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慧城市 > 新闻 > 正文

小黄车“坟墓”埋葬乌托邦设想 ofo摩拜之战陷入僵局

然而,因“烧钱大战”大规模投放而遭到大规模破坏的单车,已经让市场陷入了尴尬的局面:盲目无序地投放,高折损率带来了维护成本的增加,也导致大批量投放阶段过后,仍然无车可骑,用户体验变差。
发布时间:2017-04-24 10:27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

ofo小黄车维修点一夜之间被清空了。

靠近北京东四环的南十里居路,是一条狭长僻静的道路,行人需要紧贴路边避让过往车辆。4月14日下午看到道路北侧长达几百米的地带有推土机在平整土地,并准备打桩建围栏。

施工人员也不知道未来具体功用,但一天前这里还是共享单车ofo的维修点,堆满了几百辆被破坏的小黄车,此前被媒体曝光称为“小黄车的坟墓”。

“昨天连夜一晚上拉走的,是乡政府让搬走的。剩下还有些堆在胡同最里面的空场。”穿着“共享单车”字样黄马甲的修车师傅说,并朝对面胡同指了指。

对面胡同口有间敞开门的民房,里面是几排上下铺,据了解因为维修的任务量大,ofo给维修点师傅就近提供了简易的宿舍。眼下师傅还不清楚下一步,“先去开会,公司说会再找地方安排维修点,可能离市区更远。我们几个再合计一下去哪儿合适。”几名维修师傅告知记者,随后就匆匆骑车赶去开会了。ofo北京另外一个维修点位于榴乡桥下,到15日时,看到同样也已经清空搬走了。

就在3月中旬,在南十里居维修点看到,成排的破损单车被运维人员用三轮车,从各个地铁站驮到这里,排队等待“救治”。

早九点至晚六点,十几个维修车辆的师傅在这里来回忙碌,车的伤情“五花八门”:被涂花的二维码、被拆锁、卸掉座椅、踏板损坏、车胎漏气。“每人一天最多能修四五十辆,一天能修好四五百辆,但送来的远不止这些,修不完。”师傅说。

维修点堆积如山的伤残小黄车,让共享单车大战变得更为具象而残酷,这不仅是几家共享单车公司为了抢占市场无限制投放造成的成本损失,也是被抢了生意的“摩的”、缺乏公德的人对“共享出行”美好理想的挑衅。

“小黄车轻便好骑,但确实比摩拜更容易被破坏,”修车师傅表示,“其实两种拆装都不难,但我不知道摩拜在哪儿维修。”

共享单车兴起之初,让更多的人知道并且随手能找到一辆试试,是最重要的。扩大产能、广泛投放就成为第一阶段共享单车竞争的焦点。

因此,ofo初期的设想是,单车需造价低成本、多产出,广泛投放市场,才能最快速度地获取用户,占领先机。而摩拜单车出于减少长期运维成本而安装电子锁、GPS定位,成本较高,最早单车版本略显笨重。

共享单车抓住了出现领域最后一到三公里的需求痛点,也迅速成为继网约车之后资本热衷的风口。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的概念火爆,资本大规模进入。摩拜单车于今年1月获得华平投资、携程、华住酒店等2.15亿美元的D轮融资。今年3月,ofo宣布完成由DST领投,滴滴、中信产业基金等跟投的4.5亿美元融资。ofo CEO戴威在最近的采访中称,公司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在去年10月后入场的小鸣单车、骑呗单车、优拜单车、Hellobike也分别获得融资,增加投放抢占市场。

摩拜和ofo两家的融资总额都已经在6亿美元以上。随着资本的加入,也推动了两家不断提升产能,进行市场争夺大战。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摩拜和ofo的共享单车日产量已经达到3万至5万量,每个月产能达到200万辆。

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2017年Q1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用户监测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ofo以每周一城的平均速度布局,在二三线城市开发新蓝海,并开始向四线城市扩张,连接超过250万辆共享单车,覆盖海内外共60城。摩拜则在今年4月宣布,进入全球50个城市,车辆投放总数超过300万辆。

在现阶段,共享单车在北上广等一线市场的竞争已经极为激烈,烧钱大战和去年的专车大战如出一辙。

今年3月中开始,ofo、摩拜,包括其他共享单车平台就持续不断推行免费骑计划,免费一日就相当于几十万的投入。之后两家还有红包车、缘分配对等各类营销活动。永安行、ofo陆续与芝麻信用达成合作,推行免押金共享单车。业内统计,摩拜目前的总体投入可能已达20亿元,而ofo的总体投入也在数亿元。

然而,因“烧钱大战”大规模投放而遭到大规模破坏的单车,已经让市场陷入了尴尬的局面:盲目无序地投放,高折损率带来了维护成本的增加,也导致大批量投放阶段过后,仍然无车可骑,用户体验变差。本来为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现在无序摆放的单车攻陷地铁站口、公园等公共场所成了“路障”。

