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信息化 > 资讯 > 正文

邹昊:人工智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个最大的支撑技术,将引领未来产业变革

日前,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硅谷Abundy科技公司创始人、美国斯坦福大学客座教授、清华大学讲席教授邹昊在中关村并购母基金主办,深交所中关村创新创业企业培训基地、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协办的 2017中国·软件业投融资趋势论坛上做主题演讲。
发布时间:2017-06-30 12:27        来源:赛迪网        作者:赛迪网

日前,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硅谷Abundy科技公司创始人、美国斯坦福大学客座教授、清华大学讲席教授邹昊在中关村并购母基金主办,深交所中关村创新创业企业培训基地、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协办的 2017中国·软件业投融资趋势论坛上做主题演讲。

IMG_0846

硅谷Abundy科技公司创始人、美国斯坦福大学客座教授、清华大学讲席教授邹昊

以下为演讲实录:

邹昊:谢谢大家。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老的学科,并不是最近几年才有,已经有70年的历史。我刚开始去美国斯坦福读书的时候,遇到一个50年代就做人工智能的老学者,还跟他聊了一下在50年代做的人工智能神经元的第一章。那个时候人工智能发展不是很完善,他们用了很大的工夫,设计了一个模拟电路,这个模拟电路模拟人的神经元触发一个状态。虽然这是70年前做的,这个是非常大的意义。

人工智能随着发展历史有几波特别火,也遇到低谷,像我们常说的人工神经网络也不是最新的概念,在90年代有广泛的说法。但是那个时候由于计算能力和软件的算法不是特别成熟,包括我们公司和学校团队的成员,差不多2000年拿了神经网络的博士,虽然拿了博士,但是研究来研究去没有效果。摩尔定律之后,使得现在神经网络连接的算法得到大幅度的提升。2012年,是最新一波神经网络的发展,由深度神经网络或深度学习而带来。

简单讲一下深度学习,跟以前的算法有什么区别和不同呢?首先是必须深入模拟人脑,以前效果不是特别好,以前的算法不是特别高,现在我们做得一些研究,或者一些应用都是一百多层,或150层的神经网络。这样的神经网络,相对于人来说是比较初级的,在神经元的数量和连接上已经超越了蚂蚁的连接数量,达到了差不多了蜜蜂的程度,但是蜜蜂跟人有非常大的距离。可以想像,从蚂蚁到蜜蜂的角度来讲,个体的能力比较弱,通过网络连接,通过大的蜂群、蚁群完成的功能比较多的。人工智能在很多领域,通过分布式计算,把很多小的个体的机器连接在一起,可以处理非常多的工作。

另外一点,我想谈的最新的学习架构跟我们以前几十年所做得东西有什么不同呢?因为基本上我们以前所用的人工智能都是硅谷定义的,或者做一个专家系统。举一个很好的例子,差不多接近2001年的时候,IBM的深蓝打败了国际象棋大师,那时候是一个公认性的效果,就跟现在阿尔法狗打败了李世石和柯洁。IBM深蓝用了一个算法专家,结合了特级国际象棋大师决策起来,这种系统做出来了非常像我们现在,不管是金融、医疗健康、教育领域做出来的系统。一个团队里面,几百人、一千人做出来的系统,更改起来非常麻烦。对战的时候,某个象棋大师发现有一个漏洞,如果要更改的话,找到这个漏洞,进行分支一些决策的修改,意味着研发成本非常高,而且自我衍生能力非常弱。这也是深蓝跟国际象棋大师打赢了之后,好像是3:2,象棋大师还不服气,要打一局,当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IBM宣布退役了。阿尔法狗也退役了,并不是柯洁打败了。整个系统神经网络,里面研究团队里面研究员业余六段,可以打败20段阿尔法狗,也退役了,跟60个大师打败了以后,把柯洁打败了以后,就退役了,两个退役是不一样的。

现在人工智能不是搜索办法所做出来的模拟人类专家,把人类的专家判断的一些准则规则化做的人工智能,有自动的学习能力自动衍生能力,相当于以前的系统来说,对于我们科学家来说是一个黑盒子,做一个发明人,黄博士发明了阿尔法狗之后,也打不过,相当于一个自我学习的系统。

现在接下来讲一下人工智能最新的演变,我想谈一谈人工智能是怎样引领产业变革的。我刚刚从大连夏季达沃斯回来,达沃斯的主题叫第四次工业革命。人工智能其实是这次工业革命一个最大的支撑技术。我们可以想像,之前的工业革命,蒸汽机发明了,把人从非常粗犷的体力劳动解放出来。还有电气化,把人从流水线解放出来。后来的信息化。这次产业革命化,把人的脑力解放出来,现在做的一些高考机器人,再学一学,可以把高考的状元打败了,那时候何去何从,将引发思考。我小学的时候学过算法,那时候珠算是一门非常严肃一门课,一直在那里算,包括心算。现在小学,算盘已经卖不出去的,现在的改革比我们以前所经历的智能变革影响都要大得多。

那么,在引领产业变革的时候,到底哪几个产业能够最快,而且最先颠覆和变革呢?我觉得,单个重大的行业,我是非常看好人工智能在这个方面的应用。我以前是做投资的,金融行业里面重复性的劳动相当多,比如高薪水的工作或低薪水的工作,脱离出来。二级市场的投资,高盛做股票或几百号人现在几个人,几个计算机、程序员、管理员维护这个系统,其它人已经消失了,没有办法在成本上或在稳定性打败机器。在很多二级市场里面,我们发现大数据支撑的二级市场里面,机器发挥着非常大的作用。美国和欧洲最新发布的一些基金,相当程度上来讲,都是量化基金。一些主观的基金越来越少。当然从我一级市场打交道非常多的,需要验证非常多的基金,一级市场投资来讲,几十年相当程度是人来主导的。二级市场我们慢慢看到,机器人已经发展越来越大。

