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慧城市 > 新闻 > 正文

华为要做公有云,晚了吗?

几天前,全球公有云巨头亚马逊发生了史无前例的长达5小时宕机事故,半个北美的码农被迫放了半天假。
发布时间:2017-03-10 09:01        来源:C114中国通信网        作者:

终于,华为不再遮遮掩掩,大声喊出了要做公有云的战略。几天前,全球公有云巨头亚马逊发生了史无前例的长达5小时宕机事故,半个北美的码农被迫放了半天假。公有云已经成为关乎新商业经济命脉的重要平台。

3月9日,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徐直军在长沙宣布,华为将“强力投资打造开放的公有云平台”。他说,华为计划今年成立公有云事业部Cloud BU,并计划增加投入2000人。

华为早在2010年就确立云计算为主要战略,此时介入公有云市场,似乎有点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阿里云目前已经占据中国31%市场份额。

华为内部早在2012年就开始争论要不要做公有云,很多华为专家认为,华为IT与云计算产品线想做大,就必须有自己的公有云,只不过是由于“在乎运营商的感受”,迟迟未能动手。

华为靠制造和销售通讯设备起家,运营商业务至今仍是其最重要的业务组成和收入来源。因此,华为最初给自己的定位是成为云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帮助运营商和其他行业客户建设云平台。中国电信“天翼云”就是华为帮助建设的。

2014年以前前,华为高层曾在多个场合多次强调,华为不会涉足公有云。

此前多年,华为在云计算技术本身和私有云实践上有大量投入和深厚积累。2013年,该公司成为OpenStack基金会金牌成员,对OpenStack社区代码贡献也跻身全球前十;2015年,Forrester 在2015年第一季度《The Forrester Wave 中国私有云解决方案》报告中,将华为评价为“目前唯一能与跨国公司抗衡的本地供应商” 的“强力竞争者”,影响力仅次于惠普和VMware。

但这显然不够。

但从2016年开始,公有云似乎开始成为华为绕不开的坎。越来越多的企业从传统IT逐渐转向云,迫使IBM、惠普等传统IT巨头不断探索云计算转型方向。华为拥有完整的传统IT产品线,对IT大势也应有深刻认识和浓重危机感。

一位华为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此时,华为内部决策风向开始转向,并迅速行动。

进入2016年,华为企业云开始加快在全国建设云数据中心节点。在泸州、大庆、宿州、襄阳、大连、玉溪、济宁、永州、克拉玛依、钦州、云浮、乌兰察布、吕梁、新乡等20多个城市建立云计算数据中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华为在各城市的云数据中心总规模已经超过50万平方米。

但相对于公有云市场成熟竞争对手,这目前还是杯水车薪。阿里云目前已拥有由13个服务节点组成的全球云计算数据中心网络,下面的数据中心规模更是庞大。

这些为华为此时隆重宣布坚决进入公有云战场打下了基础。

市场调研公司IDC 2015年中国公有云市场追踪报告显示,阿里云在中国公有云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达到31%,其次是中国电信(13.1%)和中国联通(7.6%)。

业界逐渐达成一种观点,即公有云本质上是拼资金拼资源拼技术拼规模拼时机的,不是想做就能做好的。

有云服务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华为大举进入公有云市场,最大的挑战是处理和运营商的变化的关系,及自身能力的加强。

做公有云首先就要有数据中心和网络资源做保障。华为虽然前期在搞“政务云”过程中,在一些核心城市和二三线城市建设了一定数量数据中心,但网络资源方面,找运营商拿带宽谈价格就是一件可能令其尴尬为难的事情。

其次,公有云极其考验精细化运营能力,这种能力完全出自实战,华为在这块的积累目前也不可能很充沛。

华为在海外市场有专门的部门负责云业务,以合伙分成的方式帮海外运营商进军公有云市场,目前客户有德国电信和沃达丰。上述华为业务人士称,华为最初的想法是不仅帮助建设云平台,而且承担云的运维,但后来发现华为没人懂运维,所以现在只是提供设备。例如,德国电信目前就是自己运维。

另一位云服务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以华为惯有的“群狼战术”和跑马圈地策略,加上很多事项契合国家大政策,华为有可能在公有云上有大突破,但在面向普通的互联网客户、游戏、社交客户时,华为在生态、市场都会面临较大压力。

经验表明,传统IT公司进入公有云市场的道路十分坎坷。2013年,IBM收购SoftLayer花了20亿美元,2014年,惠普投资10亿美元建设Helion Cloud,思科投资10亿美元建设Cloud Servies,如今,IBM SoftLayer还在,但惠普和思科的公有云已经退场。

华为会是例外吗?这取决于华为的内部机制在困难的外部环境中的转圜程度。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