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网络和信息安全 > 重磅推荐 > 正文

WebRAY权小文:产品就是工程师的尊严

从刚参加工作开始,权小文就憋着一股气,想要做出自己的“代表作”。他没有上过商学院,也没有创业经验,从最初用业余时间做出的RayOS,到今天的WebRAY,他在创业路上一路掉坑。但靠着对产品的执念与技术思维下的公司治理创新,权小文又一次次从坑里爬了起来,继续前行。
发布时间:2016-12-06 10:32        来源:赛迪网        作者:安在

【赛迪网讯】从海信到Juniper,从大国企到大外企,再到自己酝酿创业,权小文准备了8年。自成立至今,WebRAY也即将迈入第7个年头。 

11图片1

从刚参加工作开始,权小文就憋着一股气,想要做出自己的“代表作”。他没有上过商学院,也没有创业经验,从最初用业余时间做出的RayOS,到今天的WebRAY,他在创业路上一路掉坑。但靠着对产品的执念与技术思维下的公司治理创新,权小文又一次次从坑里爬了起来,继续前行。自公司成立以来,销售业绩每年100%增长,2016年,又一次实现销售业绩翻番。

执念:工程师需要做出自己的代表作

“代表作”,这个词贯穿了权小文所有的工作经历。和很多技术出身的人一样,他的执念归根到底,都是在被产品所丝丝牵动。

权小文本科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海信。他与一群同样拼命的同事一起,花了4年时间,从最底层的代码写起,研发出国内最早一批的基于NP处理器的硬件防火墙,其性能之稳定让评测机构都感到惊讶。为了做好产品,如今备受争议的“996”几乎就是权小文和他们的同事们的正常作息。

本以为可以大干一场之时,海信却因为战略调整将公司卖掉。面对这种变迁,权小文也颇受打击。“产品就是一个人的脸面,我们花了好久才做出这个产品,就是想做成点事情,怎么说卖就卖了呢?”时至今日,权小文依旧耿耿于怀。毕竟,这本应成为他的“代表作”。

如今创业,产品依旧是权小文最大的牵挂。在他看来,所谓的“代表作”,某种程度上与尊严相关:“有人会觉得,工作经历和职位是脸面,其实并非如此,对我来说,只有产品才是我的脸面。要把脸面做好,就要先把产品打磨好。”

因此,WebRAY的每次产品会议,权小文必定出席。出差时,他也一定会搜集一圈客户反馈,以便于进一步产品迭代与改进。

权小文的执念并非无因。在圈内摸爬滚打多年,业内过往的生死存亡都反复提醒权小文,对产品的坚持才是公司的生命线。

在多年从事防火墙技术领域的权小文看来,当年做防火墙的企业上百家,但是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天融信和东软,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产品都是自己做的,而且是踏踏实实地在做。”

权小文的脸面:WebRAY

2009年,权小文利用业余时间写出了RayOS,这也成为了日后WebRAY的前身。在此前一年,权小文就认定,既然互联网是基于Web的,那么Web安全未来将会是网络安全的主旋律。身处防火墙行业的权小文意识到,防火墙、IPS作为安全市场主打产品的地位有可能将会动摇,而Web安全则值得他将自己的前途与理想赌上。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云时代、物联网时代的陆续到来,Web安全的价值开始进一步显现。无论是云安全的最终落地,还是移动APP的交互,甚至连物联网的很多传输协议都是基于Web。现实印证了权小文的预测。

但一个问题也随之出现。如权小文所见,“Web安全的市场容量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大。”在总的盘子大小有限的情况下,必然有大量竞争者涌入Web安全领域,当年防火墙领域的惨烈厮杀,也难免会在Web安全领域上演。

早期入局的WebRAY的应对方法很简单,全面布局——WebRAY的产品涵盖检测、防护、事后处理、分析等4大类13个品类。如权小文所说:“我们可能是Web安全产品线最全的公司”。

