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智能生活 > 企业专区 > 正文

黄鸣为气候改善巴黎归来 首透大产业化布局

发布时间:2015-12-21 14:05        来源:小熊在线        作者:小熊在线

 

黄鸣在巴黎气峰会上

12月9日,雾霾污染与气候危机驱逐战在北京“拉响”,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满载“绿色炮弹”降落首都国际机场,并参加了媒体见面会。

9日当天,巴黎气候峰会已经一周多,但仍在“明确的目标”中进行着微妙的博弈,在1万公里外的中国北京,大气重污染拉响了红色预警。HU495航班落地首都国际机场,黄鸣拉着行李挤上地铁,直奔媒体见面会的现场,气候问题严重至极,等不及了,他急需告诉更多的人,“忘掉政府间协议,忘掉优惠政策!人类唯一的出路是依靠大家,依靠我们每一个人!我们要做的须做的和可做的只有:真爱、真信、真学、真懂、真干!要每个人行动!”。

“全息生态”中国绿VS. 焦灼峰会

据了解,此次黄鸣被巴黎气候大会组委会邀请参会,他的“绿色炮弹”在焦灼的巴黎气候峰会上炸开,完美的展现了“中国绿”,并取得了很大的反响,黄鸣与法国工商部长、谷歌集团副总裁、维斯塔斯(Vestas)集团CEO、迪拜水电局首席执行官等台上互动、台下洽谈,赢得了几百个国际合作的机会和几十个订单。

“微排全球”战略、“太.未”生活方式、“全息生态”解决方案,这就是黄鸣的“绿色炮弹”,皇明近两年很低调,但是,憋了大招,“炮弹”越来越充足。

全息生态是皇明又一里程碑式的探索和实践。他是一种洁能化能源利用解决方案,也是生态时代的一种生活方式。其整合太阳能发电、太阳能热水、太阳能采暖/制冷、太阳能饮食、节能门窗等以太阳能为主的洁能化解决技术,全方位覆盖社会生产中的绿色环保需求,纵深零能城镇建设、绿色旅游开发、生态观光农业、节能建筑改造等各生活多领域,包含太乐宫、未蔬棚、未牲棚、未棚墅、微排墙、草沙乐园等具体方案,并进行节能改造与管理,解决“能源,能耗,污水,废弃,尘霾,商害,心霾”的问题,最终实现“天更蓝,源更长,水更清,地更洁,家更宁,人更安,心更纯”的生活状态。“全息生态”是对气候变化的忧心,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探索。  

此次见面会上,黄鸣也表示:“虽然对于一个皇明公司来说,这次巴黎之行算是收获丰满,但是,只靠皇明,对中国的哪个城市减霾都不会有太大的作用。如果皇明做几百个亿上千个亿,能够解决中国的气候问题也是不可能,因为我们面临的问题还很多”。

4.42亿㎡太阳能保有量VS. 1%传统能源替代率

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习主席指出“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全球总量的24%,新增装机占全球增量的42%。中国是世界节能和利用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第一大国”。

2015年,中国太阳能行业年会报告中讲到,中国太阳能集热器保有量占到全球的76%,2015年太阳能热水器总保有量预计达4.42亿㎡,即太阳能光热产业位列世界第一,成为除水电之外全球减排贡献量最大的产业。

但是,中国面临的环境能源问题依然不容忽视,黄鸣表示,我国虽然太阳能保有量很高,但是真正对传统能源的替代率还不足1%。这就意味着扭转气候变化的局面依然是非常棘手的问题,传统能耗依然是最大的障碍。

有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建筑能耗占社会总能耗的41%,在即有的近500亿平方米建筑中,高耗能建筑占了绝大比重,与交通、工业能耗并行为社会三大主要能耗。令市场遗憾的是,太阳能建筑一体化推动起来并没有预想的顺利。皇明打造的太阳谷在节能建筑方面做了很大的尝试,在整个谷内,在办公建筑、居住社区、道路交通、企业生产、公用设施、能源使用等领域实现了 “微排化”,可再生能源利用率达40%以上,建筑和照明的二氧化碳排放减少30%,雨水利用率超过90%,污水综合回收利用率在70%以上,工程废弃物和建筑垃圾回收利用率超80%,整体节能超过80%。主体建筑微排大厦节能效率达到了88%,但是,这种模式或这种节能建筑对于现有的房地产商来说,有极大的思想和利润障碍。谈到与开发商合作问题,见面会上黄鸣很激动的说:“我们不会跟开发商合作,我可以负责任说,原来说中国90%的建筑是垃圾建筑,我现在说中国95%的窗户是垃圾窗。”按照皇明太阳谷的建筑标准,现在所谓节能建筑根本不能定义成“节能建筑”,真正的节能建筑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潮流,16cm以上的墙体保温、被动阳光房、四季遮阳、五净四微系的门窗、太阳能采暖、微排墙等。这也只是建筑本身,建筑配套设施太阳能灯、景观、雕塑、喷泉、植被等同样重要。

