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信息化 > 资讯 > 正文

赛迪网总裁、总编刘兴波对话神州易桥董事长、神州顺利办创始人彭聪:让创业的路平坦一些(2)

近两年,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鼓舞下,我国进入全民创业时代。伴随着群体创业潮的兴起,我国企业服务市场迎来爆发阶段,一跃成为全球最为关注、投资最为频繁的领域。近日,我们有幸邀请到 神州易桥董事长、神州顺利办创始人彭聪作客赛迪网直播间, 围绕企业服务等相关话题与赛迪网总裁、总编刘兴波展开激烈探讨。
发布时间:2017-09-21 01:28        来源:赛迪网        作者:

 聚焦企业服务中最高频的刚需服务。

主持人:这个非常认同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本身从政府的引导趋势来讲,就是在把门槛降低,大家都可以进入,都可以成为为社会去创造价值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您刚才说的很对,链接方式,过去大家是在一个大的企业里,我是一个雇员或者我是一个职员,现在我们门槛低了以后,就有很多机会,我成为一个合伙人或者我成为一个企业主,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我觉得您前面总结的很对,一个是大政所趋,就是党和国家的整个经济政策,还有一个是大势所趋,您谈到了政,谈到了势,最后谈到了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去创业,因为扁平化了这种信息革命带来的这种创业机会,成就了大家创业的可能。

我想正是神州易桥看准了这个巨大的机会,布局了这块业务,那么从现在为企业提供服务的这些机构里面来讲,确实我们现在有很多机构都是在为企业提供服务,尤其围绕中小微企业提供服务,行业内熟知的有很多创业辅导机构像I黑马,还有一些基于企业的要素需求服务的比如猪八戒网,还有定位在非常窄众需求,但也是企业必需的像阳光印网,这些机构都在通过建立某种平台,搭建服务商直通到终端客户去。同时易桥的角度来讲,我们核心业务跟刚才举的其他机构来讲,我们的核心业务差异在哪,我们优势在哪?想请彭总解答一下。

彭聪:刘总这个问题是现在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为什么呢?因为整个社会上会把大的商业分为2C跟2B,2C端非常简单了,基本上只要是跟人的吃穿住行相关,他更多的是一种商品流通环节领域的业务,我们多数会把它叫做个人和消费。

主持人:消费互联网。

彭聪:对,2B端的业务就非常复杂了,为什么呢?因为2B端的业务首先来讲非常宽泛,因为整个中国的企业原来是按照大企业、中大型、中型、中小和小,其实现在慢慢的很多口径按照国家和国务院的定义,逐步变为大企业和小企业了,当然这个小企业定位可能占了经济主体将近99%,可能要整个贡献的GDP达到60%,就业要达到80%。当然这些数据我说的可能并不是特别准确,赛迪的数据应该是更准确。

主持人:您说的基本准确,60、80、90。

彭聪:对,他们把大企业和小企业分成两层了,其实第一对于企业来讲是分层的,第二对于企业来讲,它有很多垂直领域,就像我们可以看到在去年的时候,孵化器、空间非常火热。

主持人:遍地开花。

彭聪:遍地开花,有不完全统计说中国超过1万多家孵化器,其实在响应国家,他们偏在我们眼里看叫空间服务,每家公司对企业服务的总结是不一样的,我们公司把面向企业的服务分成了三个大的板块:

第一个大板块叫商务服务。

第二个大板块叫营销服务。

第三个大板块叫资金服务。

其实仅仅就商务服务一个板块,它的垂直细分领域里面就有300-400款,就是非常宽泛。

主持人:您已经颗粒度很低了,你细分的颗粒度很低了,很细了。

彭聪:对,比如什么叫商务服务?你能够为企业提供拎包创业的机会,他就是商务服务。就像您刚才提到的搞印刷的,搞空间的,搞企业SaaS产品的,这个SaaS产品又分为OA、CRM和人力资源很多,或者搞企业招聘的,这些都是企业的商务服务,为什么?他要让企业主拎包创业,就把公共部分交给社会的第三方商务服务商去做,不管是叫IT支撑,还叫纯业务支撑,还是空间支撑,这些在我们眼里看都叫基础服务,所以我们会抽象出基础服务部分叫做商务服务。

第二部分,我们把它称之为营销服务,因为所有企业生老病死核心的本质还是如何进行供应链上下游的一个交易,其实做营销服务最典型的公司就是阿里巴巴,他最早的阿里巴巴B2B业务就是如何去解决找商家,我的商品怎么找到供应链下游,我的原料如何而来,我的整个批发给谁,其实阿里巴巴最传统,不是淘宝业务,而是这块业务。