2图片1

技术创业者的掉坑智慧

根据WebRAY提供的数据,2016年其销售额同比翻番,这是WebRAY成立以来连续6年翻番了。对于一家创业型的安全企业来说,这个成绩的取得,颇为不易。

在创业之前,权小文谈不上有什么商业经验。最大的经验,是从海信跳槽之后,他曾在Juniper工作。在那里,他体验到了跨国企业工程化运作的魅力:“以前是凭着热心去做产品,而在Juniper,是靠着流程来保证产品。经过这个流程,做出的产品不会太差”。

回过头来看,这段宝贵的经历算是软件工程的训练,这促使权小文写出了扩展性很好的RayOS。但是,如何将代表自己脸面的产品做成生意,却是权小文所不在行的。

凭着直觉,权小文觉得哪块不行就补哪块,再找一位互补的合伙人就行,WebRAY迫切需要吸收一个销售合伙人。但这个决策,这却成了权小文创业路上掉过最大的坑——权小文花了一年时间为自己错误买单。痛感商海套路深的权小文痛定思痛,也总结道:“创业者的短板不是找个合伙人就能弥补上来的。”这也是他希望给后来的技术创业者留下的教训。

在公司运作艰难的情况下,权小文不得不亲自上阵做销售,虽然刚开始头皮发麻、舌头发直,但是一番尝试下来,倒也不见得太过恐怖。创业的压力,逼着这个以前擅长和机器对话的人,必须尝试着和人愉快地对话。

对技术创业者来说,管理也是个问题。随着业务不断扩张、团队的不断扩大,原来的三五条枪变成了上百人的队伍,原本驾轻就熟的局面貌似又开始变得陌生了。“原来很多事说了立即就能做,后来慢慢开始出现踢皮球了。管理成为当前WebRAY团队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权小文回忆。

对于最讲究效率的技术人员来说,内部效率的低下是非常令人抓狂的。没上过商学院,没管过这么多人,权小文又一次感觉快要掉坑里了。

这一次,权小文和团队们凭着技术人员的直觉和思考,折腾出一个“知行合一”的方案。

所谓“知行合一”,就是公司每个人、每个团队,月初都列出自己的月度任务计划,为了避免偷懒,这些计划还需要经过开会审核通过,一旦敲定后,到期就要一一核对。

这种符合直觉的做法,实施效果也让权小文感到意外。刚开始的时候,每个月公司平均的任务完成率只有40%,经过一轮一轮的实践,如今已经能达到平均六七成。当然,优化亦有极限,如权小文所说,“完成率从来没有上过75%。”

而面对安全公司成本压力的不断攀升,地主家也快没有余粮了。对此,权小文和大家又琢磨出要激励内部降本增效的“微创新”,积小胜为大胜。

权小文举了个例子:以前去跑客户,最少要3个人跑动7次才可以,包括销售和售前、售后。但是,在当前网络安全席卷全国形式下,每家安全公司都觉得安全人才不够用,怎么可能配置如此豪华的团队做事? 怎么可能和上市公司、国家对进行竞争? 需要找到一套缩减人员同时又不降低效果的方法?最后,大家研究发现,在企业级市场,如果产品经理将产品尽可能把产品做的简单,就可以将原来的3人来回7次去客户现场服务,降低至3人、4次客户现场服务。这就是WebRAY倡导的微创新。

诸如此类的微创新,在WebRAY内部还有很多,这些智慧看似不起眼,却都是创业企业的生存技能,而这些灵感,或多或少都是来自于之前的掉坑经验。

如今,技术出身的权小文已经很难再像以前一样纯粹地做技术了,在技术、产品和市场之前,他必须要扮演着纽带的作用,这种转变,是他或者和他一代的安全从业者甚至技术创业者,都必须面对的转型,这个过程不会开心,但却无可避免。对于产品的执念,也将成为他将企业打造成“代表作”的执念。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