黄鸣表示,这需要建立标准,建筑形式要进行颠覆,传统节能建筑这一块不再增加,而要创造新的建筑形式和构建。“全息生态”解决方案及“太.未”系列,就是一个减少社会能耗的重要标准,同时,这种标准应该上升到国家层面。如果让其缓慢发展,环境、气候问题很难刹住车。

供应端VS.客需端

标准是一种强硬措施,社会建设中的能耗增多,其根源往往是建设者对他人的情感不够造成的。我国经济发展迅速,一方面,人们物质生活比较满足,所以对生活环境、质量要求不断增大,同样想找一个回归自然的住所。另一方面,目前房地产的建设,只是单方的规划、设计、施工,单位大的地方,尽量多的盖楼,真正了解业主需求和情感的极少,甚至很强硬,“钉子户”就是这么出来的,其实很多钉子户不只是“拆迁费”的问题,是感情的不舍,或者是“乡愁”很浓。不止是建筑这样,其他的各个方面都这样,导致了社会各种矛盾产生。

黄鸣表示:“气候变化不应该是狭窄的温度变化,应该是整个生态环境的变化。我希望巴黎大会能够成为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可以使全世界从今以后,关注包括:水排放、空气排放、垃圾排放、噪音等等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问题。同时,我也希望巴黎大会是另一个转折点,不仅从供应端,也要从应用端给予更多的关注”。他认为,供应端不能真正地解决气候及环境问题,而对应用端的关注将能达到70%的处理效果。黄鸣的理念就是按照应用端的需求改造供应端,大力倡导低碳生活绿色消费,他认为这个市场需要巨大的革命。

皇明是“一切皆可太阳能”的供应端,无论是太阳能微厨、四倍太电宝、太电挂、太阳能玩具等气候改善产品都在做着需求端的研究。黄鸣在会上对可以过滤雾霾的五净四微窗系的苛刻工艺,进行了阐述。皇明内部也在这方面不断改变和完善,从以前的客户需求调研升级到现在的“客情创制”,跟客户进行“恋爱”,真正从需求端的角度来要求供应端的标准和精益。黄鸣表示,“这样才能进行良性循环,两端沟通无障碍,绿色经济与市场便可顺畅发展”。

回归绿色乡愁VS. 后30城镇一体化

回到需求端来说,现在很多人希望回归自然,甚至很多人已经向农村转移,人人都想绿生活,天天都有蓝世界。“前30年是城市爆炸,功过自由评说;后30年如果还按这个城市爆炸模式来做,别说一个中国,10个中国在全世界都承载不了它。如果中国成为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第三世界样板的话,全世界都受不了,如果说每人一个房子一片地,按传统模式发展,那是不可能的”,黄鸣总结说。

习主席指出,“要保住青山绿水,要保住乡愁。” 但是,在我国,城镇一体化建设路线很清晰,城市、建筑大爆炸还会据需上演,是不是如今大城市的恐惧依然会“强暴”着人们的意愿?

“目前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公司,没有一个机构拿出一个什么好的方案。这就是我们“太·未”系列的一个伟大之处”,黄鸣如是说。

会上,皇明展示了全息生态“未棚墅”、“未蔬棚”、立体梦工场“未棚厦”等回归“绿色乡愁”的解决方案。

其中,全息生态“未棚墅”是一个较为典型的乡愁“载体”,未棚墅内部规划私家园墅区和公共游乐区两大区域,每户别墅包含一片私家庭院,可DIY种植有机果树、蔬菜供日常饮食用;可种植花草,打造属于自己的百花生态立体景观园……就像儿时老家的庭院一样,种花、植草、栽树,品茶、赏花、看孩童嬉戏,并运用了自动卷帘系统、保温墙、土壤蓄热、 温屏节能门窗系统、水墙隔热保温等可以保证四季运用、生态环保需求的技术。同时,皇明也给出了经营模式,因为其适应传统旅游景区、自留地、农业观光、特色旅游等应用,所以,众筹预售、以租代售、分时度假等都可以自由经营。

