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在线音乐持续洗牌生态布局大比拼

作为中国互联网领域“最不起眼”但是用户又普遍“离不开”的服务,在线音乐领域的发展可谓是低调而又暗潮涌动。既有互联网巨头的卡位,又有互联网新军杀入,持续洗牌的在线音乐已经进入生态布局PK阶段。
发布时间:2017-04-20 07:44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叶丹 邝心怡

作为中国互联网领域“最不起眼”但是用户又普遍“离不开”的服务,在线音乐领域的发展可谓是低调而又暗潮涌动。既有互联网巨头的卡位,又有互联网新军杀入,持续洗牌的在线音乐已经进入生态布局PK阶段。

资本运作推动生态布局

日前,在线音乐平台网易云音乐在公布用户数突破3亿的同时,对外宣布公司近期已完成A轮融资。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介绍,此轮融资金额为7.5亿元,由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简称“SMG”)战略领投,芒果文创(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简称“芒果文创”)、中金佳泰基金参投。此轮融资后,网易云音乐估值达80亿元。据朱一闻介绍,此轮融资将主要用于网易云音乐产品体验升级、加大内容投入、健康版权体系打造和音乐上下游解决方案建立等,以给用户提供更优质和丰富的音乐体验。朱一闻表示,今后网易云音乐将与战略投资方在战略、业务等方面深度协同,共建音乐生态链和价值链。朱一闻介绍,将在音乐综艺IP打造和推广、拓宽艺人推广渠道、音乐产业链上下游拓展上协同推进,助推网易云音乐未来的健康发展及在行业竞争中的快速增长。网易云音乐是网易公司旗下一款主打发现与分享的音乐产品,于2013年4月正式发布。四年来,网易云音乐实现了快速增长,成为了在线音乐领域又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

据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网易云音乐快马加鞭希望赶上行业的三驾马车,但是占据头部优势资源和用户的行业三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太合音乐集团、阿里音乐”同时也在带队融资,加码版权布局,进行全产业链的整合。

有相关消息显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将在2017年启动上市计划;而太合音乐集团上一轮融资估值,高于15亿美元(折后103亿元人民币);阿里音乐在并入阿里大文娱板块之后,虽然融资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动作,但是通过收购大麦网等举措来看,其在音乐产业的布局仍将继续加码。

据音乐业内人士统计,去年中国音乐产业共有59起融资的事件,涉及音乐产业类企业有52家。音乐产业投资主体、投资动机的多元化释放出一个信号:中国音乐行业已经打破封闭,发展到资本运作推动生态布局的阶段。

版权成为竞争关键点

在传统的互联网思维下,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其竞争点往往在于产品的触达,而对在线音乐领域而言,播放器的竞争一度也成为主角。但是时过境迁,这一概念已遭到拨乱反正,阿里音乐“拿掉”天天动听的举措,说明播放器这种产品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

有业内人士表示,从资本层面对于播放器的看法也在改变,全球流媒体音乐老大Spotify的亏损额度逐年扩大,已到了令投资者难以忍受的地步。Pandora网络电台在上市之初看上去很酷,但这几年的情况也并不好,失去了以往酷炫的风格。从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的《2016音乐消费调查》来看,互联网音乐消费习惯的建立,跟“版权竞争”是息息相关。普华永道在《2015-2019年全球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中就称,“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华纳等)正在积极向中国最大的几家在线音乐服务商发放音乐许可证,并鼓励推出新的消费性产品,该战略旨在接下来几年内打造中国可持续的付费音乐服务。”

有行业从业者在接受采访时坦言,音乐版权对于这个产业中任何一个从业者来说,都是最重要的资产。与此相呼应,资产的有效性和分发渠道的有效性就变得非常重要。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实穆曾表示,在音乐版权资源上,太合音乐集团早已经成为老大,在分发领域,也跳出了纯播放器的领域,是唯一的多渠道分发商。据了解,网易云音乐自身没有直接跟唱片公司签署版权协议,但通过二次授权,从腾讯音乐方面获得了部分版权。而在正版化运动不断深入的今天,版权成为悬在各个在线音乐平台头上的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

从行业发展的趋势看来,音乐是个长跑型的业务,其本质仍是个以内容为基础,以版权运营为核心的生态体系。而正版化运动的另一个效应是,各个平台之间形成一种竞合关系。音乐三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些类似此前的网络视频之争。各自都有独家版权在手,但是没有一个平台有能力把所有版权都独家收入囊中,即便有钱收,版权方也不会给。值得一提的是,在在线音乐三大巨头当中,唯有太合音乐拥有内容生产能力,也有大量自有版权和签约歌手,这使得这家公司能够在购买、生产、代理之间形成一个平衡,以一种财务成本最小的方式进行运作,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不论是其旗下的太合麦田还是海蝶音乐,这都是华语地区的殿堂级厂牌,二三十年的公司发展史几乎就是华语流行音乐的进化史,2015年,太合音乐将百度音乐收入旗下,成为横跨内容生产、版权运营、在线平台、演出活动等音乐产业各个环节的新巨头。

行业盈利还需要突破

据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在线音乐平台的盈利点包括:付费用户、数字唱片、版权转让费、维权收费、广告等。盈利点虽多,但金额却都有限,甚至难以覆盖昂贵的版权费用。业界普遍认为,在线音乐的商业模式要想找到突破口,只能从整个音乐产业中去想办法,这也是为何越来越多的平台把目光投向演出市场、粉丝经济等形式的原因,在线音乐产业急需在方向上实现突破。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钱实穆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在线音乐市场的下半场竞争,已经脱离了“在线”二字,而演变成了一场全领域的资金、资源、以及人才的竞争。“在过去30年的公司发展中,我们坚决地认为不能光围绕播放器做布局,而是必须整合音乐的全产业链,这是我们积累的经验与见解,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家的地方。”

大牌演唱会、音乐节等现场演出的运作集中发动了音乐产业的上下游各链条的能量,开始成为点燃音乐市场燎原之势的新火种。无限星空音乐集团的创始人兼CEO唐月明就认为这是一个巨大风口,“演唱会大量在增加,包括音乐节,在英国每年有一千场的音乐节,在中国可能未来机会更大。”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演唱会票房总收入同比增长5.7%,观众规模同比增长31.2%,演唱会场次同比增长30.6%。而在英国,2014年的现场演出占到整个英国音乐产业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