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焦点直击 > 正文

数字助手该不该有个性?技术巨头们各怀心思

据国外媒体报道,苹果、微软和Facebook都已推出各自的数字助手服务,然而它们对这种新服务的看法和选择的道路却不尽相同。
发布时间:2015-11-25 09:10        来源:赛迪网        作者:子聪

【赛迪网讯】据国外媒体报道,苹果、微软和Facebook都已推出各自的数字助手服务,然而它们对这种新服务的看法和选择的道路却不尽相同。

如果把数字助手看作是人,那么这3家公司的数字助手在人性上是不同的,这从它们回答相同问题的答案中就可以明显看出来。

如果用户问苹果的数字助手Siri,她喜欢喝什么?她会马上给出答案:“我对知识极为渴求。”

如果问微软数字助手Cortana同样的问题,她的回答可能是“一杯干马提尼”。

但是Facebook的数字助手M却会反过来问你:“我对喝什么没什么讲究,你最喜欢喝什么?”

可见,在这些技术巨头争相研发更完美的人工智能平台时,它们在处理数字助手的人性上确实存在着细微的差别。

对用户们来说,数字助手是通向强大的人工智能工具的一个渠道,开发商们想通过这些工具来影响用户们在购物和休闲上的重要决策。

技术公司能让用户们对它们的数字助手产生的依赖性越强,它们搜集到的关于用户消费习惯、兴趣和偏好等数据就越有价值。这些信息可能会成为数字广告的素材,帮助广告商创造利润,或者帮助企业客户将用户们锁定在自己的生态系统之中。

但是在如何与用户们建立深层次的联系这个问题上,它们的看法是不同的。Siri和Cortana都选择了魅力攻势,用笑话或者故事的口吻来提供答案。它们精心打造出这样的人物形象是为了让用户们以后还会再使用它们。

Facebook却把M打造成一个无性别的形象,不管是从个性还是语音来说都是如此。从设计上来说,M与谷歌的助手非常相似。

虽然朗朗上口的一行程序更加新潮,但是带有个性的数字助手也有可能疏远用户或让用户对软件的真正用途产生误解,那就是象真正的助手那样做一些简单的工作。

Facebook的数字助手专注于干一些简单的工作,比如订花或者订餐等等。

负责M助手的人工智能团队的Facebook高管艾利克斯·勒布朗(Alex Lebrun)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我们想让M真正地开放而且能做任何事,它现在就是一张白纸,我们想看人们怎么去使用它。”

Madrona Venture Group的常务董事麦特·麦克维恩(Matt Mcllwain)说,对于技术公司来说,这样做的风险可是很高的,因为这些数字助手能够将用户引向它们自己的产品和合作伙伴的产品而远离竞争对手的产品。例如,谷歌的数字助手利用它的搜索引擎来满足用户对信息的需求。

麦克维恩说:“深受信任的助手可以象我的经纪人一样,处理好各种交易和活动。”

Siri在被苹果收购之前的早期投资者盖瑞·摩根塔勒尔(Gary Morgenthaler)称,Siri团队最终认定,个性对于数字助手是不可或缺的。他说:“如果你想模仿真人,那你就得象真人那样互动。”

谷歌已经作出了决定,除了更好地处理人类情感之外,它不会在数字助手的人性上面走得更远。移动搜索副总裁塔玛尔·约书亚(Tamar Yehoshua)说:“要想把一台电脑描述成一个人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利用预测技术的谷歌应用Google Now虽然用女声作答,但是却没有太强的性别特征和个性。

Facebook的数字助手M背后有一个培训师团队,回答一些除了人工智能的各项功能之外的其他问题。公司希望搜集用户提问率最高的问题的数据以便改善M。

但是这些数据是很有限的,因此现在M只对旧金山海湾区的大约1万名用户服务。尽管M的设计目的并非如此,但用户们还是经常要求听M讲笑话。人们倾向于把技术人格化,哪怕技术公司想要刻意避开这种事,他们也经常在里面寻找个性或关联。

人工智能公司Sentient Technologies的联合创始人巴巴克·霍德亚特(Babak Hodjat)说:“当你给人们这种开放麦时,他们会问任何问题。”

Siri联合创始人、现在人工智能公司Viv Labs担任副总裁的亚当·切耶尔(Adam Cheyer)说,在2010年被苹果收购之后,Siri的个性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是回答问题的方式从文本变成了语音。他说:“语音是交互性更强的一种媒介。”

Cortana的经理人乔纳森·福斯特(Jonathan Foster)称,微软征求了现实中的个人助手的意见,请他们帮忙打造Cortana的个性。Cortana的语气是很正规的,但她也有自己的怪念头。

她喜欢与科幻或者数学有关的东西,她最喜欢的电视剧是星际迷航,她最喜欢的食品是豆薯。

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机互动的访问科学家亨利·利伯曼(Henry Lieberman)说,这种对于细节的专注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涉及到人工智能时,人都是很特别的。

他说,企业必须有自己的想法,不要进入研究员们所说的“诡异谷”。在这方面,人工智能工具才不那么象人。他说,用户们总是会对细微的差别念念不忘。他说:“这有点毛骨悚然或怪异,就像一部电影中出现了很像人类的怪兽一样。”

iDAvatars的首席执行官洛瑞·达罗嘉(Norrie Daroga)说,他在开发评估病人痛苦的医学助手Sophie时采用了折衷的办法,他为Sophie设定的是英国口音,而目标客户却是美国用户,这样就会让用户觉得它们都是言必行诺必果的正规助手。

达罗嘉说,但是Sophie也有瑕疵,因为人无完人,如果Sophie太完美就不可信了。

学术界的有些人说,Siri的个性一直是她最大的成就。2011年推出之后,用户们就一直在忙着搜集她的“语录”。但是她的一些话却让苹果非常头疼。

当有人问如何处理尸体时,Siri经常给出一些打诨插科式的答案,比如沉入沼泽地或者水库。但是今天再问这个问题,她就有些闪烁其词了。她说:“我以前倒是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子聪)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