微排草原、沙漠VS. 破坏性旅游

皇明的“大招”远不止这些,视线一下子从城市“乡愁”,拉到了锡林郭勒大草原,这也是皇明战略布局的重要方面,因为需求端的无奈与皇明环境保护使命、太阳能技术丝丝相连。

2014年,内蒙古旅游数据分析报告显示,内蒙古国内旅游人数已经达到7414.88万人次,创收1805.29亿元,仅锡林郭勒旅游人数就达到了1181.82万人次,创收200亿元以上。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旅游人数越大,意味着对草原环境破坏越大。破坏、保护,保护、破坏,这是中国环保的老路子,最后只有伤痕。特别是自驾游方式占比非常大。当地环保人士十分担忧。“车一进去单趟的1年不生草,一个来回10年不生。草原一道一道车痕让人心痛,草原很脆弱,土层更脆弱”锡林郭勒旅游开发者介绍说。黄鸣表示“他们已经找到皇明,要冬天能够在草原深处,找一个地方做中转站,可以在这里集中住宿,不要再到草原中到处开车搭帐篷,或多次往返草原县城之间,破坏草原。我们反应很快,现在已经在那里建设了11个‘太蒙包’,都是星级标准”。

“太蒙包”运用了太阳能热水、发电、节能门窗、四季遮阳等技术。据测算,一个太阳能蒙古包的太阳能热水系统的增量成本14000元,每年常规能源替代总量1吨标煤,约合8139kWh。每个包的太阳能热水系统每年节省能量8139kWh,商业电价0.74元/kWh,每年太阳能热水系统节省运行费用6022元;  系统寿命以20年计,则本项目的费效比(增量成本/寿命期内常规能源替代总量)为:0.09元/kWh。根据计算,可再生能源的增量成本共计14000元,增投资静态投资回收期为2.32年。为了向全世界展示中国的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技术进步,采用的多种类型可再生能源技术,相应的成本有所增加,但是随着常规能源价格上涨因素,系统的经济性会更好,其动态投资回收年限会更短。

同样,皇明也在敦煌大漠城等沙漠地区旅游设计规划了太沙包、太乐宫、沙疗包等一站式微排大漠旅游解决方案。

国际化+战略战术变革落地

皇明全新的产业化布局同样打通了国际化战略的辐射,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皇明国际化已经开始“内辐射”。包括巴西首富要做的87个微排实验基地,600公顷土地的6个项目,他的微排农庄、微排商业中心、微排农场、微排社区、微排酒店、微排机场,以及巴黎峰会的近百个订单,印度的10000个绿房建设等。黄鸣强调,皇明主张做高端,但是搞微排、节能、生态,不搞歧视,非洲、欧盟很多项目已将开展。 

“更重要的是,从此次巴黎气候大会参会人上可以看出,国际化大公司都在想着转绿,现在转绿找谁?而皇明正在做的就是帮他们转绿,这是国际经济性质的大趋势,皇明要给他们都戴‘绿帽子’”,黄鸣强调。

所有布局怎样实施,黄鸣透露,在2016年度研讨会上,皇明公司提出了“太阳能+”+“互联网+”的综合发展模式。这种模式其实是基于皇明公司对“时代变化”以及行业发展瓶颈的思考,而“绿米巴”、“模式众筹”、“客情创制”、“截道”等具体战术上,黄鸣没有过多讲述,但是从皇明的自信来看,很明显皇明已经落地实施。

从表面上看,皇明似乎在搞农业、搞旅游、搞建筑、搞规划等等,但是,这更像是搞新能源大产业的“围城”。

黄鸣从下飞机到媒体采访结束,没有吃饭,准备的一盒打卤面已经凉透;一席简单的绿工装,从巴黎穿到北京,从20年前穿到今天;从为了女儿的蓝天白云下海,到现在给自己起名叫“太痴娃”,他的从容中依然透露出对气候变化的担忧,所做的一切,他觉得都还不够。

 

“太·未”全系产品总览图

 

“太·未”系列之“未棚墅”

 

“太·未”系列之联排“太蒙包”

 

“太·未”系列之“太蓬阁”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