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行业新闻 > 正文

微医、好大夫回应“叫停”事件,互联网医院虚实待考

蓝鲸健康认为,互联网医院的出现挑战的是整个医疗系统,刺激的是医药领域最敏感的神经,这终将会促进中国的医改,给普通民众带去最优的服务,也同时促进了公立医院自身服务意识的觉醒。
发布时间:2017-03-23 09:18        来源:蓝鲸健康        作者:sj

导语:互联网医院的“银川热”不仅引发了业内震动,还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波,医疗行业的互联网基因逐渐显现。 

3月19日,银川市一次性与15家互联网医疗信息化公司签约,并给他们颁发了互联网医院牌照。带起了一股互联网医院“银川热”。

然而,就在人们尚兴奋于似乎找到破解医改难题钥匙的同时,那厢传来不和谐的声音。

21日晚,知乎惊现文章《劲爆!传好大夫“虚拟互联网医院”被国家卫计委叫停》,文中提到某接近国家卫计委的知名院长透露,国家卫计委主管司局对这种没有线下实体医院做支撑的“虚拟互联网医院”顾虑很深,目前大范围的企业进入银川效仿这一模式,怕引起市场错乱。国家卫计委内部传出声音,为强化对医疗主体行为主体的合法监管,将叫停好大夫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模式。

此消息一出,又一次把好大夫在线推上了风口浪尖,眼见文章传播的速度已无法控制。22日上午11时左右,好大夫在线发出声明,称“叫停”一说无中生有,旗下互联网医院正常运转,并纳入银川医保,将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造谣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然而事情远不会就此停止,围观群众依旧看热闹不嫌事大。网友纷纷在知乎留言,猜测各种原因和可能性。期间流出大量文章,各有所指,好不热闹。

“吃瓜群众”秒变福尔摩斯

名为“指明就医方向”的微信公众号22日发文披露了“叫停”一文的七宗罪,俨然从吃瓜群众秒变成福尔摩斯。

你以为这就是全部?显然不是!

22日,一封没有加盖公司公章的《微医、好大夫在线联合声明》发布,其中提到:微医和好大夫在线,无论从线下出发还是线上出发,初心一样、目标一样。

到这总该画上句号了吧?你又错了。

蓝鲸健康发现,知乎的那篇“叫停”一文已于22日下午不见了踪影。

被删除了。

就这样,这场足以引发一场大讨论的“虚拟互联网医院被叫停”事件,像玩了一场快闪,风风火火的来,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各显其能”VS“盲人摸象”

截至目前,在银川市的互联网医院已达到17家。除了上周末刚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的丁香园、北大医信、春雨医生、医联、景联科技、七乐康、巨人网络、大象医生、涛医宝等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还有之前就已入驻的好大夫在线和微医。全国范围来看,互联网医院的数量超过40家,仅2016年一整年就成立了31家。发展速度之快已成为医药行业不可忽视的力量。

从各自的定位来看,阿里健康主攻药品销售,涉及医疗服务、健康保险等业务;好大夫的定位是线上医疗,根据需求做转诊业务,把病患转给合作的线下医院;丁香园则更倾向于医疗健康服务的整体化;微医是医药险全面涉及,既重视线上连接和服务,也注重线下接诊和支持基层。

每家企业都想去分吃互联网+医疗这块大蛋糕,却很少有人能真正看清互联网医院内外环节的全貌。

丁香园董事长李天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用“盲人摸象”来形容这次的“银川热”。他认为,“因为每家进来去做互联网医院都有自己的禀赋和调性,大家是从不同的角度去做的,我认为像是一个盲人摸出了一头象,然后大家正在把这只象拼出来的过程。”

针对此次风波,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在回应时否认了好大夫互联网医院资质被暂停这件事情。王航回应:“我们的互联网医院目前正常运行,没有接到类似通知。”同时,王航呼吁大家要维护互联网医疗公平、健康的竞争环境,并希望企业能够把精力放在给用户提供最好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上。

互联网医院:救世主还是玩概念?

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经过银川市审批局备案、在好大夫互联网医院顺利开诊的医生数为1.1万,其中92%来自三级以上医院,88%为主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职称,总服务患者数达到98.5万人次。上周末刚在银川成立互联网医院的丁香医生成果也很显著,在线问诊平台采用邀请制,已经有超过1万名注册医生,患者提问必须付费,平均单价16元,日均问题量1万左右。

在“互联网医院是否需要实体医院支撑”这一问题上,无论是银川政府还是入驻的互联网医院本身,都已经达成共识,那就是互联网医院不需要收购实体医院。 

银川市卫计委主任田永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企业没有必要在银川建立医疗机构。银川卫计委希望互联网医疗企业只建互联网医院平台,把全国的医生资源带到银川,同时服务于全国的患者。

支持者认为,医疗的整个过程包含挂号、问诊、处方、药品、复诊、随访等多个环节,做好诊前和诊后部分,互联网医院服务的高效会更加突显。

尤其在复诊阶段,互联网医院的发展空间非常大。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一年约有70多亿人次的门诊量,其中将近60%是复诊,2/3以上的复诊可以通过在线完成。

但他们同时认为,在网售处方药方面,互联网医院将会面临较大的挑战,由于医保和医院内部数据等限制,处方单流转的问题也突出显现。

持否定意见者则表示,纯线上的,虚拟的互联网医院的问题有很多,比如专家资源高度重合,互联网医院很难形成规模效应,药品销售的困局很难打开等。且当前技术下,纯线上的互联网医院的功能与移动医疗问诊没有本质区别,多数时候还是需要去线下大医院解决。而一旦到了落地层面,就需要大量医院的医疗资源做布局,做支撑。

记者就线上线下结合做的最全面,开展最早的微医集团进行了采访,微医市场负责人赵宇表示,微医每个地区的互联网医院均是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具备一个线下的医疗机构实体,这涉及到法规,安全,责任等诸多问题。“连数据都没有与医院连通,在我们看来是无法进行复诊等一系列诊疗行为的。”

无论争议如何,必须承认银川政府的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的建立给互联网+医院的全新模式创造了更多的可能。

蓝鲸健康认为,互联网医院的出现挑战的是整个医疗系统,刺激的是医药领域最敏感的神经,这终将会促进中国的医改,给普通民众带去最优的服务,也同时促进了公立医院自身服务意识的觉醒。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