另外一点,我讲一下现在科技公司发展得非常快。比如现在非常火的金融科技来讲,现在认为金融科技领跑世界,美国公司很难撼动大银行,像蚂蚁金服体量上还有整个专业程度上,包括计算机人才组成,包括文化体系上,对传统金融行业产生了很大的挑战。也有很多金融行业变得自动化。大家贷款用的很多,包括贷款做了很多的验证,现在小贷是机器化,从客观上、准确性上来讲,相当程度上在未来几年慢慢被机器所替代。我们在学校,还有在公司里面的研究很大一部分程度,跟国内外大型机构做了很多研究和系统的布局,我看到效果和趋势,未来几年之内,原来人工的流程变成全自动化的系统。

另外一点,我想谈的能够被AI所变革或所颠覆的,其中之一就是医疗健康行业。这个行业在中国发展速度比美国快得多,也会在一定程度领跑全世界。在斯坦福和清华的时候,我不是做医疗健康的,有一些医疗健康的老师和同事,找到我,希望计算机的人能够介入进去。我们看一下,中国医疗体系做了很大的改革,让好的医生沉下去,到地级市到乡镇的诊所去,解决所有人涌到北京三甲医院去看病的问题。初衷非常好,但落实起来非常困难,但是中国好的医生和好的医疗资源集中北京、上海大城市。第二,真正好的医生和一般水平,或者水平差一点的差距非常大。中国大病的误诊率,我国GDP世界第二了,社会发展程度这么大,误诊率,包括一些大病的误诊率比全球的各个国家高了许多。这其实跟我们医生的收入,整个医疗体系,几十年来积累下来一些问题有关。我国病人远远超过发达国家的数量,医生培训上岗的水平亟待提高。这是一个劣势,也是一个优势,我前几周跟上海一个医院,也是一个中国乳腺一把刀的大夫,给万人大会做过演讲。我非常震撼。到了医院,医院大厅有几百号人,挂一个号两个小时,不一定挂得到。第二点,外面还有几千人,整个门诊围了一大堆人,几个保安拉着进去,聊了几分钟已经到时间了,有的病人挂号几个月,一两天火车跑到医院来,我也没有办法,有的病人说等了几个月,坐一两天火车过来,一两分钟打发走了,经常叫保安,坐着地上抬下去,下一个病人才可以进来。像这种医疗资源极度短缺的时候,这个时候改革的话,要培养出好的医生,好的人员可能花10、20年的时间培养出来。但是中国医疗短缺的问题是非常急迫的问题,人工智能在癌症的早期诊断,报精准医疗,其实我们做得一些实验在性能上超越了一般或三甲医院一般的医生,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的医生。通过医生合作,能够达到国内最好的三甲医院的水平,这是最有效的,更快解决目前医疗体系一些系统性的问题。

最后一点,现在做得所有分级诊疗,所有的变革都要大,不管做分级诊疗还有技术上的安排,真正好的医生很难下到县级去。病人得不到最好的治疗还要到北京来,能够证明人工智能的设备达到最好医生的水平,在全国范围的推广和整个社会的变革,我们跟最好医生的合作很多相应的研究。

最后谈到一点,另外一个大环境,改变我们教育体系,包括怎么培训医生,培训金融的从业人员,培训学生的教育学家。发展到人工智能,现在有一个新的想法叫G点理论。从摩尔定律理论来讲还没有消失,按现在计算机的能力和进展,大概到2050年左右,整个计算系统,甚至单机计算系统和神经元的数量,基本上达到一个人的数量。也就是说,当计算机有了人脑,强大的算力和神经元结构的话,对人类社会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人学习一件新的事物不是马上学会的,学数学、语文有计算能力。一个一个计算机装上眼睛、人脑的从幼儿园水平开始学起,能不能达到人的水平。现在人工智能初级的水平,大数据是非常重要的领域,人工智能需要大数据的支持。

柯洁其实比阿尔法狗厉害很多,柯洁从开始下围棋,一直下到5万盘围棋左右。但是阿尔法狗为了达到柯洁的水平,其实看了几千万个棋谱,一天下几百万、上千万的棋谱,围棋是规则。让阿尔法狗下五万盘,别说打败柯洁,连我也打不过。为什么大家重视大数据,因为需要海量的数据,人学会一倍的水平,人工智能需要一百倍。像人脸识别上亿的图片去训练人工智能的系统,是超过人的。我们现在做得一些最新的研究,实际上把这个数据越来越像人的学习过程,包括一些新的算法,不是看几百万、上千万的,而是一遍、两遍,语言式的描述,这样计算机系统把相应的数据、相应的模式抓取起来。未来几十年,最近有比较大的突破,未来几十年有大的突破。整个大的趋势,仿生、内脑的研究做了几十年,计算能力,人工智能把初步的脑力解决出来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正在发生,而且在未来五年、十年甚至20年,对我们整个舆论社会产生了无与伦比,非常大的影响。

谢谢大家。

专题访谈

中国制造2025之“三大转变”

面对快速变化的国内、国际经济形势,中国制...[详细]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