多的公司之一。

去年12月,美团刚完成40亿美元融资后,王兴通过内部信宣布,在前台业务体系上,美团点评成立新到店事业群和大零售事业群,分别由张川和王慧文担任总裁。新到店事业群整合了原到店餐饮、餐饮生态、到店综合及智能支付业务,线上线下全面协同、双向打通,增强全场景用户体验,深化全链条商户赋能。大零售事业群统筹生鲜零售、外卖、配送、餐饮B2B等业务,强化外卖配送网络,建设生鲜零售等新能力,全面布局大零售生态。

显然,美团所谓的到店和大零售业务和阿里的新零售是其实大同小异,美团这是在公开挑战阿里。

而此次饿了么归入阿里巴巴后,其依托外卖服务形成的本地即时配送网络,将协同阿里新零售“三公里理想生活圈”,盒马“半小时达”和24小时家庭救急服务,“天猫超市一小时达”,“线上下单门店发货二小时达”等众多品牌一起,成为支撑阿里各种新零售场景的物流基础设施。

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之后,也相当于从幕后,亲自走上了外卖战场的台前,这反倒让因反击美团而刚要进入外卖市场的滴滴的处境显得十分尴尬。不仅如此,就连阿里阵营的高德地图也进入网约车市场来凑个热闹,和其他平台相比,高德并没打算走烧钱补贴的路子,但是提出了“0佣金”政策,仅凭这一点就会对广大的网约车司机产生莫大的吸引力。

一时间,本该因被腾讯和阿里同时投资而会相对安全的滴滴,却面临着新旧业务腹背受敌的窘境。网约车业务将对抗新入局的对手美团和高德;新业务外卖要对垒美团和阿里、饿了么。俗话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那么问题来了,阿里、美团和滴滴之间,谁和谁是敌人?谁和谁又是朋友?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