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行业新闻 > 正文

1000亿补贴闹剧背后,中移动推阉割机刷存在

发布时间:2017-01-19 09:17        来源:蓝鲸TMT        作者:

蓝鲸TMT 杨亚茹

一张 “1000亿补贴阻挡全网通”的PPT怎么就掀起一场舆论讨伐?虽然事后被辟谣,但被大家遗忘的“阉割机”再次重现江湖,关键这已经是全网通的江湖。

2015年12月,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一起发布了《六模全网通终端白皮书》,即支持移动联通电信2G/3G/4G网络。2016年4月,工信部批准了《LTE/CDMA/TD-SCDMA/WCDMA/GSM(GPRS)多模双卡多待终端设备技术要求》,很简单,就是工信部出面将联通和电信的六模全网通标准升华为手机终端的行业标准。

相比较来看,中国移动在其2017年终端白皮书中主推重点是五模手机,也就是江湖盛传的阉割机。这五模是指GSM/WCDMA/TD-SCDMA/FDD/TDD,覆盖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所有标准所有频段,但不含中国电信的CDMA标准。

“模”,即网络制式,在2G/3G/4G时代,三大运营商都有各自对应的网络制式,如下表。

工信部的大标准都出来了,移动再推五模阉割机是有点我行我素,但是纵向来看,移动阉割机从来都没有退出手机市场。

迟迟不谢幕的阉割机

最早的阉割机出现于Wapi时代,因为通讯安全,早年引入的诺基亚、三星都会关闭Wifi模块,这些手机被称为功能阉割机。但阉割机最大行其道的时候是3G时代。

彼时,阉割机有了一个雅称——合约机,通讯运营商和手机生产商一起定制的手机被称为合约机。之所以会产生合约机,是因为国内网络制式在3G时代开始分割,移动、电信、联通网络制式各不相同,为了抢占市场,阉割终端成为三大运营商相互打压的手段。

购买合约机,用户需要与该手机指定运营商签订合约,只使用指定网络,并以存话费的名义一次付清租机款。

进入4G时代,电信和联通都是FDD-LTE制式标准——演化自3G时代的WCDMA制式;移动则使用TD-LTE——演化自3G时代的TD-SCDMA制式。自此,三方对抗转换为两方对抗,电信和联通拴在了一起,移动自成一家。

在3G时代终端阉割酣战时期,移动重任在身,TD-SCDMA网络拥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但在运营上没有电信、联通所用网络技术成熟、适用范围广的优势,一度处于被动局面。进入4G时代后,移动依靠其庞大的用户规模,以及政策便利,扭转了之前的颓势。

比起电信联通推出全网通争取用户,用户基数本就不小的移动带着阉割机一起进入了4G时代。

现在的阉割机从使用结果来看基本分为两类,一类是手机只有一个卡槽,专机专卡,用户不能自由选择联通、电信的优惠业务,另一类是手机有两个卡槽,但第二卡槽并不开放流量功能。受制于终端的用户只能通过“换手机”才能自由选择自己所需要的运营商服务。

带着阉割机跨“时代”的中移动

电信联通合力推出六模全网通,解决了用户使用阉割机面临的“换手机”囧境,不换号、不换卡,一张4G流量卡就能解决问题,不仅市场喝彩声一片,也获得了工信部的认可。

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6月,全网通手机占整月4G手机出货量的64%,8月份,这一占比增至70.8%,对比之下,阉割机月出货量持续减少。

另一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0月份,全网通终端市场份额为66%,在售款型为421款,比当年1月份款型增加1.7倍,而在2016年各品牌厂商推出的所有产品中,全网通款型普及率已高达95%,足见全网通的受欢迎程度。

即便如此,从3G时代到4G时代,移动依旧没有推出过任何一款全网通手机,誓要将阉割机进行到底。

首先,移动拥有强大的用户基础。2015年,中国移动董事长给的数据是移动4G用户数接近2亿,据统计,目前全国4G用户中,移动占73%,电信占15%,联通占12%。

其次,移动的盈利能力不容小觑。2016年上半年,三大运营商合计营收6873亿元,利润738亿元,平均日赚4亿元,这其中,移动占比是82%,电信和联通分别占比16%、2%。三家运营商里面只有移动具备完全定制的资金实力,推出过自由品牌手机M811,针对存量用户绑定赠送。

再者,苹果作为手机市场大拿,被移动撬动做阉割机也不是一两天了。

2015年9月,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投放iPhone 6s,型号为A1691,仅支持TD-LTE/TD-SCDMA/GSM网络制式属于中国移动的定制机型。2016年10月,工信部网站新审批一款iPhone7 Plus,型号为A1786,加入了LTE FDD和WCDMA,但仍取消了对电信CDMA网络的支持。

占据用户群、赚取大利润、拿下手机大客户,移动钟情阉割机,是守住自己的用户群,拉长全网通分流其用户时间线的举措,毕竟,电信和联通的FDD在国际上更主流。

生产阉割机,手机厂商能获得什么?

“运营商定制了手机,肯定要提供给手机厂商补贴,这样手机才会有限制”,电信独立分析师付亮说到。

手机厂商与运营商之间存在包销协议,这不难想通。在1月17日的红米Note 4发布会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慧镝就表示年内力争销售超过3000万台小米手机,而在此之前,中国移动与小米已经达成两次合作。

再往前追溯,中国联通还曾包销小米手机1500万部,包销中兴V5手机被万部,这类报道并不在少数。

运营商与手机厂商的合作从来都是各取所需,一方有限制条件,一方有补贴要求。从“1000亿补贴阻挡全网通”被辟谣事件来看,否定的是“1000亿”,还是“补贴”,不言自明。

蓝鲸TMT了解到,阉割机不止会在网络制式频段上有差异,同时,根据不同的合作方,手机内置APP也会有所不同。

APP预置基本涉及芯片商、手机厂商、渠道商等多个环节,其中,从手机厂商处入手,不仅推广周期相对更短,也有明显量的优势,据悉,在一线品牌手机预装一款APP收费为1.5元左右,品牌销量越高,这个收费也就会越贵。

预置APP被称为“手机牛皮癣”,用户往往不需要,不但占了大量内存,还有可能偷跑流量、窃取用户个人信息,更有胜者,央视“3·15”晚会曾报道,个别互联网广告营销公司、恶意程序开发者和增值电信企业(具有基础企业代收费通道)三者合作,通过在手机软件中植入插件推广恶意程序,诱导用户点击安装并扣费。

工信部在2015年就提出了《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APP)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的征求意见稿,2016年12月正式印发《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这对手机预置APP产业链做了硬性的约束。

但是,APP预置产业链涉及环节较多,应用商为了推广自己的软件,就会向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寻求合作,阉割机从生产到销售,涉及的利益方更多,运营商也是其中之一。

运营商给了手机厂商补贴,就有提条件的资格,预置APP又能给手机厂商带去巨大的利益,三方合作也是水到渠成,阉割机的预置APP自然会有所不同。

在蓝鲸TMT看来,阉割机与全网通的对抗中,显然,舆论更偏爱全网通,因为便利、因为选择范围扩大,阉割机一直是口诛笔伐的对象。

但是在竞争失衡的电信行业,移动一家独大,电信、联通还在致力于争取用户阶段,全网通也是争取用户的一种手段。电信独立分析师付亮认为,运营商推出不同制式的手机可以加大差异化,运营商和手机厂商间的定制、补贴会降低用户获得手机的成本。

目前,再从用户角度来看,全网通的推出的确降低了用户获取流量的成本,这或许是舆论不看好阉割机的最大原因。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