最后一个板块是资金,对企业来讲他获取到资金的方式,无非是债跟股权,可能现在投资公司遍地都是,他们可能偏股权投资的,那对于债来讲,主要来自于银行和一些泛金融机构,那当然了,这里面又分为有抵押和信用,但是企业想获取到资金,他的方式就是债跟股权,偏股偏债。

所以在我们眼里看,我们把颗粒度分成比较粗的是基础公共服务类部分,我们称之为商务服务,而对于企业经营相关的叫营销服务,对于企业资金类,不管是供应链,还是服务链,整个跟资金打交道偏股偏债,我们称之为资金服务。所以我们会去这么看待这个市场,而对于神州顺利办来讲,我们偏向于去做商务服务里的最底层的服务。

主持人:那最基础部分。

彭聪:最基础,就是刚需,我们把它称之为高频刚需,就是你的出生,比如你的跟工商是刚需,你的财务代记账是刚需,你的报税是刚需,你招了员工的人力资源和社保是刚需,如何让你这个小企业员工享受大企业的福利,这是刚需,我们会从这种高频刚需入手,作为我们的核心业务。而其他类的业务,我们偏向于合作去做,所以我们只做高频刚需。

主持人:高频刚需是你们直营,是吗?还是也是整合资源?

彭聪:对于上市公司来讲,我们是全部通过直营和收购的方式来做。

主持人:就是你控制住这个服务机构。

彭聪:对。

主持人:保证服务质量。

彭聪:对,你可以理解为我们目前线下的运营中心,截止到今天有将近5000家,其中有2000家是由上市公司通过现金跟发股购买来的。

主持人:是控股的?

彭聪:百分之百持股的,相当于是我的直营网点了,另外3000家多数是我们的加盟商。

主持人:就是他们在业务上分层的。

彭聪:对,整个是区域的角度来讲,我们打造的“百城千店”的计划,中国目前为止在三线以上的城市都有我们的运营中心,用比喻的话讲,它更像是链家,更像是7-11,更像是顺丰的网点,是一个实体的,他要提供周围三公里为半径企业的基础的刚需服务,这是他们要做的。那其他的服务,是由他们去代理做的,我们会战略签约一些大的公司,只要对企业有赋能,就可以去做。

所以我们把公司的战略定为叫“圈地、屯人、赋能”,就是我们如何把面向企业的最后一公里做好,我们如何保持着我们经营可持续发展呢?我们把企业的高频刚需的业务,我们自营去做,这样我们“百城千店”都是有利润的,我们每迭代进去一个企业需要的低频偶发的需求以后,其实我们都会有利润。这样我们跟客户的黏度还会越高,所以整个公司从定位的角度来讲,跟目前市面上公司有一定差异性,差异化:

第一个差异化,很多公司会还停留在互联网阶段的平台型,而我们公司会认为互联网公司在今天这个节点,其实已经是水电煤的传统行业了,我的父亲74岁已经会用移动互联网了,其实它跟我们会用水电煤是一样,所以在我们眼里看,在很多公司还是在互联网平台上为企业提供服务或者去获客的时候,我们已经转到线下了,转到实体经济,我们认为跟企业必须得做到贴身,首先第一个差距就是您提到的很多互联网对企业的服务,我们认为一端叫服务端是互联网上的,企业端也在互联网上的,他在互联网上构建一个平台,这个红利和流量的优势已经没有了,我们需要回归到线下,我们必须要保证商家跟服务端能够很紧密的撮合。

如果要把我们业务比喻,我认为更像是京东的自营,会自己建物流,会自己去打通面向客户的最后一公里,而我们公司也是这样,所以回答您这个问题,第一个偏互联网类公司跟我们是有差距的,完全切入点不一样。

第二个差异,是很多细分领域里面,我们认为是大家共同在组成一个生态,我们只关注一百款还是十款,我们做的高频刚需,我们注重的是线下网络,别人的东西我们认为是只要对我的客户有帮助,是我客户需要的,我就会通过我的“百城千店”,通过我的服务人员去帮助到客户,也帮助到这个垂直细分领域里的客户这个企业如何去获取客户。

您可以理解为我们是最大的线下一张网络,我们希望提供的场景是企业可以拎包创业,我们业务的单元只做高频刚需,我们会很多政府和大的机构和大的企业这种垂直类的公司去细分,做合作。比如刚才谈到的黑马,目前也比较火,黑马前段时间IPO上市了,我也参加了他们整个上市庆典。

