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互联网 > 资讯 > 正文

王小川:未来互联网发展三大关键词“深连接、大开放、黑科技”

2015年12月6日,2015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举行。搜狗CEO王小川应邀参加,发表题为《深连接 大开放 黑科技》的主题演讲,并与谷歌眼镜发明人Sebastian Thrun(塞巴斯蒂安·图伦)就智能硬件及中美创新机制等展开了对话。
发布时间:2015-12-07 17:36        来源:赛迪网        作者:赛迪网

1

2015年12月6日,2015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举行。搜狗CEO王小川应邀参加,发表题为《深连接 大开放 黑科技》的主题演讲,并与谷歌眼镜发明人Sebastian Thrun(塞巴斯蒂安·图伦)就智能硬件及中美创新机制等展开了对话。

王小川首先肯定了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他介绍道,目前全球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已跻身四家,与美国不相上下。他预测未来三年,中国还会有更多企业冲到前十,与美国处于半壁江山相抗衡的状态。

为什么中国互联网短短十几年间就迅速发展至世界领先地位,他认为主要基于以下四点:

第一,人口红利。不同于线下实体,在互联网经济中,用户的增加带给企业的边际成本几近于零。而且网络效应,使得用户越来越多,服务品质越来越好;第二,商业与服务业薄弱,这为互联网改造和提升服务水准留下很大的空间;第三,国内创业氛围浓厚,年轻人有勇气承担风险,有很强的愿景去做出不一样的东西;第四,基础电信建设比较完善。

谈到互联网未来发展趋势,王小川首先以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以及《圣经》巴别塔的故事为例,说明社会经济的不断繁荣和发展得益于社会分工,以及技术进步带来的生产效率提升,但社会分工和生产力提升会带来矛盾,即信息不对称,而互联网的出现解决了这一矛盾,让生产力得到更大释放,这是带动人类发展的最核心动力。基于这一观点,他提出未来互联网的三个关键词:深连接、大开放、黑科技。

首先是深连接。王小川认为,未来互联网将会与真实世界产生更多的连接,从线上到线下,从互联网到物联网,连接一切。

第二个关键词则是大开放。他指出封闭和创新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封闭会促发创新。而当一个公司创新力不足时,又需要用一种新的方式提高效率走向开放。在当今中国互联网发展态势下,主要是指资本结构的开放。

第三个关键词是黑科技。王小川认为未来科技发展有三个方向:一是可穿戴设备的连接;二是人机交互,特别是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体系;三是机器智能。他谈到“未来人很有可能不再是主宰这个地球的力量,而是和机器成为好的伙伴,跟它们一块来治理地球,终究未来会走到这一天,必然有一天人和机器产生平等对话的关系。”

在王小川与谷歌眼镜发明人Sebastian Thrun对话中,重点谈论了中国互联网的创新力,Sebastian Thrun认为中国的创新力量非常巨大,可预见在未来二十年内,北京的中关村将与美国的硅谷齐名,并鼓励中国的年轻人多做尝试。王小川对此也持乐观态度:“中国在创新的轨道里,互联网现在的速度和惯性还会继续保持,而且资本的力量也非常充分,年轻人也有巨大的勇气去参加创新。我觉得即便是今天不用做刻意的刻划,中国未来的创新还会多很多。”同时,王小川也提醒我国互联网须重视本土创新和国际范围内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企业创新对体制内科研体系的带动,以此形成良性循环,成就中国创新的原生动力。

以下为王小川演讲实录:

王小川:面对全球互联网竞争,我们当前的格局里,有些现象已经发生,有些是未来的,我更多的希望在中间做出一些解读,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情,未来会怎么样?我把自己的思考分成三个词:“深连接、大开放、黑科技”。

现在在全球的前十大互联网公司里,已有四家中国互联网公司成为全球前十,这是特别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因为中国在其他行业里竞争力是蛮落后的,唯有互联网,跟美国已经进入不相上下的轨道中。可以预见未来三年内,中国还有很多企业能够冲到前十名去,意味着互联网行业里中国和美国是半壁江山抗衡的状态。

为什么中国互联网企业做的这么好,我在这里面看到有几个核心点。

Ÿ   人口的红利。咱们讲到做互联网一定要人多。人多,互联网当中服务器往那里一放,用户量增加的时候,企业的成本最后是接近于零了,这跟线下实体不一样。而且我们今天还有一个观点是网络效应,人越多服务的品质会越好,就像我们有了QQ和微信,3个人用、30个人用和300万人用的时候,它的品质并不是因为软件产生了变化,而是上面的人变得更多了,这是中国的一个优势。

