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企业专区 > 正文

“激进的乐视又回来了” 2.0加强版 超级电视最高直降1000元

“激进的乐视又回来了。”5月16日的乐视共享电视发布会上,当时的乐视致新总裁,现在的乐视网CEO梁军如是说,“现在整个行业都在处在调整期,都处于比较痛苦的阶段,我最近也在思考,是否要让乐视致新这么快盈利。”
发布时间:2017-05-26 11:56        来源:赛迪网        作者:赛迪网

“激进的乐视又回来了。”5月16日的乐视共享电视发布会上,当时的乐视致新总裁,现在的乐视网CEO梁军如是说,“现在整个行业都在处在调整期,都处于比较痛苦的阶段,我最近也在思考,是否要让乐视致新这么快盈利。”

图片5

彼时,乐视发布共享电视超4 X55M,定价3699元起;推出大屏终结者超4 X75,定价10999元,腰斩同尺寸全渠道行业均价;同时,将超4 X70由10999元下调至9999元,让70吋电视重回万元以内。

业内一度认为,乐视即便在大尺寸上作为两倍性能、一半价格的“价格杀手”再度回归,依然无法止住近期互联网电视品牌的颓势,撼动不了主力消费市场。可惜他们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局。

5月26日,乐视又搞了“一件小事”,宣布超级电视最高直降1000元,即前面提到的除超4 X70直降1000元外,超4 X40直降450元,调价后1799元另含一年超级影视会员;超4 X43直降400元,调价后1999元含一年超级影视会员。

图片6

众人惊呼,原来这才是梁军口中说的“激进的乐视又回来了”2.0加强版,目前电视行业这样艰难的大环境下,乐视是要干死一票电视品牌,很多品牌怕是得咬碎钢牙往肚里吞,对乐视恨之入骨。

乐视逆势降价给全行业出难题,截胡618其他品牌跟还是不跟?

奥维云网数据显示,今年五一促销期间,国内彩电销量176万台,同比下降13%;销售额64亿元,下跌2.5%。这是延续了今年一季度的低迷行情。群智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中国电视市场出货量为1169万台,同比下降14%。中怡康数据显示,今年首季中国电视机零售量同比下降12.5%,零售额亦同比下降6%。

导致的结果是,海信电器股价持续走低,一度闪崩。报告显示,海信电器今年一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2.69亿元,同比下滑49.53%。创维一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和利润额双双下滑,利润下滑幅度接近8成。TCL一季度财报显示,虽然彩电业务整体业绩好于同期及其他彩电品牌,但其自身中国市场液晶电视销量也同比下降了7.7% 至221.6万台。

原因正出自梁军在此前《论乐视超级电视的持久战》中所说的:第一,这几年大量新互联网品牌进入缺乏有效增长的智能电视市场,提前透支了未来几年的销量;第二,整个电视行业都面临的原材料成本上涨,导致整体电视产品出现持续性的价格上涨,抑制了部分电视消费需求;第三,国家经济大环境,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调整,电视产品销售缺乏房地产行业有效的拉动;第四,消费结构向中高端升级,中国用户愿意为优质产品买单。

而乐视此次逆势降价的“小事”,无疑给全行业出了道大难题。眼看618电商节在即,跟,无疑将会继续加剧亏损;不跟,市场不仅会被乐视重新抢夺全面收复失地,还会进一步扩大占有率。

友商们又该挠头抓狂,这个端午节怕是不好过了。

站在自己对立面的乐视,品牌跟现金流都想要

乐视超级电视从今年2月推出分体超4 Max65/55,到3月推出全面屏无边框Unique65/55,再到刚刚过去的5月16日推出量子点新分体Unique75,一度给外界的印象是,放弃价格战,转战品质和高端,从模式探索到开始主导行业标准。

梁军在《论乐视超级电视的持久战》也曾说过,纵观全世界的企业,没有一个企业是长期靠卖低价取得真正成功的,国内曾有很多手机品牌靠大量低端产品短暂在销量上放量,但因品牌屌丝化,销量快速断崖式倾塌。

然而,仅仅过了一周多的时间,乐视就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重新拾起价格武器。

显而意见,对于现阶段的乐视上市公司体系而言,乐视超级电视所带来的现金流不言而喻。此前,梁军已正式对外宣布收回乐视超级电视的销售业务。此举将极大降低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同时促进上市公司的资金流得到改善。

品牌和现金流,乐视都想要。矛盾么?未必。

正如梁军所言,乐视超级电视跟很多品牌相比,有一个“一样”和一个“不一样”。“一样”就是刚进入行业时,超级电视也是先用价格武器,“不一样”的是,不少互联网品牌极尽可能的通过低配、低成本的模式来获得价格优势,越做越像传统企业,这种低价和乐视的低价完全不同。对乐视而言,每一款产品都从来没有在产品设计创新和配置性能上做过妥协,每一次产品发布都能代表当时最好、最顶级的产品。

“一样”的价格策略代表乐视阶段性进入市场的战略,“不一样”的是高端高配的创新产品设计的坚持,则真正代表乐视与众不同的生态电视理念。

梁军上任后的第一次大考,超级电视能否单骑救上市公司?

根据乐视网2016年财报,乐视网的净利润极大一部分来自于少数股东的巨额亏损,其中承担着重要份额的就是乐视致新。

在5月16日的发布会后梁军对此回应说,消灭这种说法的办法就是让乐视致新盈利。2016年,乐视的战略规划就是要乐视致新亏损,而今年乐视致新要考虑现金流、考虑盈利。

要现金流首先要有销量,电视要能卖的出去,于是就有了这次乐视所说的“一件小事”。

“为什么大家觉得这次的价格比较激进,就跟买股票一样,当所有人都疯狂的时候,你要非常冷静,当大家都开始冷静反思的时候,我们要做的非常激进。”梁军说。

他认为,在市场上出现转型、修整、恢复的时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些没有能力的企业,经过这样强有力的竞争,会更加形势严峻。抛开面板涨价不谈,假设两家公司做一模一样的东西,乐视生态定价的模式,就有可能比其他公司便宜20%到30%。

至于盈利,则交给了大屏运营。

比如,乐视推出的共享电视的会员“续杯”活动,购买1年会员机的基础上,只需加购1年的490元超级影视会员,参与共享活动,只需达成任意一个即可获得1年超级影视会员,最高可以获得4年超级影视会员。

另一个案例是,近期,由阿里天猫打造的“520亲子节”,就把家庭场景的核心放在了目前行业内最优质的大屏营销平台——乐视超级电视,通过一系列的智能电视广告创新营销,为此次活动曝光导流。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乐视超级电视的开机广告售价已高达180万/天,可以和央视《新闻联播》前后的广告价值媲美。

梁军表示,“我们有能力做电视,就是因为我们有自信,通过互联网大屏运营知道从哪儿挣钱,而且我们也到了挣钱的时候,知道这个模式绝对正确,因为电视销量越多收入越多。销量越快速增长,就能获取更多的互联网运营能力。”

在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能否通过前期先“烧钱”再次快速大规模占领市场,可以说是梁军担任乐视网CEO以来的第一次大考,也是超级电视能否单骑救主,为上市公司提供现充沛的金流一次大考,至于后面盈利,“烧出”市场圈住用户,自然会来。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