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IT产品和服务 > 第一资讯 > 正文

达沃时代:苦练内功的存储路 不会错过任何精彩

发布时间:2016-08-17 14:30        来源:        作者:

“超融合”和”软件定义存储”已然成为今天众多厂商追捧的技术趋势之时,用户端对其了解越发深入,从而对这一技术的应用和实施越发理性和客观,于是我们看到超融合的落地反而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如火如荼。“超融合”能帮助企业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超融合究竟适合什么样的企业?如何才能将超融合技术创造价值?如何为用户定制适合其行业应用的新智能平台?不仅是用户考虑的问题,更是各大IT企业竞相探索和研究的方向。于是,我们看到各大厂商都在畅谈自己的超融合技术能给用户带来的新价值。而实际上,对于“超融合”系统而言,其技术实现难度远大于独立的存储系统(如Server SAN或阵列),正如达沃时代副总裁、技术总监雷迎春博士所言:“超融合不是简单地把虚拟机和存储部署在同一服务器上,它不仅要满足客户对稳定性、高可靠性的需求,更要帮助客户降低TCO,提高数据处理响应速度。”

  “超融合”难破稳定关

确实如此,在超融合系统中,同一服务器上同时运行多种软件,如Hypervisor、应用VMs和存储VM,相比于独立的存储系统(只运行存储软件)而言,显著增加软件故障的发生概率,于是系统的可靠性成为用户端考量是否使用“超融合”技术的关键。“在计算机的早期发展阶段,存储和计算是一起的,也就是DAS的存储解决方案;后来出现了客户服务器结构,分离存储和计算,以阵列为代表的网络存储由于良好的性能和共享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信息系统的主要选择;而现在随着虚拟化技术的成熟,数据规模的爆炸性增长,为了在节约成本的前提下更好地满足数据使用的需要,计算和存储又整合到了一起。而这样的整合,与原来只是一台服务器内的存储和计算耦合、服务器与服务器之间没有关联不同,也区别于通过网络连接起来的NAS和SAN,现在的融合存储模式,是在横向打通虚拟化的情况下存储又回到了服务器中与计算耦合,在这种模式下,所有服务器之间建立了耦合关系,所有存储资源进行了池化,通过软件定义和调度进行管理和使用。” 雷迎春的技术分析道出了客户对于“超融合”技术的普遍顾虑点。

另一方面,市场上一些企业在“超融合”的进程中,使用开源技术,而开源并不能为客户随时解决问题,说白了就是代码中的“隐患”并不能被预知。由于使用开源的企业缺乏自主研发能力,后续的服务也会存在一定问题。

基于对上述两方面问题的考虑,达沃时代在超融合的道路上仍然坚持完全自主研发的路线。在自主的企业级Server SAN软件的基础上,又用了一年多的时间,重新优化了软件结构和I/O执行流程等,使达沃存储软件适配超融合系统所需。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达沃时代越发清楚客户的需求和问题,并针对客户类型,制定了两套不同的产品解决方案,从而针对性地提升用户体验。

S-ONE超融合产品,与市场上主流的超融合解决方案类似,够满足大中型企业灵活的扩展需求。另外一款是小金刚C-ONE,针对中小企业市场,它的特点是有目的的限制扩展性,最大程度降低TCO。例如,C-ONE限定三台服务器,不使用万兆交换机,服务器之间直接用万兆网线互连,固化网络配置和虚拟机配置,促使用户尽量少介入系统管理,大幅减化企业业务部署、运维和采购成本。

  “超融合”不能错过的精彩

事实上,达沃时代在超融合之路上走的并不如起初设想得那么顺利,一个困难接着一个困难,雷迎春认为,这些困难的最终解决与达沃时代一直以来的积累和努力是分不开的。

实际上,早在公司创立之前,达沃时代的创始团队就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进行了深入探讨,最终决定将软件定义存储作为公司未来发展的核心支撑。达沃时代的创业团队大多有高性能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发经验和大型信息系统的工程经验,面向未来应用的急速发展对存储的灵活性、高性能、快速升级提出更高要求,只有以软件为核心才能满足这些需求,达沃时代认为软件在未来存储里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所以达沃时代一直沿着软件定义存储这条路走了下来。

