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共享单车要从共享到共治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宣布暂停在北京市新增投放共享单车(9月11日《北京晚报》)。至此,包括上海、深圳、广州、北京4个一线城市在内,全国共有12个城市先后宣布暂停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
发布时间:2017-09-15 09:09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金泽刚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宣布暂停在北京市新增投放共享单车(9月11日《北京晚报》)。至此,包括上海、深圳、广州、北京4个一线城市在内,全国共有12个城市先后宣布暂停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郑州交警还建立共享单车“黑名单”,违法者将被禁骑;天津要求每1万辆共享单车配备不低于50名服务人员等。此前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共享单车市场开始发挥积极的指导作用。

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数量接近70家,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由于共享单车发展势头迅猛,单车的数量以及企业不断增加,“无桩单车”在给民众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出现了乱停乱放和随意损毁、占用行人道和机动车道、故障残破车辆回收不及时等明显的社会问题。其中的主要原因无疑与单车投放数量有关。可以说,单车的数量已经超过城市道路的承载极限,并且无节制地占用公共资源。由此不难想到,一直以“共享”为名的单车,是否真的是在发展“共享经济”。

其实,共享经济的概念诞生得很早,1978年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提出。一般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我们通常所理解的“共享经济”的内涵主要是通过将人们所拥有的资源有偿租借给他人,使未被充分利用的资源获得更有效的利用,从而使资源整体利用效率变高。因此,闲置资源是共享经济产生的物质基础。比如,以出售卖家闲置资源为主的交易平台“闲鱼”,可能更能体现“共享经济”的精神。因此,既然是利用闲置的资源,说明商品的总量是不增加的,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提高利用率。而“共享单车”一直是在增加资源总量,而非利用闲置的资源,由此增加了城市的管理负担。这样一种“租赁经济”与“共享经济”的初衷未必完全吻合。或许正是因此,交通部在今年5月份出台的文件中,也已将共享单车命名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只不过共享单车已经成为了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

从现在道路的实际情况来看,尽管有规定不再新增投放车辆,但不少一线城市的道路拥挤状况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尤其是在公交车站、地铁站出口,共享单车扎堆叠加的情况依然突出,这给城市管理带来的挑战亟待解决。针对乱停乱放的问题,北京某法院曾受理过一起案件,一物业公司认为“摩拜单车”在停车场乱停乱放,影响了其物业管理秩序,因此起诉摩拜,索要管理费用。这也是因共享单车停放混乱而导致的首例民事诉讼。

要解决这个问题,显然解铃还需系铃人。除了依靠政府的引导和帮助以外,主要还是企业自身应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例如,一些共享单车没有G PS定位造成管理不便,或者由于车辆投放速度过快,一些企业对车辆的后期跟踪维护力度明显不济,有的单车因为锁具容易被破解,引发了少年骑车发生交通事故身亡的事件,等等,这些都是企业应该考虑的问题。

除此之外,另一个引起关注的问题则是人们所支付的押金缺乏监督,可能造成纠纷与市场风险。例如,今年8月,江苏町町单车“跑路”,公司失联,使得有些用户押金未退,这势必损害消费者的权益。在法律上,共享单车的押金属性比较模糊,从一些企业的做法看,它们看上的是单车服务市场的前景还是押金本身都是个问题。有的企业进入共享单车市场,只是希望通过这一项目进行融资,并借助风险投资进行资本经营,或是把消费者押金当成经营的资本。一旦失败,消费者的押金就成了“牺牲品”。为此,相关部门应该考虑如何帮助消费者维权,监管部门必须履行好监管责任,不能坐等更大的风险出现。

不可否认,单车解决了诸多民众的出行需求,单车市场能够如此迅猛发展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但单车停放也影响其他人的路权分配,带来了不少社会问题,要保证其健康发展,还需要对整个单车行业的乱象进行有效治理,形成统一的行业规则与行业标准。例如,可以与保险公司合作探索新型的保险机制,以有利于民事损害赔偿纠纷的解决;加强押金监管和政府部门的协助管理,限制投放单车数量和规范投放地点;对不守规则的骑车人采取限制、禁骑手段等。更重要的是,单车企业自身要真心实意地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而不仅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将“共享单车”当作一种资本炒作的工具。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