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慧城市 > 新闻 > 正文

阿里健康柯研:影像AI是有希望落地的领域

影像更多是机器分层学习的概念,你会发现影像相比其他医疗技术在引入人工智能上更简单,更直观。更关键的是,人总有疲劳感,你看手机、电脑的时候会疲劳,但是机器不会累。
发布时间:2017-07-14 09:11        来源:蓝鲸健康        作者:

7月11日,阿里健康和其参股公司万里云一起推出针对第三方医学影像平台的医疗AI“Doctor You”。自从去年3月阿里健康以2.25亿元投资万里云,占其25%股份以来,这是阿里健康在医学影像领域的又一重大动作。

为什么不断在医学影像领域发力?阿里健康在这一领域的投资能否最终接地气,带来合适的盈利?未来国内的互联网医疗市场,很大程度上被尚未出台的政策所左右,阿里健康对此有何认识?

为什么选择医疗影像市场

2016年3月,华润万东和阿里健康分别发布公告。华润万东的公告称,华润万东、万里云与阿里健康签署协议,万里云注册资本由人民币800万元增加至1066.67万元,新增注册资本266.67万元全部由阿里健康以货币资金认购,阿里健康为此投入2.25亿元。增资后,万里云的股权结构为:华润万东持股75%,阿里健康持股25%。以此计算,万里云的估值高达9亿元。

万里云披露的数据显示,万里云2014年税后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盈利170万元,2015年则是亏损175万元,截止2015年末,万里云的净资产仅为1390万元。针对这样一家公司,阿里健康似乎没有必要给以如此巨大的投入。

蓝鲸健康:阿里健康为何如此看好尚在亏损中的万里云?

柯研:我们非常认可万里云的发展方向,我们认为,这种模式也是中国未来医疗影像的发展趋势之一。

在技术方面,我们也认可它代表影像行业未来的发展。首先,影像更多是机器分层学习的概念,你会发现影像相比其他医疗技术在引入人工智能上更简单,更直观。更关键的是,人总有疲劳感,你看手机、电脑的时候会疲劳,但是机器不会累。

所以,我们认为在影像领域是人工智能发展最快,应用最切实的领域。特别是在作为医生助手上,可以帮医生承担最简单、最基层、最重复的工作,说白了就是把没病的例子筛查掉,让医生把主要的时间都用在病人身上。

蓝鲸健康查阅发现,根据火石创造发布的《医学人工智能产业图谱和投资趋势分析》报告显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领先的AI研发中心,医疗人工智能公司从1998年的3家增长到2016年的36家。根据2017年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可统计的医学人工智能公司达到144家。

这其中,主要从事医学影像的公司为25家,说明医学影像是医学人工智能最吸引人的分支之一。依据披露的融资金额,医学影像人工智能领域共融资11.6亿元人民币,在医学人工智能领域仅次于辅助诊疗和语音交互,列第三位。

如果查看阿里健康的业务板块,其对医学影像领域的重视颇为明显。其官网显示,智慧医疗是其重要的业务方向,而在智慧医疗中,包含互联网医疗、人工智能和健康管理三个方面。在人工智能方面,医学影像云平台则列在显著位置。

蓝鲸健康:利用这一人工智能应用于医学影像的产品,我们如何收费?能够实现盈利?

柯研:在人工智能领域,或者在互联网领域,场景大于数据,数据大于算法。所以,最核心的是场景。我们不纠结是医生,还是医院、还是患者个人愿意来付钱,你的产品体验好,可能是患者付费,或者医院付费,也可能是医生付费。我们相信,只要有场景,就会有人愿意来付这个钱。

比如说,某些场合下,村医没见过一些病,如果有一个全科智能监测系统,可以帮助判断下一步是转诊到上一级医院,还是吃药,还是回家睡一觉就好。这一块钱也许是医保来付,也许是患者来付,也许是村医自己付,这都有可能。

在商业模式方面,我们阿里健康自己在摸索,也在跟万里云合作探索。

政策的支持是促进移动医疗领域AI运用的关键之一

蓝鲸健康:您认为AI大规模应用国内医疗市场的瓶颈有哪些?

柯研:总体来说,如果要进到医院,我们认为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解决医生对人工智能的理解;第二,解决医院对人工智能的认可。第三,政府对人工智能的支持。

国家非常支持人工智能的发展,希望让大家自己来摸索其发展道路。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跟很多医院、专家、院士在不同程度上都有合作。他们的思维是开放的,愿意跟我们共同研发、来改进,来做属于中国人自主、安全、可控的人工智能系统,也愿意在他们的医院、医联体、区域里推广应用人工智能系统。所以,我们更愿意把这些专家的思想,把他们的经验,做成人工智能来落地。

这里面要解决两个主要的问题:第一,解决农村与城市之间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第二,解决医生之间的薪火相传问题。很多知名专家带博士、带硕士一年最多带10个,带了40年可能带400个,但是如果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把思想、经验传承下来,就可以带更多的人。

蓝鲸健康:美国已经实现对互联网医疗立法,很多州都允许医生通过互联网给患者开处方,而我们还没有这方面的立法。从这方面说,我们在AI应用方面是不是和美国差距很大?

柯研:我们在医学影像领域的人工智能方面和国外相比,并不落后多少。现在世界上互联网医疗探索走在前头的就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

我们可以比较目前互联网领域的超级公司,它们都出现在美国和中国,比如美国有facebook、微软、Google,中国有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这都是因为两国的政策提供了机会。而且我相信在医疗上,我们的政策也会是开明的,同样会带来机遇。

至于对互联网医疗的立法,我觉得要给政府一点时间。这是个全新的领域,我们相信立法者也需要时间学习一下。因为医疗是一个事关生命、非常重要的领域,我们所有人的健康都系于这个领域,所以给出时间让政府考虑,慎重决定是对的。

不过,虽然对互联网医疗严格管理是好的,但是在严管之中还需要给企业一些创新的机会,否则可能会让我们在发展中落后于其他国家,给未来的医疗健康行业带来损失。

我认为,还是存在着这种可能:也许,在人工智能应用方面,我们会比美国走的还好。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