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行业新闻 > 正文

易到的七年之痛,最终输给了现实

4月9日,周航加盟雷军所创办的顺为资本。随后,顺为资本管理合伙人许达来已向媒体确认,周航已加盟顺为,出任投资合伙人。
发布时间:2017-04-11 09:03        来源:蓝鲸TMT        作者:sj

“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西”。 

这是3月底,易到创始人周航在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所说的一句话,的确,它符合当前易到的处境。 

4月9日,周航加盟雷军所创办的顺为资本。随后,顺为资本管理合伙人许达来已向媒体确认,周航已加盟顺为,出任投资合伙人。 

而就在周航加盟顺为资本消息公布后的第二天,易到却再次遭到央视点名。当然,这次被点名的原因还是易到的“老大难”问题——提现、欠款。 

这或许已困扰周航一年了。 

加盟或出于无奈

2015年的夏天叫人厌倦。滴滴和快的刚刚结束一场打车之间的“战役”,宣布合并,而另一场战役又悄无声息的到来——专车之战。 

2010年10月,易到专车上线;2014年7月8日,1号专车上线;2014年8月19日,滴滴专车上线;2015年1月28日,神州专车上线;2015年9月16日,首汽约车上线。专车市场瞬间“风起云涌”,除易到外,仅一年时间就已挤进4家同行者。

土豪入境,生死存亡,无可奈何。也正是此时,5家专车公司开始了生存、竞争和杀戮。就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经过各种猜忌、结盟、翻脸、暗渡陈仓和虚晃一枪,最终只有最强的一两个可以存活。

但易到却没有存活下来,周航虚晃一枪之后,加盟了顺为资本。 

而易到的衰败来自2015年,它迎来了首次危机。 

去年5月,就有媒体报道称,易到当前各项业务均不景气,并且员工人心涣散,在政企用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玮离职后,整个公司离职的雪球越滚越大。 

据蓝鲸TMT了解,在张玮离职后,易到联合创始人兼 CMO 朱月怡接手管理政企用车事业部,并计划一个月内在四个城市开启 100 条线路,但现实是该部门多数员工相继离职,最终,政企用车事业部的巴士业务被迫下线。 

而易到联合创始人兼 CMO 朱月怡也出走易到自己创业。随后,企业大客户部总经理肖鹏离职,海外事业部因运营成本过高,也被解散。仅仅5个月,近700 名员工的易到,跳槽员工超过百人。

此时,易到的市场份额急转直下,由专车市场的老大滑落到行业第四,面临种种危机。 

2015年10月,乐视以7亿美元控股易到,将易到拉回了生死线。随后,开始了持续8个多月的充返和一系列营销活动。 

而后,易到一直对外界宣称正在与投资者商谈融资事宜,便没有了下文。

当前的易到,正面临着一场严峻危机,或是关于钱,或是关于信任,又或是周航自己的命运。 

2016年3月,乐视发布公告称,原乐视控股CMO彭钢将担任易到用车总裁一职,负责易到用车的大市场、乐视生态协同及人员和组织的建设及管理等业务。创始人及CEO周航职位不变。 

当时有分析称,此次人事变动意味着乐视方面将全面接管易到,易到创始人、CEO周航或遭架空而面临出局。

目前,据蓝鲸TMT得知,易到用车实际控制公司已完成了法人和注册地的变更,法人变更为了彭刚,而注册地变更为了乐视大厦所在地。 

这进一步说明,乐视正在进一步获取易到用车的控制权,周航尽管还是CEO,但实际上早已无实权。

早在两个月前,周航就已确定加盟顺为资本。而周航加盟顺为资本,或许有两个原因,一是间接与雷军进行合作,商谈融资事宜,二是出局易到用车,完全加盟和投资顺为资本。

众所周知,小米与乐视是历来的宿敌,双方公关对骂和公开指责对方创始人时有发生,但这回周航从乐视旗下易到加盟雷军系投资基金,或许第二种可能性极大。

提款难上难,易到真的没钱了?

