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莫让网络直播成监管真空

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自己当主播,并成为拥有千万粉丝、月收入过万的“网红”。随着网络直播平台的日益火爆,进入网络直播间的主播越来越多,直播内容也越来越多样化。
发布时间:2016-06-21 14:06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苏德悦

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自己当主播,并成为拥有千万粉丝、月收入过万的“网红”。随着网络直播平台的日益火爆,进入网络直播间的主播越来越多,直播内容也越来越多样化。然而为了提高人气,获得关注,赚取更多利润,一些网络主播开始打起了涉黄“擦边球”,诸如“直播造人”等涉黄低俗的内容也开始在网络直播平台上出现。

为了整治直播平台的种种乱象,日前,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及北京网络文化协会共同公布一批违反《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的主播名单,包括六间房、酷我(聚星)、花椒、在直播、映客、69秀(玖秀)、陌陌、咸蛋家、黑金直播在内的9家网络直播平台的40名主播被永久封禁。这是继今年4月,20家网络直播平台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后,公布的首批违规主播。此前发布的《公约》规定,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网络直播房间必须标示水印;网络直播视频保存不少于15天;不为18岁以下主播提供注册通道;审核人员对平台上的直播内容进行24小时实时监管。

事实上,对于网络直播内容的审查远不如图片和文字内容那么简单,《公约》发布后,多家直播平台均表示成立了上百人的审查团队,24小时轮班对网上的内容进行监控,并纷纷表示目前已经查封一些主播,尽管如此,低俗内容依然屡禁不止,“东莞风月女转战直播”等传言屡屡出现,显然,直播平台自律的力量仍显薄弱,从直播平台目前的定位和盈利模式来看,仅靠平台自身加强监控恐怕无法完成监管任务。

从网络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来看,目前网络直播平台的很大一部分收入是靠“眼球经济”,主播吸引观众观看及打赏,平台和主播对打赏钱进行分成,这就意味着主播的关注度越高,受打赏越多,平台的收入也越多;而内容越是“劲爆”,则越是可以吸引观众的眼球,越会吸引观众掏钱。从这个角度来看,让平台自我审查封杀低俗和涉黄等“劲爆”内容,无异于让其自断财路,若不是迫于外在压力,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恐怕没有哪个平台会有积极性去做。

作为具有强大影响力的新兴媒介平台,网络直播正在影响着越来越多的人,对网络直播内容的监管不容忽视,网络直播平台决不能成为监管的真空地带,更不能成为低俗视频和涉黄内容的“窝点”,转变网络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探索多样化的监管方式显得尤为重要。 

纵观目前的网络直播平台,还处于比拼颜值、扩大影响、积累用户的阶段,内容的同质化低俗化比较严重,而直播平台想要谋求长久发展,不能单单以提供无聊甚至是低俗视频为卖点,事实上,具有知识性、趣味性、传播正能量的直播内容也一样可以引发观众的共鸣,吸引人们的关注。在完成了一定的用户积累后,只有提供优质化、差异化的内容,找到除了观众打赏之外的其他盈利点,直播平台才能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健康地发展下去。

此外,网络直播平台应建立更严格的实名认证制度、黑名单制度和惩罚机制。尽管按照自律公约,平台应对主播进行实名认证,然而记者体验几家直播平台做主播时发现,平台并未要求登记身份信息,也没有提醒主播遵守相关规定。无规矩不成方圆,网络直播平台有义务对入驻主播进行实名登记,并向主播声明,直播平台不是主播为所欲为的空间,应遵守相应的规则,若不遵守就会被纳入黑名单,以后不得在任何直播平台上从事直播活动,并处以重金罚款,有了这些严格约束,想要“为所欲为”的主播们恐怕也会三思而后行。

随着网络直播平台入驻的主播越来越多,高峰时段会有成千上万的主播同时直播,仅靠平台自身组织几百人的监看团队实时监看,恐怕还是力所不及,此时,调动外界的力量就显得尤为迫切。事实上,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平台在发展初期也出现过信息低俗、造谣是非的情况,随着举报制度的建立和关键词监管制度的完善,一些低俗信息渐渐失去了生存空间。同样的模式也适用于网络直播平台,平台可以开通举报通道,建立平台之间互相监督,直播之间互相监督,观众对主播进行监督,监管部门对直播内容进行抽查等机制,实现对直播内容的多方位监管。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