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智能硬件 > 正文

放下“巴甫洛夫联想”偏见,新乐视值得重新审视

关于人类误判心理的来源,沃伦·巴菲特的搭档查理·芒格,在哈佛法学院演讲中,曾经提到过一个名词,叫做“巴甫洛夫联想偏见”,即曲解跨越了相关性,成为决策的依据。
发布时间:2018-02-05 10:26        来源:赛迪网        作者:

关于人类误判心理的来源,沃伦·巴菲特的搭档查理·芒格,在哈佛法学院演讲中,曾经提到过一个名词,叫做“巴甫洛夫联想偏见”,即曲解跨越了相关性,成为决策的依据。

广告商特别善于利用“巴甫洛夫联想”,比如可口可乐会将公司与一切令人愉悦的景象联系起来——奥运会运动员的夺冠时刻、一家人春节团聚的场景、美妙音乐背景下情侣共舞……

不幸的是,一些媒体却利用“巴甫洛夫联想偏见”,或主观或客观地引导读者形成误判,从而加深对某一事物刻板偏见。

比如,刚刚复牌的乐视网就遭遇了偏见、乃至谣言的伤害。

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产业布局过广、关联交易过重,遭遇惨败后,贾跃亭也被贴上了众多负面标签,媒体整日口诛笔伐。

尽管融创入局,孙宏斌力挽狂澜,乐视网也几乎决绝地与贾跃亭和相关关联公司做了切割,但形成刻板偏见的一些人依然不能客观看待新乐视,由贾跃亭而导致的“巴甫洛夫联想偏见”难以消除。

举个例子。近日乐视网艰难复牌,不出意外的连续跌停。与跌停相比,让乐视网更加郁闷的恐怕则是某媒体的一篇文章——《传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跳楼身亡 微博遗言与乐视有关》。

在品途商业评论报道发出后,众多自媒体以及所谓的分析师相继得出“结论”——周建灿以高杠杆借贷40亿入股了乐视网,遭遇巨亏才走上了跳楼的不归路。

贪婪和欺骗谁是股市的原罪、下一个跳的会是谁,这或许只是第一跳……各种夸张、耸动的标题和内容纷至沓来!

在碎片化传播时代,很多人并不会做信息甄别,更多的人只会做价值判断。但稍微理性一点的人,就不难看出其中的破绽:

其一,若周建灿果真40亿入股乐视网,那么其至少位列乐视网前十大流通股东。要知道孙宏斌花60.41亿元从贾跃亭手上受让乐视网8.61%的股份,就成为第二大股东。但乐视网此前的公开信息显示,并无这位股东。

其二,若周建灿是复牌后才重仓乐视网的,那乐视网还会连续跌停吗?绝无这种可能。

所以,谣言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更有说服力的是两家上市公司的表态:

1月31日晚,金盾股份公司也发布公告称,现市场上有传闻周建灿先生以高杠杆借贷40亿入股乐视网,根据公司了解的相关情况,不存在上述情形。乐视网也表示,乐视股东名单中并没有周建灿名字,双方毫无关系。

墙上的钉子拔掉后,窟窿依然存在。谣言即便被证伪,但造成的伤害已经形成。这是乐视网的痛,也是社会的痛。

曲解跨越了相关性,导致的结果可能不仅仅是误判,更可能是谣言的滋生与大面积传播。偏见、流言、谣言,这样的传播链条一旦形成,对个人、企业和社会,都是伤害。

从个人层面看,将会使越来越多的人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被真真假假的消息包裹,只会价值判断,不会事实甄别。

从企业层面看,缺乏客观公正的舆论环境,严重阻碍品牌、产品、技术、市场的良性发展,无法专注业务创新,消耗企业资源。

从社会层面看,背离主流正向的价值导向,社会内部容易滋生不和谐的戾气,缺乏互助,而多了互害。

这些其实都是我们无法承受之重。

再回归到乐视网来说,客观理性仍是媒体和相关方应秉持的态度。对于后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虽仍风雨飘摇,问题深重,但我们还是应该有几个基本判断:

一是核心业务基础仍在。新乐视聚焦在大屏互联网娱乐,乐视视频、乐视电视以及乐视影业还是可以构成产业链闭环,这是其他相关企业仍不具备的。尽管这三大业务平台都遭受了不小的冲击,但并非没有重新激活的可能。

二是融创赋能应该还有后手。目前我们看到的只是融创100多亿注入了乐视体系,但双方业务的协同其实并没有真正展开。融创600亿收购万达文旅资产,加上融创本身在商业地产领域的资源,融创+万达+乐视的组合,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

三是乐视网需要休养生息。恢复供应商、金融机构、消费者的信心,解决数十亿关联交易问题,盘活现金流……留给乐视网新管理层的事情千头万绪,弥补创伤需要时间。寄希望新乐视快速反弹,也并不现实。

总之,别人已经翻倒在地,你再上去踢上一脚,这不善良。如果翻到在地的人,本身也是受牵连所致,那么就更不应该了。偏见不该有,误判不该有,谣言更不该有。

档铺网——在线文档免费处理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