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虚商赴考实名制 远特模式获生机

在虚拟运营商试点三年后,一些运营商淡出了这个圈子。利润空间小、施行实名制、活跃用户数低、码号资源受限,种种因素叠加,使虚拟运营商市场从试点之初的火热下滑到现在的生死考验。
发布时间:2018-01-17 08:45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刘晶

在虚拟运营商试点三年后,一些运营商淡出了这个圈子。利润空间小、施行实名制、活跃用户数低、码号资源受限,种种因素叠加,使虚拟运营商市场从试点之初的火热下滑到现在的生死考验。是民资进入电信领域又遭遇“弹簧门”了吗?在经过了虚拟运营商曾大量发号,为垃圾短信、电信诈骗打开方便之门后,虚拟运营商的规范经营、手机的实名制势在必行,这道去除浊污的“滤网”,实质不是“弹簧门”。

在手机实名制之后,远特通信总裁王磊却认为2018年会是他们的“好年景”。在2017年上半年,远特一样也面临用户数下滑问题,但到10月份,远特的用户数已经企稳,收入开始上扬,呈现“微笑曲线”趋势。在虚拟运营商正经受生死考验之时,远特做对了什么可以逆势而行?

把实名制做到极致便利

王磊随身带着一个远特的“神器”——一体化工具包。一本书大小的盒子里,装着一个写卡器和一摞白卡,以及一些相关文档。“这是我们给到售卡网点的标准化工具,通过手机上的APP和写卡器,前后大约用一分钟时间,可以把开卡人的个人信息,包括手持身份证的照片、身份证、个人签名,有些复杂一些的包括人脸识别都可以集采完,快速开卡。”王磊说,“网点拿到的是白卡,约1元钱一个,在开卡时,网点能够共享全域的码号资源,用户也可以多种方式支付,如果用商户的钱开卡,商户立刻就可以获得我们的佣金和激励。”

相对于以前的虚商卖卡,一张卡有码号资源和开卡的基础资费,资本沉淀在每张固定的卡中。王磊认为,远特的创新体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所有码号和白卡全域共享,二是任何一个合作伙伴不用放多少资金,发展用户也很便捷,网点写号要实名认证,从商业手段和激励手段上都实现了闭环管理。

据介绍,远特从2017年5月推出一体化工具包到现在,已经有上万商户,远特将这种运作方式的整体称为卡盟。卡盟是远特面向合作商家与合作伙伴打造的互联网化业务发展经营管理体系,实现一点接入全网资源共享,数据透明实时结算,实现了与中国联通销售平台的打通,可以售卖非虚拟运营商号段的冰淇淋套餐。到2017年10月31,卡盟的一体化工具包已经经过9次迭代、22次升级。

“通过卡盟,我们降低了所有参与者的成本,使用白卡保护了卡商利益,而且还有中国联通销售平台打通后丰富的产品供应。”王磊说。

针对实名制做到极致简单地开卡,是远特突出的优势。远特看到的2018年机遇,是将这种优势在物联网中加以应用。

将物联网开卡做得极致便利

越来越多的智能可穿戴设备也需要开卡。如何将这种开卡需求做到极致地便利呢?

远特的办法是针对智能可穿戴设备开发SDK方案,而且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对将产品能力和运营能力开放给智能可穿戴设备商、智能车载设备商,或者智慧城市、工业互联网的集成运营者,其方式是APP+SDK,SDK方案中也有一张白卡,一样可以完成实名制申报,以及写卡、充值、客服和查询等,整个过程购买智能设备的用户可以自行完成。谈到设备商的SDK方案,王磊说,中小企业大约2周就能完成开发。

“我们希望用互联网思维来做销售。”一直从事通信行业、技术出身的王磊在发展远特时做了一次将电信级的系统和互联网级的交互与结算相叠加的尝试。“大家都觉得微信方便,我们就想能不能把我们的售卡做到像用微信那样方便。”无论是卡盟一体化工具包,还是SDK,都是在这一思路上做开发。

目前智能可穿戴设备、车联网设备销量越来越大,对SIM卡的需求也随之增加。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也将这一市场看作蓝海,在打造物联网网络体系以及联网平台。其实这也是虚拟运营商的蓝海。王磊说,卡盟SDK开放平台能够提供四种能力,一是芯片与解决方案,二是码号资源与eSIM方案,三是流量运营能力,四是大数据能力。在售前,远特可以为合作伙伴定制专属套餐;在售中,卡盟开放SDK,将业务能力集中到合作伙伴的业务平台中,提升用户使用便捷性和业务渗透率;在售后,对合作伙伴成本透明、实时结算、收益共享。

远特在实名制后的逆袭,使这家公司更看好未来增长。2017年,远特用户达到900万,在网用户500多万。“2018年,我们希望实现在网用户700万。”王磊说。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