Ÿ   第二个特点是中国现在的基础商业与服务很弱,特别在电商、物流、媒体中,我在网上看到很多言论,讲一家医院的时候,说医院的医疗服务贵、服务质量差,就会有网民跳起来讲我们用互联网去改造它。我们做得好的源头,是因为原有的服务在全球里面比较弱,这带给了互联网发展的机会,而并不是说中国互联网人本身有独到的思想或者见解是第一位的。

Ÿ   第三个就是民众创业的精神。今天大家在问,欧洲未来的互联网是被中国还是美国所攻占呢?欧洲、台湾、新加坡年轻人的创业想法都是不够的,而现在中国大陆的环境下万众创新的气氛很浓,大家已经有一股气在努力地去承担风险,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来。

这三件事我认为是中国互联网领先的源头,此外我们的电信基础建设也不错。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开篇讲了一个概念,就是社会分工是国民财富增进的源泉,社会分工越好财富越大。事实上我们在推进过程中,又遇到另外一个概念——一旦社会分工之后,大家开始用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流程,信息开始不对称。从第一定律来看,社会分工带来的问题就是大家互相的沟通交流更加困难了。《圣经》里也讲到一个故事,人类想共建一个通天塔的时候,上帝觉得冒犯他了,怎么办呢?让大家说不同的语言,不能进行沟通,这样计划就失败了。

因此我们在一方面强调社会分工的时候,不可避免会遇到类似于通天塔的模式,大家的语言开始不同。这里面提到一个基本的概念,互联网到底价值是什么?是真正的提高生产力吗?从我之前的理解上,我们看到财富积累是两部分,一是社会分工在推动,另一个是本身的技术带来的生产效率的提升。而互联网在中间就变成了承接的意义,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互联网,这种社会分工和生产力提升会带来矛盾。这是我们的核心思考。所以在这样大的背景下,我们看到互联网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让生产力巨大的释放——这是带动人类发展最核心的动力,而在互联网动力里面中国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怎么来谈深连接呢?从门户时代开始,讲求的是信息的共享,是1.0时代,之后产生了搜索、产生了BAT。深连接我认为代表了未来的趋势,是这样的一种分工,不仅是在网上的服务器里,而是开始跟线下的真实世界产生更多的连接,我们去年把它提到了O2O的元年,就是2014年。再往下还有什么更深的连接?开始有了传感器的进步,会使得我们对物理世界中的真实数据做更多的采集,开始了物联网,产生连接一切的方向,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趋势。这个理念大家通常都比较接受了,我用了一个词叫深连接。

第二个我的看法叫大开放,今天这个“开放”我讲的更多的是资本结构,今年我们已经看到到了非常蓬勃的技术发展,是从2014年开始的深连接带来的,同时2014年也是整个互联网开始走向大开放的源头,有大量并购的产生。所以自这背后我们看到的开放有四种做法跟资本相关:

Ÿ   第一种做法是合并,像刚才提到的模式一样,互相间的竞争里面打到一定阶段,开始追求更高的效率做合并;

Ÿ   第二种方式我称之为阿里模式,就是从投资开始走向了全资收购走向新的整合,尤其是对一些本身有社会价值,但是自身在盈利上又无法形成匹配的,阿里构建了大帝国的方式,像之前的高德地图,还有UC的Web浏览器,最近我看到还有微博的投资等等;

Ÿ   再一个模式是我看到腾讯模式,腾讯现在的做法是投资在一个不控股的位置,并且让创始人依然保持很大的活力继续往下走,占了小股,但是形成很大的生态。马化腾说过一个“半条命”的理论,在腾讯而言参与很多公司,把一些自己认为对自己长久发展特别有关键作用的业务,不是自己做而是交给合作伙伴,把自己半条命交给了别人,这是一个模式。