此外,大批投放车辆后,共享单车还将共同面临令人头疼的灰色产业链问题。例如网上开始出现共享单车密码共享平台、QQ群,媒体报道在某宝上有帮忙换锁的商家,一些偷梁换柱后的共享单车被放到了网上二手车交易,每辆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

不久前清明节小长假,万余辆共享单车“共享”深圳湾公园的新闻报道和图片在网上引发关注。深圳南山区政府会同市城管局与5家共享单车深圳公司相关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应急预案。决定4月4日全天,共享单车禁入深圳湾公园,公园内单车租赁暂停营业一天。

这绝非偶然现象,共享单车挤占公共停车位,挤满景区、公园,随意停放的情况日渐突出。为此,各地政府陆续快速出台了治理措施。

由于中心城区停放点趋于饱和,上海交通委要求多个共享单车停止投放,随后率先颁布了《共享单车产品标准》和《共享单车服务标准》两个意见征求稿,除了对单车标配有GPS、实心轮胎、锁具要求,也对事故责任、退款、运营有了明确规定。

4月21日,北京关于共享单车的指导意见出台,提出要进行总量控制,按着“属地管理”原则,由区级政府编制辖区发展和停放规划。意见还提出建立准入机制,企业投放车辆应符合国家、行业标准并安装卫星定位装置,配备规模相匹配的管理人员,与交通主管部门平台对接。

尤其是此前公众舆论关注的共享单车平台巨额押金问题,北京的指导意见要求在北京开立企业资金专用帐户,并加强监管。

管理政策的出台,有望从宏观上控制依靠走量的低端市场竞争态势无限蔓延。

事实上,共享单车企业也在相应调整策略。摩拜与ofo相继推出“红包车”,希望通过红包激励用户帮助调配车辆、合规停放。4月12日,摩拜推出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魔方”,进行单车的供需预测和调度。一方面提升精准运营的程度,另一方面在政府加大监管力度的情况下,两大共享单车公司都想争取更主动的局面。

今年1月,ofo推出智能锁小黄车,填补之前固定密码带来的漏洞。4月6日,ofo宣布与北斗导航达成合作,将在京津冀地区配备有全球卫星导航定位技术的北斗智能锁。

“智能锁肯定不那么容易被破坏,但是成本也高了。”修车师傅说。

免费骑、抢红包车、信用骑,目的都是改善用户骑行体验,提升了市场竞争的门槛,一些二线的共享单车公司在“烧钱大战”中面临着命运转折,或退守二线城市、调整定位,或等待收购命运。

然而,即使是摩拜、ofo已经“烧”出了规模,成为行业领跑者,到目前为止似乎也还没看到任何商业盈利模式的迹象。

去年年底摩拜CEO王晓峰接受媒体采访,就直言,“如果我有30%的利润率,为什么要找投资者?我们之所以还在不停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继续发展,让我们跑的快,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

然而,投资者通常优先考虑的是选择风口下注,先把市场做大,再依靠流量、生态圈的概念去扩充想象空间。事实上,科技巨头也在加码资本,绝不会错过继网约车之后出行领域这一热点。

4月22日,ofo宣布获得蚂蚁金服战略投资。双方将在支付、信用、国际化等领域展开全面深化战略合作。早在去年10月,另一互联网巨头腾讯参与了摩拜单车的C+轮融资,并在今年1月领投了摩拜单车的D轮融资。

如今加入共享单车大战的资本包括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经纬中国、滴滴出行、顺为、中信、高瓴、红杉、腾讯、携程等一批资本。

只要有资本持续进入,扩张占据市场的竞争态势也不会自动停止。4月19日,ofo宣布与富士达合作,共同建立首个共享单车全球研发中心。会上富士达董事长辛建生还表示,随着ofo的加入,公司2017年预计产能将突破2000万辆。

“中国城市共享单车市场大约是3000万辆的体量。业内预计,到今年7、8月份,市场上的共享单车供应量会接近饱和,市场出现赤身肉搏的局面。” 骑呗单车总裁吕城江对界面新闻说。

等到烧钱带来的市场扩张效益达到顶峰,此后收拾局面、保障投资人权益的唯一途径就只剩下合并。让人不由想到了此前如出一辙的滴滴、优步的世纪大战和极速合并。

事实上,关于摩拜、ofo合并的传言一直不绝于耳。随着双方在单车车型、经营策略的接近性,让合并的可行性越来越大。有投资人认为,不论是资源统一调度,还是用户需求,这个市场有一家公司就足够了。

然而,势均力敌的双方谁会主动言败呢?相对于网约车巨额烧钱成本,共享单车背后的资本在有能力打持久战的情况下,谁又不想一家独大、享有更高的产出价值呢?

即便是两者合并了,是否能高效整合、达到1+1>2的效应是个挑战,未来能否共同探索出有效的商业模式也尚未可知。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