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行业新闻 > 正文

回归“守门人”角色 家庭医生需突破三大瓶颈

在比拼签约率的同时,我们是否忽视了家庭医生作为家庭“守门人”的角色呢?又是什么阻碍了中国家庭医生发展进入正轨呢?
发布时间:2017-06-30 11:09        来源:蓝鲸健康        作者:

在比拼签约率的同时,我们是否忽视了家庭医生作为家庭“守门人”的角色呢?又是什么阻碍了中国家庭医生发展进入正轨呢?

6月28日,青岛市和宁德市相继公布了家庭医生团队签约服务实施方案。近日,湖北省和辽宁省也纷纷表态,今年年底签约服务率要达到30%以上。自2016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以来,各省市发布家庭医生团队签约情况就成了一场赛跑,在新闻战场上捷报频频,但就家庭医生签约的指导文件上来看,各省市的签约形式、费用以及服务种类仍是大同小异。

在比拼签约率的同时,我们忽视了家庭医生作为家庭“守门人”的角色,家庭医生制度不单只是就医场景发生了变化,它应该满足民众更深层次的健康管理需求。那么,是什么阻碍了中国家庭医生发展进入正轨呢?

全科医生缺口大 培养机制难跟上

浙江温州、宁波等地把每个家庭医生能够签约的患者数建议上限规定为1000人,远低于WHO和WONCA规定的2000人的世界标准。可见,我国一个家庭医生服务1000人左右时,工作已近饱和,更别说服务质量了。

现阶段家庭医生主要包括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注册全科医生(含助理全科医生和中医类别全科医生),以及具备能力的乡镇卫生院医师和乡村医生等。有的全科医生五天工作日中只有一天履行家庭医生的职责。

中国有13亿人口,按每个家庭医生负责2000人来算,共需65万名家庭医生,而全国现有全科医生不到21万,理论上全科医生缺口高达44万。

国家卫生计生委基层司副巡视员刘利群曾表示,全科医生的培养作为人才问题已是制约家庭医生服务的关键问题和瓶颈问题。

医联纵横创始人李昊认为现在国内倡导的家庭医生签约制度合理但是不现实,虽然叫做全科医生,但是水平并不达标。国外全科医生培训是精英教育,医疗水平和专科医生相当,能够诊断并治疗90%的疾病。

国家卫计委已经启动实施了全科医生“5+3”(5年临床医学本科教育+3年全科医生规范化培养)的规范化培训和“3+2”的职业助理全科医师培养。有媒体报道,过去几年,相关部门已经培养了3.7万“5+3”培训的全科医生。

不仅如此,高校和医院也都在尝试建立和完善全科医生的培训机制。五年前,北大医学部设立全科医学系的初衷就是建立一套符合国情的全科医生培养体系,推进全科人才培养;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首创全科医学专业为导向的垂直分层教学培训模式;齐齐哈尔医学院、海口市人民医院等也都在短暂的全科医学教育发展中形成了独特的“基层培养模式”。

家庭医生政策向好,资本敏锐地捕捉到家庭医生培训的巨大市场。不过,在具体操作过程中也是困难重重。安好时代CEO施锦标向蓝鲸健康表示,家庭医生培训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培训师资力量严重不均衡和基层医生培训动力不清晰的问题。

收入低 家庭医生力争市场化

6月20日,国务院法制办就《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和《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公开征求意见。意见征求完成后于7月1日正式实施,这意味着中医诊所开设将完全放开。中医利好的同时,西医诊所也在寻求松绑,然后由于西医的特殊性,在国内市场化进展缓慢,这非常不利于家庭医生在中国的可持续。

早在2014年,协和急诊女超人于莺就在微博上提出:接受正规8年制医学教育的博士毕业生,在大型三甲医院工作12年的大夫,想通过正规途径办个正规的诊所怎么那么难。

如果不开放设立西医诊所,那么拥有编制的家庭医生的工资和工作量是否匹配呢?

按照目前各省市的家庭医生签约的指导文件来看,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费由个人缴费、医保基金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专项经费三部分组成。全科医生在原本的门诊工作基础上,增加了长期监管社区居民健康的任务,而仅仅只能获得人均10元左右的签约收益。这如何激发家庭医生的服务积极性?

且不说国外的全科医生工资是社会平均工资的3-4倍,如果一个中国家庭医生要负责2000个居民,相当于500个家庭,假设每户每年生一次病,家庭医生一年只服务500次,而这一次,还包含了政策里的费用减免,因此,除非政府补助收入中的大部分,否则,家庭医生很难有合理的收入。

业内人士告诉蓝鲸健康,除了家庭医生技术水平的问题,利益分配机制和各级医疗信息互联互通是阻碍家庭医生签约和服务的两座大山。

家庭医生标准化建设缺失

在全科医生制度建立最早的英国,全科医生会有一套强有力的临床路径指南。发达国家的家庭医生会人手一个iPad,随时记录并上传服务对象的健康信息。整个流程标准化程度很高。

在中国,由于各省市家庭医生签约制度的不统一,标准化管理的缺失,各地基层家庭医生的工作流程无法统一,不利于服务的高效和信息的汇总。

只有突破以上三大瓶颈,中国的家庭医生才能回归“守门人”的角色,医生才能真正的聚焦到家庭本身,帮助他们做好健康管理工作。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