主持人:资本市场也认可他了。

彭聪:也非常认可,应该是估值给的目前比较高,所以像黑马主营特点就是偏向于他去做创投圈里的培训,他偏向于为中国的创业者去链接投资者,他去训练中国的独角兽,可能就是(23:29头部)的创业者,这是他精准的客户群体和主营业务。但对我们来讲,我们不太关注独角兽,我们关注的是泛企业服务市场,我们要构建这个网络,这也就意味着黑马的很多产品会在我们“百城千店”进行销售,我们的很多客户符合黑马的客户的标准会进黑马,包括他的体系里面去,大家变成一种协同的关系。我们在全国很多跟政府合作“双创”的空间和孵化器,黑马的活动也可以在我们空间里进行活动,这就是基于叫做双方的一个彼此的赋能,这样就形成一种业绩的生态。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词说的很对,彭总是一个包容性很强,前面这个阐述,我很认同您这个概念,竞争和竞合是不一样的,竞争是大家既有各自的领域和战场,同时又有很多合作机会,刚才您对黑马谈了很多,我对他也有一定的了解,其实从资本市场对于提供企业服务的平台和机构认同,这是好事情,等于生态越来越丰富,只有当一个领域或者产业的生态丰富起来的时候,这个前后衔接、维度之间的交叉和配合才可能形成更大的生态系统,才可能形成对公共的目标客群。

我们都是针对企业提供服务的,您刚才划分的很清楚,三类需求,商务的,营销的,资本的,创业企业有很多驱动要素,这些驱动要素有一些是刚需必需具备的,这个我们神州易桥或者神州顺利办来解决,你的漏斗口很宽,因为是最基础的部分,当企业成长了,需要到另外一个平台上去的时候,有一些是神州易桥可以去做连接的业务,也有一些可以跟生态里面其他竞合伙伴来共同支撑,所以我觉得这样形成一个矩阵式的服务,真正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企业创立起来,生存下去,发展起来的机会才大。

中国中小微企业、早期企业阵亡率确实是很高,基本上三年就会达到90%以上。

彭聪:我们说的是2.47年。

主持人:因为我们跟部里面中小企业一起探讨过这个事情,他们有统计数据,到了三年基本上90%就消亡掉了。

彭聪:我们称之为一个轮回。

主持人:基本上接近百分之百,中国企业的寿命,尤其早期创业的企业是三年以内,2.47年都在这个范围内。我觉得整个生态的建设和完善,包括大家之间竞合关系,找到结合点,建立起来良性的结合部,良性的输送关系,正向的、反向的、多维度的,这样的话,才能更好的服务于广大中小微企业,服务于创业者,我觉得这个话题阐述的很清楚了。

现在我还有一些问题,基于您业务选择方面,刚才您谈到的,我们顺利办服务的是企业刚需或者基础层,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可能稍微有点麻烦,政府现在又在推线上服务平台,浙江省政府很典型的只跑一次,他这个方式就是政府也在搭建互联网平台,也在搭建网络平台,来解决企业组建时候的一些刚需需求,我觉得这个之间会不会形成对合乎神州易桥业务一定的冲击,是补充,还是冲击,还是有迭代的效应呢,还是听彭总解答一下。

彭聪:刘总这个问题问的是目前社会上非常大的一个热点了,我还是先谈宏观,首先从战略层面来讲,我认为做2B服务类的服务商,都有一个情怀,他是在通过帮助中国的亿万企业成长从而获取到自己的成长,基于这个大的情怀和格局,我们可以看到,首先越多的人去做这件事情,它是一个好的,它不是一场零和的博弈的竞争的关系,而是说只要中国的创业和就业环境越好,中国的实体经济触底反弹的时间就会可期,这是一个利国利民的事情,它不像一个传统的消费和个人互联网里面说有你没我,因为我必须要垄断这个市场,而对于企业服务类市场,其实大家站在最高处看到我们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就是通过帮助中国亿万企业的成长。

比如您刚才提到企业每三年就是一个轮回,在信息时代的今天,轮回又被加速了,可能越来越快了。

主持人:换血的速度越来越快。

彭聪:就像我们小时候企业成长周期非常稳健,然后到衰落了,一般一个企业能活十年、二十年,今天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像滴滴和单车,其实一年两年就起来了。

主持人:很陡。

彭聪:但是你看它衰落的时候也会很陡,突然有一个连锁的就关门了,这以前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所以都是一种轮回被加速,所以在我们眼里看,如果你从一个企业家的角度,或者你通过政府角度去看,共同去打造中国的创业和就业的环境,这是一个好的事情,这是一个对的。我认为这是宏观战略层面。

你从微观层面来看,其实政府正在由监管向服务去做转型,政府应该把服务做的更好,但是中国毕竟会遇到一个在有限的行政资源的基础之上,要去做无限的企业服务,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这个可能说的偏有些极端了。

主持人:这个我认同,政府做服务的可能性是不大,因为服务是需要,刚才您提到关健词,往回追溯一下,彭总刚才提到圈地、屯人、赋能,政府不具备圈地、屯人、赋能的力量,所以只有有网点圈地,有屯人,就是有服务能力的人。