Ÿ   另外是类似乐视的模式,他的做法是建生态。

究其原因为什么会产生资本上新的做法?我从两个维度来看,一个是开放,另一个则是封闭。中国从1978年开始进行改革开放,开放变成了一个至高无上的词,谁谈封闭就好像代表了落后,其实不是这样的。不同的环境需要不同的做法,封闭在很大层面上跟创新其实是硬币的两面,互联网之前是PC时代起步,当时有四家公司,IBM、DEC、王安、Sperry Univac,这四家本身的做法,在PC的创新时代里面用的是封闭的方式,所以每家公司都是自己去生产自己的CPU、自己的操作系统、自己的显示系统和存储的硬盘。为什么这么做呢?咱们知道创新很多时候很难和别人合作,我们公司招一些年轻人,他们说我们和别人合作,我们很多时候说慢着,因为可能是没有合作方愿意和你一起承担风险去玩的。

所以当一个开放的局面带来之后,这个时候反而它的创新会变慢,我们只有在封闭的情况下能够做到更大的创新速度,但怎么来做开放呢?我们来看苹果跟安卓间的竞争,苹果这家公司开放吗?其实是蛮封闭的公司,正好是因为它的封闭性带来了它更快的把新的技术推向市场,比如苹果的指纹、3DTOUCH技术,假如说变成谷歌这种开放结构,它的上下游操作系统跟它的硬件,跟它的供应商都分开了,其实它很难有大的突破创新。

那什么时候开始走向开放呢?就是当你的创新不足的时候,你开始要用一种新的方式提高效率才是走向开放,因此我们看到PC行业走到末期的时候,我们开始发现结构变化了,四大老牌的企业要么倒闭、要么开始转型,这个PC产业走向了横向产业的结构,有英特尔造CPU,微软造操作系统,PhotoShop做上面的软件,它开始走向分层的结构。所以开放结构目的是为了扩大自己的规模,但同时也要知道一件事情,它的效率是开始下降的。为什么今天提大开放?就是因为老一批的互联网企业,它们已经做得足够大,没有活力再往前做大的改变的时候,就开始走向新的结构。包括像滴滴、快的竞争的时候,自己独立已经速度不够了,就开始采用开放的结构。

今天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是腾讯的模式,一方面能够使得原有的企业继续保持它的活力,往前进行,如果它已经没活力了,可能就真的到了全资收购的时候,但是它有活力往前走的时候,互相间是一种信任配合。

第三个话题就是黑科技,前面我讲到产业模式里面,互联网代表深的连接,然后有开放的结构。从我个人而言,我更多关心的是未来会向什么方向发展?行业中很多人在问,现在什么东西能去颠覆微信?我的判断是,如果基于今天的智能设备、基于今天的手机,那么微信的地位是颠覆不了的,就像PC时代很难颠覆QQ一样,新的大变化是来自于新的科技的发展。我自己看到未来三个方向,一个是往穿戴式设备上的连接,第二个是人机交互,特别是像VR、AR的体系。第三个是智慧,就是这种弱的人工智能的产生,包括大数据平台。我认为这三个方向代表了大开放后是否能够有新的封闭体系带来新的创新原生的动力。

这个连接里面,我们之前看到第一代的设备其实是PC机,然后走向了手机,我们公司在去年推出了一个新的产品叫糖猫儿童手表,我自己的判断到2016年应该是儿童手表带来风口的一年。为什么这么说?在连接里面,我们今天提到了连接一切,不管是马化腾提的概念,还是行业中提的连接人、连接信息、连接万物。我们知道今天的电视机开始联网了、冰箱开始联网了,但是儿童没有联网,因为儿童不让他佩戴手机,因此孩子是在网络连接以外的。刚才举的例子可以看到,互联网该补的课早晚都会补的,这是在连接里面会走向连接儿童,随后这个机器开始成为人的配件,更多的数据可以上网。

第二个例子是讲人机交互,我自己有一个判断,在未来手机时代以后,真正能够颠覆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浪潮是什么?我们今天讲到互联网上半场下半场,上半场是PC互联网、下半场是移动互联网,我个人觉得下半场之后还有个加时赛,我觉得人机交互里最核心的设备称之为眼镜,谷歌做的眼镜是一种,我们会看到其他的眼镜产生。为什么把眼镜看成是至高无上的制高点呢?提这种概念颠覆手机的产品,人是需要有其他的设备来辅助我们做体外的进化。以前我们人在两千万年前的时候是靠自己DNA改变的,科学表明平均人类一年改成了一个DNA一个核糖核酸,两千万年改了两千万个,但是今天的科技进步速度,其实是比我们自身人类进化是快很多的。以前我们冷了我们就开始加衣服,开始长脂肪。今天我们有空调,有屋子,有汽车,所以我们人开始享受了外界世界提升我们的能力,有了手机就有了千里眼,有了电视就有了顺风耳等等,这些事情继续往下走。那么手机为什么能比PC大很多?我拿这个例子讲未来要什么。今天的手机两个特点,第一点手机足够的便携,相对于PC机,它很轻便。我原来用PC在家里用,后来用了一段时间,拿笔记本到处走,到今天我出门的时候一定只拿个手机就够了。第二是手机本身给人的交互性比PC机好很多,它除了打字以外,还可以利用语音、图像从外界获得信息,帮助人获得更大的感知能力,IO上强很多。

