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大洋造船的浮沉启示

2017年,在整个船舶制造业领域最令人震惊的一条消息莫过于大洋造船厂的破产。自成立以来,大洋造船的发展壮大一直突飞猛进,在2010年产值超过100亿元,是扬州市的第二家“百亿”企业,业界人士也一度将其视为高端制造业的楷模。
发布时间:2018-01-26 09:30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王夙 张洁茹

2017年,在整个船舶制造业领域最令人震惊的一条消息莫过于大洋造船厂的破产。自成立以来,大洋造船的发展壮大一直突飞猛进,在2010年产值超过100亿元,是扬州市的第二家“百亿”企业,业界人士也一度将其视为高端制造业的楷模。如今,大洋造船却以令人惊诧的速度陨落,这样结果给人震撼,也足以引起所有有识之士的反思。

一、事件介绍

2017年7月24日下午,大洋造船举行了最后一次集体会议,会议的内容为宣布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决定。在对大洋造船的情况进行审慎地审查以后,江苏省扬州市广陵区人民法院表示公司确已符合《破产法》规定的破产清算条件,裁定受理扬州大洋造船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由此标志着大洋造船开始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二、大洋造船厂的困境有深刻背景

第一,大洋造船的破产事出有因,其衰弱症状早已显现。此次大洋造船破产的直接原因是公司无法清偿到期的债权,公司董事会在商议后认为,资金层面的实际困难已经到了无法解决的地步,故而赞成接受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其实,大洋造船的困境并非无迹可寻。2015年9月,由于拖欠职工工资,千名员工曾经堵门讨薪。2016年2月,大洋造船公布的重组计划中,要裁撤近40%的员工,再度导致集体性事件的发生。更为严重的是,受船舶市场持续低迷以及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的干扰,船东撤单、弃船的局面在两年内多次上演。如2016年11月,希腊戴安娜航运单方面决定撤销1艘委托大洋造船建造的散货船订单。就在近日,大洋造船的4艘散货船又遇到船东弃船的困难局面。这些事例清晰表明大洋造船早已陷入经营艰难的泥潭。

第二,国内和国际船舶市场的持续低迷恶化了造船企业的生存环境。2017年上半年,全国造船完工同比增长57.4%,但是承接新船订单同比下降29%。6月底,手持船舶订单同比下降30.5%,比2016年底下降16.8%。同时,造船企业的效益也大幅下滑。上半年,船舶行业80家重点监测企业实现利润总额9.8亿元,同比下降49%。国内船舶市场的低迷可见一斑。(前瞻数据库数据)国际船舶市场亦形势艰难。2009年初,全球范围内,活跃船厂(手持订单中至少有一艘1000+GT船舶)数量曾高达934家,而到2017年7月初,活跃船厂仅剩358家,降幅高达62%。(市场信息网)日益减少的造船订单和不断缩水的利润迫使造船企业之间打起了价格战,这样的恶性竞争更加恶化了我国造船企业的整体生存环境。

第三,产业资金流脱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现状十分严峻。以大洋造船为例,整个制造业乃至实体经济都面临资金紧张和融资困难的挑战。太平洋造船集团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小雷曾经表示,任何新的投资商都会令大洋造船再现生机。可是,大洋造船最终仍是倒在了到期债权的脚下。由于追求高回报率,银行业将大量资金投向理财产品,加剧了流动性不足的“钱荒”。为了生存,大量实体企业也不得不介入金融业经营,近几年来,实体企业混业经营银行、证券、基金的现象并不罕见,甚至在尝到甜头后,直接“脱实向虚”。此外,地产商与部分地方政府利益捆绑,盲目开发地产项目导致房地产领域的“泡沫”形成。疯涨的房价又会进一步引导大量的闲置资本流入房地产、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进行快速的投机套利活动。

三、如何就大洋造船厂的破产引以为鉴

第一,国家必须主动规划引导船舶制造业转型升级。国内和国际船舶制造业的持续低迷是客观现实,难以回避,而且专家普遍认为这样的低迷状态未来仍将持续。面对困难局面,以价格战为表现形式的恶性竞争绝不是长久之道。国内造船企业必须放弃既有的落后船型,以节能船型、高端船型等新船型为转型方向,满足甚至创造市场的新需求,以高质量的产品作为行业竞争中的取胜基石。同时,政府要采取积极措施,通过合并重组等多种方式,大力提升船舶工业产业的集中度,整合出一批核心竞争力强的世界级先进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企业。船舶制造业集中度的提高必能改善恶性竞争局面,强化我国造船行业整体的对外竞争力。

第二,防止高端制造业企业破产导致的人才流失。任何行业都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企业破产,高端制造业面临的竞争更加激烈,技术上的优势可能转瞬即逝,破产亦是常态。破产后的高端制造企业的人才很可能被埋没或流失。当前,我国政府正在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该战略的贯彻落实离不开人才这一核心要素。纵观各国经验,人才的获得除了自己国家的培育,另一重要途径就是引进,美日德等国都建立了完善的人才引进机制。而我国的高端制造行业积蓄了大量的人才储备,如果政府和企业不注意吸纳破产企业中的优秀人才,极易被他国捷足先登。这样的人才流失将是我国人力资源的巨大损失。

第三,政府需要引导社会资金“脱虚入实”。一方面,在资本逐利性的驱使下,当前中国的大量闲置资金都涌入了虚拟经济,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和金融风险,成为我国经济新常态下宏观调控的心头之患。另一方面,欧美发达国家在经过金融危机后重新认识到了实体经济的重要性,纷纷推出各种“再工业化”战略,强化本国的先进制造业。考虑到以上两个因素,我国决不能落后于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对此,必须实施创新引领战略,大力推动实体经济中的“有效供给创新”;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加强金融领域里的监管,减小银行资金投向虚拟理财产品的比例;完善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加快金融领域改革,加大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多管齐下,标本兼治,切实引导社会闲置资本“脱虚入实”。

延伸阅读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