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IT产品和服务 > 第一资讯 > 正文

搭搭乐乐岳亚明: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乔布斯,因为教育落后25年

发布时间:2016-08-15 15:49        来源:investorscn.com        作者:

摘要:乔布斯,中国人心里的痛。梦寐着有一天中国能够诞生自己的乔布斯,然而这一切又好像很遥远。

steve-jobs

文:苑晶

来源:投资家网

提起乔布斯,想必人们并不陌生。提起他,就让人想起一个留着络腮胡、眼神深邃的大叔形象,为什么这么深刻,恐怕还是因为那本《乔布斯传》。

诚然,《乔布斯传》可以说是最近几年最火的纸质书籍,而随着乔布斯本人的离世,人们对于他本人的敬仰也达到了历史的最高峰。在中国,不乏有乔布斯的跟随者,他们顶着某布斯的名义继续“传道”,而模仿乔布斯,竟然也成为了当时的一大热潮。

为什么中国没有乔布斯,为什么苹果这样的原生态创新没有发生在中国,类似这些话题近年来一直被热炒,而对于乔布斯的种种发问也同样羁绊了无数中国的企业家和创业者——那一个个“为什么”犹如洪钟一样发人深省。

在中国教育行业奋战18年,搭搭乐乐的创始人岳亚明已然不惑。作为机器人教育的最早探路者,岳一直从事机器人教育行业。在有了近20年的观察探索后,岳得出结论:中国出不了乔布斯的真实原因是教育,中国教育落后美国恐怕25年以上。

 

搭搭乐乐

 

本文来自投资家网(www.investorscn.com)对搭搭乐乐创始人岳亚明的采访,以下文字采用岳第一人称即岳本人的角度叙述(“我”指岳亚明先生,下文不再重复)。

 

教育落后的缩影

 

曾几何时中国的足球队也是一只强队,在面对日本的时候只有我们打他们的份。而如今的中国队不要说赢日本,就连打平可能都看不到希望。为什么举这个例子,因为对于足球这个行业来说,中国是和日本是同时开始发展的,时间点都是70年代。

经过几十年,中国足球没有了锐气,反而一度落后。这种落后其实只是一个缩影,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中国青少年教育并不只是足球落后,更是整体落后。

我所从事的机器人教育行业是一个舶来品,诞生在美国、发扬光大也在美国。这个行业有知名的赛事如Robo Cup和FRC(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等等,在美国已经有了27年历史了。这些比赛融汇了趣味性、观赏性和对抗性,在美国高科技企业的高校的支持下,FRC更是成为了美国高中生升学大学、评定奖学金时重要的参考。

在中国也有类似赛事,只不过是在事业单位和政府的主导下运作的。由于这些“国产”赛事学生所取得的成绩未列入升学评判标准,再加上赛事设置的呆板、机械化,使得比赛不温不火,也未获得社会和企业的参与和重视。

为什么会这样,有几方面。中国一直比较侧重行政,什么事都要靠“运动式”、“地毯式”的方式去推,近些年的“双创”也是如此,政府为此补贴了不少。我认为,靠运动的方式推广中央精神一方面浪费了资源、另一方面在成效上也不尽如人意。而美国有发达的商业文明,赛事更是依赖高新企业的资助,从设立赛事标准、到考学升学的制度绑定,使得这样的商业赛事有着极大地想象空间,科技创新赛事所取得的成就感在美国一点不亚于在棒球场、篮球场所取得的,而在赛事中体现的互信、互助、诚实等商业伦理,也潜移默化的影响着美国所塑造的一批又一批的创新人才。

STEM(Science、Tech、Engineer、Math)教育也就是现在搭搭乐乐所推崇的,美国进行了27年,中国2年。从希拉里的竞选演讲我看到她又在推,而创新人才的培养是和奥巴马和历任美国政府政策一脉相承的政策。我们在教育制度方面落后美国,如果要问中国什么时候能够走出一位真正的乔布斯,我想时间大概是25年。

 

焦虑背后的坚守

 

搭搭乐乐单店最好成绩是550多万的收入,这一点可能一时走红的乐博乐博都做不到,在全国400-500家从事机器人教育的品牌中,搭搭乐乐能排进前三。有人问,老岳你过得不错为什么还焦虑,那是因为问话的人其实不知道这行业里面水有多深、干的有多苦。

有一次,我在机场的书店里翻到一本马云的书。当然,这地方的书店经常会摆放这类图书。我并不是想说什么鸡汤,我想说的是现在机器人教育行业和当时马云所从事的电商行业极其相似。值得庆幸的是,这本书并不是鸡汤书,它详细的记录了马云在创立中国黄页之前所做的那些辛酸事。“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大部分是死在明天晚上,所以每个人都不要放弃今天,”这些话不是创业者不会懂。

我在这个行业干了18年,有时候会不住的想,到底干到什么时候那个美好的后天才能来临。我所做的事情仿佛和电商一样,胜利就在前面,但阿里从发迹再到上市,15年就已经变得无人可以超越,而我还在迷茫中探索。

有时候看到教育行业我就感慨:这么大的国家,在教育上的改变永远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大。我多么希望,这种改变能够再快一点。

 

搭搭乐乐2

 

搭搭乐乐的破局

 

搭搭乐乐的定位是中国创新教育的综合运用商,而这家公司能有今天,起源于十几年前我在广西柳州的乐高经历。和大多数创始人一样,我是市场销售出身,在卖乐高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成立了90个工作室(乐高的教学单位)、并取得过400万的销售业绩,而这期间的工作使得我掌握了中国校内校外的机器人市场情报。

03年开干青少年机器人教育,06年创立公司,至今搭搭乐乐这个公司有了从4-18岁较为完整的课程体系。在机器人课堂中,搭搭乐乐将数学、科学、物理、人工智能、电子信息技术、工程技术等多种学科知识融入在一起,课程充满乐趣和挑战。

08年,搭搭乐乐又多次代表中国参加国际青少年机器人赛事,在我们的带领下,取得了9个世界冠军,我们也收获了44名冠军队员。现在,搭搭乐乐每年都赞助联盟旗下的两项青少年机器人赛事即CCFRC(中国城际家庭机器人挑战赛)和CRC(中美(国际)机器人挑战赛)。

不懂学校,这个生意就会很难做,因为学校是一个既不是完全市场经济的地带、也不是铁板一块死气沉沉的垄断市场,想要进去得有经验。而长期以来和政府交流,我的思路逐渐形成了比较完善的方法论,而打法、方法论似乎是很多体制内教育从业者并不具备的素质。

要做学校就做大单、要做低端就要实惠。在为学校开发的产品中,我们为学生提供了价值3万的产品包,包括硬件、课程和比赛的指导资源,而对于TO C用户我们开发了会员制度以适应不同人群的需求。

机器人教育可不可以诞生出下一个新东方?我觉得是可以的。如今国家缺少科技创新人才,就好像当年缺少英语人才一样。在宏观层面,各级政府都全力推进科技创新,而这种盛况在我一开始做机器人教育行业的时候是不可想象的。据一些资料显示,美国常青藤联盟大概有八分之一的新生接受过机器人等科技教育的培养,若是未来中国大学哪怕有八十分之一的学生来自搭搭乐乐,那将会是一个多么广阔的市场?如今机器人教育行业业内保守估计的市场规模是300亿左右,可把科技创新等因素加进去考虑的话,规模就应该在1000亿左右。

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和组织开始接受机器人教育,而一些名牌大学也对参加过机器人大赛的高中生产生浓烈的兴趣。在未来,想必有更多学校可以通过自主招生的形式让具有科技创新思维的学生就读名牌大学。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