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中国信保护航“一带一路”建设 为中企参与国际竞争插上金融“翅膀”

从2012年开始接触项目,到2013年4月正式投标;从与全球17家顶尖工程公司争夺,到历经3轮竞标将对手一一斩落马下;从项目结构调整、融资条件变更,到最终凭借技术与融资优势艰难胜出……
发布时间:2017-05-16 09:21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南方日报

从2012年开始接触项目,到2013年4月正式投标;从与全球17家顶尖工程公司争夺,到历经3轮竞标将对手一一斩落马下;从项目结构调整、融资条件变更,到最终凭借技术与融资优势艰难胜出……历时近5年,涉及中国投资方、承包商、银团与中国信保等在内的中方项目团队,终于拿下了总投资金额约22亿美元的约旦油页岩发电项目。

“当时关注热度及竞争难度不亚于中日竞标印尼高铁项目”,之所以如此受关注,在于约旦项目的诸多“之最”。

作为中方迄今为止在约旦最大的投资及出口信贷项目,2016年已列入国家“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储备库和广东省重点“一带一路”项目清单。同时,这是广东企业合力创新项目融资方案,提升商务综合优势,决胜国际高端电力市场的一次有益尝试,也为其他中国电力企业参与国际电力市场竞争提供了一个可借鉴的范例。

直到融资关闭才如释重负

今年3月16日,由广东粤电集团、马来西亚YTL公司、爱沙尼亚Enefit公司共同投资的约旦最大电站项目,在约旦举行了融资关闭发布会,标志着该项目全面进入投资建设实施阶段。

这一时点看似寻常,但对于参与项目开发的中方团队来说,却意义非凡。在经历了近乎马拉松式的投标、谈判、协商过程后,直到最终融资关闭,才让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广东信保”)总经理瞿栋如释重负。

“这个过程太漫长了,项目团队从2012年跟进,到今年才实现承保。”瞿栋回忆道,在这期间,经历了太多变动,不到融资关闭这一关,谁都不敢保证,但能够拿下约旦项目,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约旦能源资源匮乏,对外能源依存度高达90%以上,但油页岩储量丰富,长期以来并未得到有效开发利用。”广东火电工程有限公司公司副总经理丁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降低对进口燃料的依赖,提高能源安全保障能力,约旦政府希望借助国际先进技术与资本,在国内开发建设油页岩电站。

项目预计在2020年建成运营后,不仅可以满足约旦10%-15%的用电需求,还可为当地提供数千个就业机会,为当地带来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

近年来,中约两国关系发展势头良好,约旦政府积极响应中方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还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在瞿栋看来,正是有了中约两国政府的鼓励和支持,约旦电力市场有空间、投资预期有保障、风险控制有措施,广东信保才十分看好并参与项目融资担保。

在约旦项目中,投资人除资本金出资和部分资金支持外,银行融资主要取决于项目本身的现金流和收益。根据项目协议,约旦政府将执行购电合同,且有最低购电量保证。“从项目整体架构看,权利义务的安排、风险的分担隔离、投资预期的保障等在商业上都是较为合理的,中国信保的承保对该项目实现融资关闭是不可或缺,至为重要的,发挥了重要的政策性作用。”粤电集团董事长李灼贤说,“此次广东企业抱团出海,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省委省政府‘一带一路’实施方案的部署、分担国家寄予广东的期望是应尽之责。约旦项目顺利进入投资实施阶段,来之不易。”

“类似这样的海外大项目在选择总承包商时一般有两个标准,一是自身技术、经验是否顶尖,另外就是商业条件也就是融资方案是否具备吸引力。”瞿栋介绍,“一般涉及到融资,会想到银行,但想要国内银行提供融资,就必须有中国信保的承保支持:不仅可以为融资方增信,同时还可以分散、控制风险”。

约旦项目是目前广东信保承保的首个中长期出口信用保险项下的融资项目。工程由中国能建集团广东火电工程公司总承包;由工行、中行、建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组成的中资银团为该项目提供融资约16亿美元;而广东信保承保,可以防范因约旦国内战争、汇兑限制和政府违约造成的政治风险和该项目偿付银团贷款的商业风险。

优惠融资方案助广东火电中标

事实上,如此优质的项目,吸引的也不单单是中国投资方。“在投标过程中,中方团队要与来自全球的17家世界顶尖团队竞争,过程异常激烈。”说起耗时颇长的几轮竞标过程,亲身参与其中的广东火电副总经理丁毅记忆犹新。