彭聪:对,工匠、手艺人。

主持人:有人,还要有服务能力。

彭聪:就是更多生态的人加入进来。

主持人:政府本身就不具备这样三个要素,甚至正在缩减,在压缩整个政府的规模,压缩职能覆盖的范围,所以从国外来看,从发达国家来看,确实政府更多的服务是由第三方完成的,或者是由公共的平台来承担。

彭聪:对,是这样的。

主持人: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您回答的很巧妙,彭总在谈到,我刚才问到政府扁平化或者服务化会不会对第三方服务商产生冲击的时候,我觉得彭总讲的很清楚,就是政府有这个意愿去提供更好的服务对接,为企业或者为个人办事提供便利条件,但是企业数量庞大,分布广泛,政府首先在圈地这个层面,他的网点不可能是像链家一样变得到处都是,只有真正从互联网向线下延伸的这种业务,才可能实现线上线下的一体化整合,就像我们顺利办有天地人三网合一。

彭聪:对,我们把它称为三网合一。

主持人:三网合一,天网、地网、人网,一定是几种网络整合在一起才能立体化的服务,所以刚才这个问题讲的很对,我之前一直有困惑,如果有一天政府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建立服务化了。

彭聪:其实我还差一个话题就把你这个问题就全部回答完了,因为过去我们都在讲一个短板利润,就是对一个经营主体企业补充他的短板,现在我们都在讲长板理论,其实政府把,首先我们认为说政府既代表监管,又代表服务,这就是很难去权衡中间的关系,其次我们认为在有限的行政资源想做无限的企业服务,也比较压力,第三个逻辑是说对企业来讲,他所需要的服务是多方位的,他只需要发挥他的长板就行了,那政府把他叫只跑一趟腿的这种服务做的更好,那可能对神州顺利办来讲,我就会做基于政府基础之上,企业的其他短板的服务,这样就可以让企业的创业环境更好,也就是说让中国创业更容易,让中国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他的生命周期更久,或者是降低他的创业成本,或者是即便创业失败了,他的损失也不会那么大。

我认为这些逻辑,我们跟政府不是一个竞争关系,我们认为政府做的越好,我们越高兴,因为对企业来讲,他一定要有很多短板外包出去,政府给他补了一些短板,我们再帮助补一些短板,政府也在宣传说我怎么简政放权,让企业更容易。那我们也在宣传说我们怎么给企业贴身、贴心的服务,其实这个市场就会越红火。然后中国创业门槛越低以后,就有更多的创业者诞生,那中国的企业生存周期又会越久,那停留在我们平台上,你核心一看,那客户数在增加,他的周期变得更久,你可做的业务范围就更多,所以它不是一个坏事情。对我们来讲更是一个好的事情。

主持人:是,这个确实是这样,从企业的生存和成长过程是需要多维度、多角度的服务,而且这个从政府角度来讲,现在从总理提出“双创”,现在“双创”已经变成总书记条件,就是说明国家更加重视,这种重视一定会使得这个行政部分,就是政府服务部分升级,这个会迭代、升级,会拉动,为第三方服务商提供更大的空间,填充给…

彭聪:对,我们基于政府这个平台更加的去完善企业的短板,最后让中国实现拎包创业,我们经常有个比喻,神州顺利办致力于孵化未来所有企业,我们更认为我们是把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做成一个大的孵化器了,我们更像是一个插座,我们背后是在链接政府的资源,政府把服务做的越好,其实我们链接的越容易,然后我们还会链接很多社会的资源,比如像赛迪网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社会资源。

主持人:谢谢。

彭聪:比如提供了很多基于工信部下面的产品线,那对于赛迪网来讲,全国去找这些企业或者这些企业来找赛迪网都很难,但是我可以帮助中国这些企业去链接,这只是在举一个例子。所以我们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插座,很多创业者、企业和未来经营主是插销,他插在我们插座上面,我们插座的底层也就是这个线路板就会有政府、有大的公司和国有企业,也会有很多社会的第三方公司,也会有很多上市公司和大的工匠和手艺人的垂直领域,这样我们把他们资源整合好以后,其实是共同打造一个好的生存,真正的把中国的创业就业环境做好了。

主持人:谢谢,彭总也帮我们做了一个广告,赛迪网确实也是,我们其实是为企业提供服务的不同维度,我们更偏咨询、信息,这可能不是刚需,但是也是企业成长过程中必要的一些赋能过程。

彭聪:一个能力素质的提升。

专题访谈

中国制造2025之“三大转变”

面对快速变化的国内、国际经济形势,中国制...[详细]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