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焦点直击 > 正文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 很难相信Pokémon Go席卷了美国

发布时间:2016-07-26 10:47        来源:        作者: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 很难相信Pokémon Go席卷了美国

当Lee每天出门来到距离自己租住的房子12公里远外的USC(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开始他的夏季学期课程的时候,都要习惯性的先在校园里走上一圈,去学校中各个Stop补给一番,顺手看看有没有鲤鱼王抓,他告诉我,还差20个鲤鱼王,它就可以进化成暴力龙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宠物。

像Lee这样每天利用课余时间在USC玩Pokémon Go的人不在少数,从七月开始,准确的说在Pokémon Go上线的时候起,这项活动已经成为了他的日常。

“我经常去学校里的道馆PK,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胜利者。“他给我展示着他CP(CP代表宠物的能力值,数值越高宠物的战斗力越强)高达1954的水精灵。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在中国我很难理解如新闻所说,这样的一款手机游戏让全美国的宅男从家里走出来,甚至就在我7月20日离开Palo Alot的当天,50公里外的旧金山还在举行一场近200人的Pokémon Go聚会。

Pokémon Go在美国已经成为一种现象级的产品,尽管和美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比起来,Pokémon Go的玩家数量不足挂齿,但就是这些“少数派玩家”让一款手机游戏成为了美国电视新闻的常客。

在洛杉矶近郊的一家商场,在晚上为了吸引更多的玩家,在特定的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为自己商场中四个补给站购买诱饵模块(Lure Module),一方面吸引了游戏中的小精灵更多的出现在补给站周围,也让更多的玩家来商场光顾。

甚至在圣地亚哥的海洋公园,或者是洛杉矶的环球影城,都有告示告诫那些Pokémon Go的玩家,请在抓小精灵的时候注意自身安全以及周围环境。Lee告诉我他从出生到现在的10年时间里,一款游戏可以影响到让周围的社会环境发生改变,Pokémon Go还是第一个。

我让Lee试着用三个词来阐述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这款游戏,他给出了freedom(自由)、uncertain(不确定性)、social(社交)三个关键词。

他说Pokémon Go跟之前自己玩过的手机游戏实际上本质没有什么不同,收集、进化、战斗……如此反复,但和那些“恶心”的卡牌游戏相比(他特意强调了恶心这个词),Pokémon Go的整个游戏过程是简单且自由的。

“这并不是一款竞技游戏,所以我不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练习或者研究它。”Lee告诉我,他现在抓到的82种小精灵,都是在课余时间或者是旅游的途中抓到的。

“这并不会成为我生活的负担,而那些恶心(他第二次强调了这个词)的卡牌游戏,只会每天想着怎么从你的钱包里把钱拿走,如果没有钱,你肯定玩不好那些游戏”。而对于Pokémon Go显然Lee宽容了很多,他说他可以控制自己玩游戏的时间,他只是把原来从图书馆走到教室或者是走到餐厅的时间充分利用起来了,即便不需要多大的金钱和时间付出,他也能感受到游戏带给他的乐趣。

随机或者说不确定性事影响Lee能把Pokémon Go坚持玩下去的原因之二。

“这太神奇了你知道吗?你完全不知道下一次会从草丛里跳出一只什么样的精灵。“他给我看他最稀有的一只宠物——飞天螳螂。他说这只是在上周四下课的时候从图书馆走到大门口要坐上Uber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的草地上蹦出来的,他从来没在他或者他朋友的吧Pokémon Go游戏生涯中见到过真正的飞天螳螂。

这就好像Powerball(强力球,美国的一种彩票),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期的中奖号码是什么一样。当一只稀有的宠物小精灵在你身边出现的时候,你就会有这种感觉。

Lee觉得这是一种符合人性本质的设计,当你的周围每天只能出现五种固定的小精灵的时候,可能一周之后你就不会玩这个游戏了,但是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不确定的因素存在,它才会成为一款游戏,人对新鲜事物的探知欲促成了这款游戏成功的因素之一。

而说到社交的时候,Lee给我介绍了他玩Pokémon Go认识的一个韩国人Kim,一个在USC上大三的学生。Lee告诉我两个人是一天下午在学校的餐厅外抓小精灵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两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对着抓,那种场景想想都可笑。

Lee说学校里玩Pokémon Go的人特别多,那些走在USC学校的路上拿着手机对着你像在拍照一样的人,十有八九都在抓小精灵。他因此也认识了不少“原来不太可能认识”的同学,“哪的人都有,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能和一个来自沙特阿拉伯的同学做朋友,这太疯狂了。”

Lee甚至在他租住的apartment下面的泳池办过小精灵派对,大家可以游泳、BBQ、抓小精灵……他还给我看了一段圣地亚哥midway航母博物馆外面的录像,一群人坐在几个石墩子上齐刷刷的拿手机刷精灵,而这些人其中的一部分,如今也和Lee成为了朋友。

在谈话中Lee的手机不时的震动,那代表着又有小精灵出现在地图上了,他也时不时的就瞟一眼手机上的游戏界面,生怕错过任何一只”鲤鱼王“。

Lee是我采访中遇到的人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他给自己打的标签是标准的宅男,10岁跟父母从台湾移民美国,落户洛杉矶,他是那种典型的东方面孔,性格内敛谦逊,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更奔放的美国人相比,他是那种格格不入型的。

10年的美国生活让他改变了很多,但相比于美国人,他至今为止依旧更乐意跟台湾人做朋友。虽然不能肯定的说一款游戏能为他的人生带来什么样根深蒂固的改变,但是Pokémon Go的出现确实让Lee在现实社会中,多了一些朋友。

最后我让Lee给现在的Pokémon Go提点意见。他说他最希望的是让这个游戏更真实,他一直是Pokémon的玩家,他说游戏机里那种人和人随机对战的场景在Pokémon Go里是没有的,这绝对是个遗憾,如果未来的版本能加入进来就好了,AR可以让对战更加的真实。

再有就是现在的小精灵太少了,目前手游的小精灵数量只有150只左右,而掌机中的小精灵数量已经超过了600只,“女朋友最喜欢的圆企鹅赶快来吧!”Lee用这样一句话表示了自己的期待。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