最近,乐视再次遭到央视点名。据央视第一时间报道称,日前,不少上海网约车驾驶员爆料,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提现失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不少驾驶员被扣押的费用从几百元至几万元不等,网上关于“提现失败”的帖子有很多,有的司机称“已经两个月了还没有提现成功。”

一位司机提供的图片显示,自今年2月21日以来,他8次通过易到APP平台提现,均告失败。另一位易到网约车司机也碰到了同样问题,涉及金额高达1万7千元。 

一位易到司机发帖称,“所有用户提现失败,一问客服就说系统故障。那我想问为何往你们易到平台存钱,怎么没系统故障?只能进不能出?”

还有易到司机称,我是10点多提的,显示提现成功,等到一点多的时候钱又返回来了,提现失败,每一周都是这样, 一周只有5天提现,我们几百个司机建立了群,差不多800多个司机,无法提现的金额多的话3、4万,少一点的话都是1千多。 

央视财经报道称,易到上海分公司客服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而易到公司上海的注册地,现场大门紧锁,并无工作人员。

早在今年2月,蓝鲸TMT就曾陆续接到多名易到车主的爆料,称他们近期多次遭遇“提现难”的问题,并控诉易到用车平台恶意拖欠车主款项。 

来自深圳的郭师傅表示,他从去年开始注册成为易到的合作司机,之前使用易到平台接单和提现都正常,但是从春节期间开始,他留在司机端的资金开始不能正常提现。

“大概从年初开始,我在后台进行提现操作的时候就不正常了。”郭师傅回忆道,以前只要在规定的时间里点击提现,他就很快能收到银行的到账短信;但最近他在客户端发出提现申请,却总是提示“系统故障,请稍后再试”。 

针对这一现象,蓝鲸TMT曾致电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应称,所谓的“提现难”问题可能是系统故障原因导致,也可能是由于车主操作不当引起。 

而这与央视本次报道中的说辞完全一致,已时过2个多月,易到一直对外声称“系统故障导致提款慢”。

对此,蓝鲸TMT特向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舒律师进行了咨询。李律师表示,一般而言,这么大的平台运营应有强大的IT系统支持,如果仅因为简单的数据对接或共享就导致系统障碍,这个解释还是有些牵强。

“正常情况下,易到用车与车主之间应就资金使用和提取等权利义务内容订立协议,协议应包括结算方式、结算比例和结算周期等条款,否则就无章可循。如果有这样的协议且对上述内容做出了明确约定,车主不能按约顺利提现时,则易到就应承担相应迟延结算和付款的违约责任。”李舒律师向蓝鲸TMT表示。

没有壁垒,终将被打败

对于滴滴出行的布局,周航曾说,“滴滴利用的是德州扑克战局,他是大玩家,手上筹码足够多,他会不惜代价,把你打到清场为止。” 

的确,目前的市场状况正如周航所说,滴滴在逼着易到清场,而另一位专车市场的佼佼者神州专车似乎也在逼迫易到,因此,周航如今所面临的是来自于滴滴和神州专车的两面夹击。

专车行业的博弈并非如同周航想象般美好。或许,他错在了补贴之上,在打车时代所用的营销手段,最终却败在了专车时代之上。 

因为,在补贴面前,用户永远没有感情,也没任何品牌忠诚度可言。当周航意识到问题时,他只用了两个方式来解决问题:第一,通过其他业务为专车倒流;第二,着重挖掘企业客户。然而不幸的是,这两套组合拳在当时的环境下,似乎并没有用武之地。 

面对滴滴和神州的夹击,使得易到更难翻身。互联网的本质是扩张和垄断,而在互联网时代,唯一的商业模式就是垄断。可惜的是,易到没有做成自己所能垄断的壁垒,最终被滴滴和神州所打破。

易到用车总裁彭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出行这个行业残酷到,它的竞争方法可能有点简单粗暴,就是没有钱烧,你肯定退出去。”

这或许是易到最大的心结。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