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行业新闻 > 正文

互联网渗透之下,家乡的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

虽然位居五线,但在近两年全民关注“互联网+”的热潮之下,吉安市也逐渐被互联网所渗透。尽管与北京等一线城市相比,吉安的互联网化还落后一大截,但互联网的发展也无疑给家乡带来不小的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在潜移默化中悄悄发生着变化。
发布时间:2017-02-16 09:10        来源:蓝鲸TMT        作者:sj

每逢春节,不管男女老少、是富是穷;无论漂地多远、无论车票多难买,人们总是要想尽办法回到家乡,回到血脉亲人的身边,我也并不例外。

我的家乡是位于江西省中部的吉安市,古称“庐陵”,后取“吉泰民安”之意改称“吉安”。这个总人口约530万、占地面积2.53万平方公里、中心城区约425平方千米的城市,在《第一财经周刊》最新发布的中国城市排行榜单上被划在了五线城市之列。

虽然位居五线,但在近两年全民关注“互联网+”的热潮之下,吉安市也逐渐被互联网所渗透。尽管与北京等一线城市相比,吉安的互联网化还落后一大截,但互联网的发展也无疑给家乡带来不小的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在潜移默化中悄悄发生着变化。

比如,在移动出行领域,吉安的居民不仅可以通过滴滴出行满足中长距离的用车需求,还能租用公共自行车满足短距离的用车需求;此外,随着在线支付的发展,部分商场、超市或便利店也开始支持微信或支付宝付款。

1、滴滴出行悄然兴起,叫车服务仅此一家

过去两年,移动出行领域可谓热闹非凡,滴滴、优步、易到等在一二线城市兴起之后,经历了以“补贴大战”为代表的厮杀以及后期的资本整合,如今已逐渐受新政约束,发展日益规范化。

然而,这些风靡在大城市的叫车服务在吉安始终没有普及开来;目前,在所有叫车软件当中,吉安只有滴滴出行为市民提供叫车服务。家乡的亲朋好友甚至没听过易到用车,也不知道神州专车、首汽约车为何物。

“吉安的滴滴大概是从2016年4月份左右才开始起来的,但滴滴司机和车辆一直不是很多,和你们在大城市的情况肯定不一样。”留在老家工作的同学这样告诉我,“在吉安叫个滴滴车,那和等出租的时间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家还是比较愿意直接打车走,懒得折腾。”

听完同学的介绍,我对家乡的滴滴出行已无感。不过,由于春节走访需要,我还是体验了一把这“别样”的叫车服务。腊月二十七,我尝试通过滴滴出行叫辆快车,前往城北车站;但在等待几分钟后,我的订单始终无人应答,可见接入滴滴的私家车的确不多。无奈之下,我将订单换成了叫出租车,这次很快有了应答。

按照平台规则,滴滴出行叫来的出租车是打表计费,而这位司机师傅似乎无意于按规则进行。我上车之后,他很快就与我讲价。“小姑娘,现在是春运,我就不打表了,咱们直接谈价钱好吧。”司机师傅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道,“平常送去那边,打表的话要20来块钱,现在特殊时期要涨点价,我在路上也不拉其他人了,直接送你过去,给我30就好了。”

考虑到春节期间,打车难打车贵的确是个不小的问题,我答应了师傅的要价,并顺势与他攀谈了几句。从和他的对话中,我也验证了同学的说法,由于城区面积和市场体量小,网约车这种新生事物在家乡的确一直比较“低调”,而使用滴滴出行叫车的一般都是20来岁的年轻人,很少有中年人。

2、公共自行车开始盛行

同样在移动出行领域,近半年来,在网约车日渐式微之时,以摩拜、ofo等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又开始在大城市兴起,马路上各种颜色鲜艳的自行车无疑成了最亮丽的风景线。与之前政府主导的公共自行车相比,这批新兴的共享单车以“无桩”、“随停随放”的优势更受市民青睐。

反观我的家乡吉安,虽然无桩的共享单车尚未普及,但就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吉安市中心城区也开始分布着一排排黄色或蓝色的车桩及配套的自行车。

在家乡的堂弟也赶了一回时髦,办了租赁卡,骑车去拜年。实际上,吉安市早在去年5月就启动了公共自行车服务系统工程的建设,提出的计划是在10月份之后陆续投入4000辆自行车,其中3000辆为人力自行车,剩余为电动自行车。

据观察,截至到正月初七,吉安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站点大部分都设在中心城区,各大小区内部也有设置。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超过100个站点,每个站点设置的桩位在20-40个不等(听说在城南地区有更大的站点)。

在办卡及费用方面,堂弟介绍称,办租赁IC卡时需要凭身份证才能办理,同时需缴纳500元押金。在租车服务费用方面,这套系统采用的是阶梯收费,其中人力自行车在1小时内免费租赁,超过1小时按1元/小时计费,超过2小时按2元/小时计费;电动自行车在半小时内收费1.5元,之后按1元/半小时计费。

至于骑行体验,堂弟表示,“这批自行车设计很普通,而且比较重,骑起来比普通的自行车更费力,尤其是上坡会比较吃力。但借车、还车的确都比较方便,我还是蛮喜欢的。”

3、部分商家支持在线支付

同时,令我有点意外的是,与一年前相比,家乡有越来越多的商场、便利店,甚至超市在消费者付款时都支持以微信和支付宝为代表的在线支付。

2016年农历腊月二十二日,我与家人在文山步行街购买过年需要的衣物,发现步行街内已有部分商家支持在线支付。在综合购物商场,每层的付款台,也有一个是允许消费者通过手机支付的。

次日,我在一家名为“国光”的大型购物超市内采购过年需要的物品,包括零食和一些日常日品。最后在排队结账时,我惊喜地发现这家超市也支持微信支付,只需直接对着台面上立着的二维码扫一扫,就能完成付款步骤,十分方便。

此外,正月初六,我与好友相约在市中心的天虹商场内吃饭,结账也是通过微信扫码完成。这让习惯出门只带手机而不带钱包的我,感到非常欣喜。

朋友见我欣喜万分,提醒我说,目前吉安只在中心城区的商场有部分商家支持在线支付,除此之外的大部分地区的商户还是只能用现金付款,更不用说农村地区。即便是同在天虹商场内的一家甜品店,依旧只收现金;在步行街里最大的那家手机配件店消费,也只能是付现金。

总的来看,吉安市围绕在吃喝玩乐方面的商家更积极地“触网”,给居民的衣食住行都带来了不小的便利性;而其他方面的互联网化程度依旧偏低,尤其与一线城市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换句话说,无论是城区还是农村地区,家乡的互联网化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