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互联网 > TMT圈 > 正文

逃回北上广后的打车难悖论

据QQ大数据统计,春节后真正逃离北上广深的人占比为12%,其中北京以19%的逃离率成为人们最想逃离的城市。
发布时间:2017-02-07 13:47        来源:中国软件资讯网        作者:中国软件资讯网

阑夕的一则《逃回北上广》火了。本早已逃离,为何又要再次回来?

据QQ大数据统计,春节后真正逃离北上广深的人占比为12%,其中北京以19%的逃离率成为人们最想逃离的城市。“逃离北上广”的概念最早起于2009年,当初嘴里念叨着公正公平离开了北上广的人们,扎根老家一段时间后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于是,在逃离的人群中,又有27.1%的用户想重回北上广深。

小城市舒缓的生活节奏在很多年轻人眼里往往对应的是不思进取的生活方式,有家人的互相照顾却带来了观念的代沟与思维方式上的差异,生活消费成本的降低同时免不了精神生活的匮乏,稳定的工作环境却又是一眼便望得到头的生活。与大城市相比,小城市更加靠关系、要拼爹,这反而大大弱化了个人奋斗的希望。

在一线城市,青年人的付出可能是最多的,但是收入可能远低于其他年龄层的人,所以会出现逃离的心态,到了四线城市,青年人能够拥有相对高的社会地位和薪酬待遇,对本地文化也比较包容,但是呆久了可能也会不甘心,希望能有更广阔的天地,所以地域认同感会较低,不愿意在四线城市长期呆下去。

大城市虽然压力大,但毕竟存在着国内最健康向上而公平的市场力量。物质生活再艰难,没有背景的平凡人的前途却更加光明。为了自由,越来越多的人用脚投票,选择逃回北上广。

QQ截图20170207134651

选择逃离北上广深的原因有很多,“与亲人无法团聚”、“生活成本高”“无当地户籍”等原因高举前三位,但仅有5.9%的用户认为城市交通问题是他们离开的原因,可见城市再堵也拦不住年轻人追梦的心。

而在临近春节的最后半个月,朋友圈里充斥着对于滴滴的控诉,集体躁动的人们仿佛不能够接受“打不到车”的生活,假装忘记这种好日子在三五年前根本就还不存在,选择性忽视共享出行给他们带来过的便捷与美好。

可春节返乡的人们在互联网渗透有限的家乡叫车,必须忍受出租车沿途拼车拉客,乘客用不及平时十分之一的声音抗议,得到的却是抽着烟的司机“不乐意就下车”的吼声和与陌生拼车客的嬉笑。刷屏的抱怨批评顿时烟消云散,此时才会心心念起大城市网约车司机正规体面的服务。

据复旦大学城市数据团统计得出,全国各省劳动年龄人口比例都处于60%~80%的区间,北京、上海、天津、浙江、广东、福建,这六个省级单位近年的跨省人口流动,全部都是净流入。换句话说,北上广不生产人口,只是人口的抽水机。在这些地区的劳动力已经充沛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节前北上广打车难,那节后涌入这么多劳动力后的运力会改善吗?

节前的春运出行高峰,打车难打车贵是因为活多车少,但网约车新政的落地与实施带来的立竿见影的效果,更是一个因素。业内直言,“出行体验不再美好”的锅绝不能扔在网约车平台身上,影响网约车供求关系的主要还是政策原因。北京、上海等地新政实施后,网约车的安全、质量是提高了,网约车司机的服务意识与技能也提高了,但最重要的网约车的数量却越来越少。

给网约车合法的地位只是建设共享专车出行的第一部,让网约车与出租车、共享单车成为出行方式的有机整体,让全体人民共享互联网+带来的科技成果才是真正的目标。一些城市目前出现的打车难打车加价的现象,既不是改革初衷,也给司机、消费者、网约车平台造成伤害,这都折射出这些地区网约车在新政下存在着问题。

与此同时,针对打车难的痛点,中国专车第一品牌——易到一直在努力构建合理的价格机制和高效的调度手段,寻找司乘双方诉求的最佳平衡点。作为网约车平台,易到在努力满足更多人的出行需求,并且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对出行有更美好的期待。这不仅包括乘客,也包括司机。共享经济应该建立在平等基础之上,乘客和司机作为共享出行世界里不可缺失的主体,应该互相尊重并得到平等对待。

城市认同感作为一个社会群体心理建设,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应该体现的是以人为本的概念,真正将人作为城市的主体地位。对于网约车这一新生事物,既要管,也要放。尤瓦尔·赫拉利在新作《未来简史》中提到,人类已经陷入双重竞赛的难解问题,一边是不能停滞的科技进步和经济增长,一边是现有资源难以支撑的中产阶级规模扩张。如何处理好民生出行问题,值得有关部门深思。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