该项目于2013年进行全球公开招标,吸引了国际知名的投资方、总包方的聚焦。来自美国、德国、法国、芬兰、爱沙尼亚、韩国及中国等国家的17家工程公司竞标项目建设。

“经过第一轮的初步报价及筛选,业主方向法国阿尔斯通、韩国现代工程、韩国三星工程、韩国三星建设、中国CMEC及广东火电等6家发出正式招标文件,并要求所有投标方提供融资解决方案。这个项目竞标不仅仅是各国一流工程承包商技术实力的比拼,也是金融机构竞争力和对本国企业支持力度的比拼。”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为此丁毅需要摸清整个市场环境。中东地区是电力行业相对高端的市场,项目投标竞争非常激烈,且约旦当地已建成的4个独立IPP电站,均由日本和韩国公司进行开发,贷款期限也在20年左右,分别由当地财团安排融资。

“鉴于项目对于中企具有重要意义,是中企在约旦建造和合资运营的首个油页岩发电项目,能够带动中国装备和技术标准出口,因此我们决定联手广东信保与中资银团,为该项目注入了突破性的优惠融资方案。”丁毅说。

经过两轮竞标后,中方团队与韩国现代工程暂时“胜出”,但最后业主方究竟会选择哪一方?这一谈判过程又持续了一年多时间。直到2014年10月底,业主方才与广东火电签订承建合同。

“期间也因项目结构调整、融资条件变更等情况,各方在谈判期间一度陷入困境。其中颇为关键的融资方案,在经过广东信保与中方融资银团的多次调整和优化后,促使各方达成一致,推动该项目的最终落地。”谈及此,丁毅颇为感慨,“可以说,这个项目是在中国金融机构的支持下,中国工程企业直接与国际一流工程企业和金融机构的竞争,更是中国资本与中国技术强强联手的一次成功尝试。”

中国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必须要靠“技术+金融”

对于类似广东火电这样的国内大型建筑承包商来说,走出国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离不开中国信保的“保驾护航”。

“从2010年起,广东火电就与广东信保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们参与建设的很多国内外项目中,都有广东信保的身影。”丁毅说,对于企业而言,对项目所在国的政治、社会风险以及政府资信水平等辨识并不在行,而广东信保介入后,可以为企业提供从纵向各类风险以及横向多个领域的专业服务与保险保障。

在项目融资过程中,广东信保也起到了核心作用。“与一般出口信贷领域的主权担保、母公司担保等方式不同,由于电力投资项目一般均有购电协议,市场风险相对较低,因此采取项目融资在电力行业被广泛应用。”瞿栋说,而广东信保则可以发挥自身政策性职能,利用专业化优势,支持这些项目商务和融资的顺利推进。

日前,中国保监会发布的《保险业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出,要大力发展出口信用保险,对风险可控的项目应保尽保,推动国家重大项目加快落地,服务“一带一路”贸易畅通;围绕“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特殊风险保障需求,不断创新保险产品服务,为“一带一路”沿线重大项目建设保驾护航。

自“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以来,中国信保作为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成员,承担了国家47项重点工作中的14项,目前中国信保将按照国家战略规划的有关部署,主动把国家出口信用保险政策和资源投向“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和非洲“三网一化”等重点领域。

以广东为例,2016年广东信保共支持广东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贸易出口77.32亿美元;支持沿线海外投资、工程承包等项目34个,项目保险金额40.14亿美元;支持国际产能合作项目43.68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近两年广东信保先后参与完成了南方电网投资越南永兴电厂一期BOT项目、粤电集团投资、广东火电承建约旦油页岩发电项目、广新集团/广新盛特/广东吉瑞投资印尼镍铁加工厂项目、美的集团投资埃及Miraco公司项目、广东东送能源集团乌干达多金属矿开发项目等一批“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项目的承保。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广东企业充分借力这一政策东风,在“走出去”方面引领全国。中国企业走出去,在瞿栋看来,想要在世界上和一流企业进行直接竞争,必须要靠“技术+金融”;同时还需要有足够的金融技术含量,“设计一个具备竞争力的融资结构,不仅牵涉多方利益,而且融资框架结构也异常复杂,前几年我们需要跟国外学,现在我们则能够靠自己来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