这样人机交互里面,下面的方向有两条,第一条开始走向VR、AR,需要一个新的机器跟我们的眼睛和听力有更大的宽带传输,而且这个设备跟外界有更大的带宽传输,VR是解决了跟人的互动,但是AR能够跟整个自然环境有更多的互动,所以它的信息量会大很多,这个跨度超越了从手机对PC机的变化。另外用眼镜以后可以释放我们的手,释放我们的眼睛,开车的时候大家知道拿个手机很方便,但当我看地图的时候,看一眼屏幕就会带来新的危险,所以人机交互状态里面,最后我的理解是类似于谷歌和微软这样的眼镜,有了这个眼镜之后会在手机上带来新的世界,因此我认为不是这样下来就完了,还有新的革命会重新颠覆对人的定义,这是讲人机交互。

第三个黑科技的原动力就是机器的智能产生,这里面很多学术界和行业朋友之间的讨论,我认为机器产生创造力,就产生它的灵性现在还没有任何技术可以达到,但是让机器参与到一些特定领域,帮助人做重复性的脑力劳动已经开始有了机会。这个图是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未来几年里面可能不只是谷歌可以做成这件事,我觉得谷歌在无人汽车里面,也有很多做得我认为有问题的地方,但是其他的厂商会把无人汽车变得真正能使用。那意味着机器在真实世界里面开始做了两件事:第一个开始取代了部分的专业人士,像谷歌的Nest,或者像以后的机器人医生,它开始把一些专业人士逐步往后推。第二个事情是开始参与到了人类世界里做判断。我曾经讲的一个例子是,做公司控制权的时候,你拿51%的股份就能控制这家公司,当机器参与做判断的时候,今天1%的世界判断是机器带来的,未来是2%、3%,我觉得很容易有一天机器参与做判断就会超过51%,这时候人和机器要重新对话,我们理解到人就不再是主宰这个地球的力量,而是和机器成为好的伙伴,跟它们一块来治理地球。智慧未来会走到这一天,我跟行业很多朋友在聊,大家都觉得必然有一天人和机器会产生平等对话的关系。

我们刚才提到中国的互联网是发展非常好,而且我们有信心开始真正的超越美国,在这样新的时代到来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一个大的缺陷,在前十大互联网公司里面中国占了四家,我们看到全球的前一百所高校中,前20名里面都没有中国,前一百里面中国有两所北大和清华。在高校这个核心原动力上,中国和世界的顶级还是有很大的距离。我本身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我看到这种差距后心里蛮不是滋味的。我在今年去了很多次美国,不仅看西海岸硅谷这块的创新,很多时候把目光移到东海岸去看,看MIT和哈佛,就是原发的动力里面,也会保持美国最新的创新甚至发明的踊跃,而这个领域里面我们其实是蛮有缺陷的。

刚才提到了我们也很好,我们的人多,我们的基础虽然差但是我们创新能力足,带来了我们互联网的活力,但是我们看到从黑科技往后走的时候,这个时候是有一定掉队的危险,所以怎么解决呢?我和一些企业在聊,大家现在说有钱了,我只要把目光投到美国去,更多的跟他们学习,甚至拿钱去买,咱们的土豪多把技术引进来维持我们的创新,中国企业再到一个新的高度之后,我们的学校就不是以在美国发表文章为核心了。今天我们的高校一方面治理是跟着官员体系走的,此外还有一个大的问题,本身学术成果的鉴定是在美国的刊物上发表文章。中国怎么能跟美国看齐?要能够把高校和企业形成新的联动。

在深连接里,我们开始享受互联网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我们看大开放里创造新的历史,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黑科技会带领我们进入新的纪元,谢谢!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