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总编在线 > 正文

赛迪网总编辑刘兴波:效率才是经济之本

迪斯雷利曾说:“没有效率就没有经济”——这位17世纪的英国首相,在当时就已深刻认识到经济运转与效率的根本联系。
发布时间:2016-05-03 11:10        来源:赛迪网        作者:刘兴波

【赛迪网讯】对人类和经济社会而言,互联网,不仅是一次创新,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彻底解放生产力和提升经济运行效率的革命。

迪斯雷利曾说:“没有效率就没有经济”——这位17世纪的英国首相,在当时就已深刻认识到经济运转与效率的根本联系。他的观点,自经济这一概念诞生之时,便已有之。早自公元前4世纪,初创“经济”一词的古希腊学者色诺芬,便在其著作《经济论》中论及通过劳动分工来提升效率。直到近代,经济学在亚当·斯密、马克思、凯恩斯等经济学家的系统归纳和分解之下,终于发展为一项体系庞杂而严谨的学科。直至如今,经济学范畴流派林立,而“提升效率”这一命题却经久不衰。在当前互联网时代大潮的冲击下,提升效率,已成为国家推进经济转型升级的必经之路,反观世界经济的持续徘徊,提升效率,更将成为提振全球经济运行的根本举措。

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经济与效率却似乎少有联系。尽管中华民族关于经济思想方面的论述可前溯2100年:汉代司马迁在他的巨著《史记》中,作《货殖列传》及《平淮书》,描述了通过货物的生产交换和转换速度而生财求利的现象,而历代正史中亦大都有《食货志》,形成了古代经济思想绵延不断的传统。然而,古代的商业经济大多发生在局部区域,大规模的物物交换和流通是缺失的,且强调“善者因之”的观念,以放任其自然生长为主,同时,受封建统治者“重农抑商”的思想影响,中国经济的萌芽始终发展缓慢。到了近代,经济上更是闭关锁国、封闭自锢。这一切,都使得中国古代和近代的经济无法匹配“效率”一词,更于近代随着错失工业革命的洗礼而一落千丈。

反观西方,从经济学概念诞生之初,效率便与之水乳交融。这项被视为“社会科学的皇后”的学科,发展到近代,随着西方社会生产力的进步,商品市场关系亦得以迅速发展,从重商主义力主政府积极干预经济,到古典经济学论证资本主义财富增长的因素、条件和途径,直到“边际革命”之后,西方经济学从宏观及微观两个方面来透析资源配置过程,经济,始终都是围绕着如何在扩大规模的基础上提升效率的。而这一切,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得以彻底提升。

“二战”之后,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来势迅猛。新的发明创造一浪高过一浪。1946年,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启动,海量计算成为可能;演变至今,信息化已全面渗透进入生产、生活及社会运行;终于,随着1969年美国诞生互联网原型,1980年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研发了ENQUIRE原型系统,随后在1990年开发第一个网络服务器万维网,并在1991年建立开通第一个WWW网站,开启一个时代的互联网诞生了!而伴随计算机发展而来的互联网,以及快速衍生的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这些层出不穷的技术和体系,对生产效率及经济效率的影响已难言尽。

在中国,依托互联网所产生的新兴产业,一举突破了工业时代落后于西方发达体的现状,形成伊始便大有齐头并进之势,而基于互联网的经济亦蓬勃发展。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中国的数字化转型:互联网对生产力与增长的影响》报告称:2010年,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只占GDP的比例为3.3%,落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而到了2013年,中国的iGDP(互联网经济占GDP比重)升至4.4%,已达到全球领先国家的水平并成功超越美国。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最新一期报告显示,截止2014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32亿,互联网普及率已达46.9%。数字背后,是中国互联网经济广阔的市场潜力,亦是提升经济效率的无限可能。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市值,从10亿美元到50亿美元经历了5年多,而从50亿美元到500亿美元,仅仅用了6年时间。从微观层面来看,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更是形成了赶超国际巨头的态势:2014年,腾讯市值突破1500亿美元,而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阿里巴巴,其预估市值更是达到石破天惊的2000亿美元。随着资本和技术创新这两只“轮子”的强力驱动,中国在互联网经济领域屹立于世界之林已不再是梦想!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