而在软件定义存储的大路上,雷迎春带领团队在分布式存储领域不断创新,并在超融合之初,就看到了融合的趋势,特别地,使本地的分布式存储扩展到广域,允许把分散在不同数据中心的存储资源构成一个逻辑上统一的存储池,并以开放的接口支持各类上层应用的使用。

而今天,达沃以数据为基础建立一个应用的生态圈,在技术上,达沃存储努力适配不同类型的应用,在同一套平台上划分不同的资源池,并根据应用所需对不同的资源池设定策略和访问规则,使得不同的存储池对外提供不同的数据访问特性,例如针对IOPS、吞吐率、延时、可靠性保障等不同需求。这也为其顺利过渡到“超融合”解决方案进行了很好的铺垫。而对于开源,达沃时代也并不拒绝,并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技术交流方式。

所以可以说,达沃时代并不是为了迎合软件定义存储和超融合的浪潮而进行研发,而是在一开始便预测到技术发展趋势,从而能持续不断的耕耘在存储领域,并在追寻梦想的过程中前行。

苦练内功 有技术才是硬道理

纵向分析,产品线方面,达沃时代拥有完全自主的分布式存储技术和团队,并以Server SAN、超融合进行产品布局。

横向市场观察,达沃时代的技术显然已经成为其吸引合作伙伴,并同合作伙伴进入更多领域的绝佳武器。目前,达沃时代与联想、浪潮、新华三(HPE)、VMware、Citrix都保持着密切的合作。正如雷迎春所言:“达沃时代自身在存储方面拥有较强的技术信心,一方面成为达沃时代快速进入客户市场的武器,另一方面,也成为吸引合作伙伴的核心”。“国内自研分布式文件系统的厂商非常少,大多数存储公司的工作重心都在分布式块存储上;一些公司虽然提供分布式文件系统产品,但是,是基于开源的GlusterFS或者CephFS居多,很多情况下,开源存储系统如果不做深入的研发工作是很难交付给企业用户使用的。另外一些优秀的企业级分布式文件系统,如EMC Isilon和VeritasVxFS,或者与硬件绑定,构成硬软一体的产品,或者因为销售策略的原因,暂时不支持部署在虚拟化环境中。”

确实,做分布式文件系统的自主研发并不简单,“每一个文件系统的操作都涉及一系列十分复杂繁琐的过程,而当把文件系统做成分布式之后的操作更是难上加难,这种难度呈指数级的变化。但是,文件接口对应用来说是一种使用存储资源的重要途径——无论是物理机,还是容器、虚拟机为载体,文件存储在数据共享方面都非常重要,因此分布式系统既支持块存储,也支持文件存储必然具备一定的商业价值。

虽然业内已经有一些开源的分布式文件存储系统如HDFS,在应用场景上能满足大部分的需求,但也有一些研究资料指出HDFS的各种不适应性,比如HDFS主要是为达到高数据吞吐量而设计,在低时延的应用需求满足上有缺陷,或者在大量小文件的存储效率上不高等等。此外,任何一个软件都不可避免的存在Bugs,或许导致宕机,宕机后能否恢复数据最为关键,雷博士认为,企业用户部署关键应用后服务商应该为数据的可靠性负责,如果这个软件不是自己写的,宕机后的数据恢复就成为一个潜在问题——互联网企业支付了大量的人力成本来维护系统和数据的可靠性,而传统企业在缺少大量技术人员的情况下,则更倾向于使用成熟、稳定的商业软件来满足自身的需求。”

基于上述种种考虑,达沃时代一行一行地写出了自己的分布式存储系统,在保证数据读写速度的同时,强调数据的高可靠性和高可用性,并且可以支持多种虚拟化平台。正是这样的技术创新,促成了达沃时代与全球多家一流企业的合作,通过这些深度的技术合作,未来达沃时代将会进入到主流行业,比如金融或是电信。

除了把握住超融合这个新趋势的机会之外,达沃时代也规划了未来,据雷博士透露达沃时代的发展目标是力图为企业提供一站式数据服务。分布式存储、虚拟计算平台,大数据分析平台,以数据为中心的“智慧存储”解决方案,已经在达沃时代内部进行研发并创造,也许不久之后我们便会看到达沃时代给市场带来的另一个惊喜。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