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网络文学正在风口 成资本争相追逐的对象

从今年初的《何以笙箫默》,到暑期档的《花千骨》,再到三季度《琅琊榜》,几部网络文学改编剧轮流把持着电视收视率排行榜第一的宝座;
发布时间:2015-11-16 15:33        来源: 杭州网        作者:汪琦 胡洁菲

曾处于边缘地位的网络文学改编影视作品,正逐步走到舞台中央,成为荧(银)幕上的主角。

从今年初的《何以笙箫默》,到暑期档的《花千骨》,再到三季度《琅琊榜》,几部网络文学改编剧轮流把持着电视收视率排行榜第一的宝座;由小说《盗墓笔记》改编的网剧则长期位列视频网站点击排行榜前列;而将于本月末上映的《芈月传》,未播先红,早已在各类社交媒体和论坛上炒热……

有统计显示,2015年迄今视率最高的15部电视剧中,竟有5部是网络文学作品。由此引发的是,网络文学作品改编剧本的版权出让费也水涨船高,由几年前的数万元每集跃升至这两年的数十万乃至上百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这几年影视剧投资成本上升,风险日益加大,而先期已经在网络上走红的文学作品,因其拥有巨量可转化为观众的“粉丝”,是资本争相追逐的对象。

网络文学改编剧成荧幕主角

“浙江产”剧本表现抢眼

“陵哥哥、尊上、杀姐姐、靖王妃、真爱不将就、一杖红……如今,聊天中没提到这些人物和台词,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地球人吗。”近日,网友“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在某论坛上发帖感慨热播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对人们生活的渗透之深。

网络文学改编剧这两年到底有多火?据不完全统计,2015-2016年间,国内计划开拍或已经播出的网络小说改编影视剧将超过30部。根据CSM50城收视率数据,截止到今年9月30日,收视率最高的15部电视剧中,其中有7部是小说题材改编,其中5部是网络文学作品。而在前十名中,网络文学作品的改编剧占了三部,《花千骨》第二,《锦绣缘华丽冒险》第六,《伪装者》第七。

在这几年风起云涌的网络改编影视剧作品中,由浙江本土作家操刀的作品表现着实抢眼。2013年初,一部《后宫甄嬛传》红遍大江南北,不仅在国内屡创收视奇迹,还远播日韩、美国。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该剧剧热度丝毫不减,仍有不少卫视将其置于黄金时间播放。这部小说的原作者和编剧是浙江湖州籍的作家流潋紫(本名吴雪岚)。她目前任教于杭州江南实验学校,并担任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

今年7月份,浙江嘉善作家南派三叔(徐磊)创作的小说《盗墓笔记》也被拍成连续剧。尽管由于剧情与小说差别甚大,惹得网友一片吐槽,但两集“先导集”在爱奇艺首播后,创下了开播后一小时内破4000万,22小时破亿,累积点击率达24亿的一连串纪录,甚至一度引发网站的收费系统瘫痪。

即将在本月30号登陆北京卫视黄金档的《芈月传》,由《甄嬛传》原班人马出演,还未播出,近期已经频频“霸占”微博热点推送。

《芈月传》的编剧和小说原著蒋胜男是位“70后”浙江温州籍作家,目前是温州艺术研究所的戏剧编剧。

网络文学作品版权费水涨船高

热门作品版权出让费达数百万元

网络文学改编成影视作品并不是近年来才兴起。1998年痞子蔡的短篇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在网络上走红,随后也拍成了电影。是视为最早的网络文学改编剧代表作品之一。不过,那时虽然小说本身风靡网络,但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作品与传统剧本改编作品相比仍然处于边缘地位,影视改编权转让费也普遍比较低。

2010年被誉为网络小说改编剧井喷的一年,大家熟知的《和空姐在一起的日子》、《美人心计》、《佳期如梦》、《来不及说我爱你》等热剧都在这一年上映。而近年,《步步惊心》、《倾世皇妃》、《甄嬛传》等开播,进一步增加了网络文学改编剧的热度。

改编剧的走热,网络文学作品版权费水涨船高。在10年前,网络小说影视改编版权每集不过数千至数万元。而乐视网副总裁何凤云透露,在2013年网络小说影视改编版权已达到10万-30万每集;到了2014年,普通的小说则大概有了两三倍的增幅,至于热门小说版权转让费已经达到百万元的级别。

今年1月整合了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旗下各品牌的网络文学“巨无霸”阅文集团,掌握了目前70%以上的网络文学作品版权。其所属的《史上第一混乱》、《鬼吹灯》、《朱雀》、《斗铠》、《盘龙》、《步步生莲》都卖出了破100万元的价格,其中《史上第一混乱》和《鬼吹灯》单价更是高达200万元。

而年初媒体公布的“2014年网络作家富豪榜”中,唐家三少、辰东、天蚕土豆分别以5000万、2800万、2550万的总收入(包括网络连载、纸质图书版税以及游戏或影视授权总和)占据前三名。

一部作品“卖”几家才赚够?

“全版权”运营获利最丰厚

作家、电影投资人郭羽告诉记者,网络文学作者作品主要来源于收费阅读和作品版权出让费两种,“收费阅读收益一般和签约的网站分成。版权出让费收益分为多种情况,如果发表前原作者已经享有了版权(著作权),那么改编版权出让所得也归作者所有,如果网站帮作者申请了著作权,那么收益就归属文学网站或者两者分成。”

郭羽说,网络文学作品作者想要把版权掌握在自己手中,需要具备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发表之前就要完成整部作品的写作,作者国家版权中心进行登记备案,取得了版权。而现在很多网络文学作者,都是以连载的形式在文学网站上发表作品,一时无法取得版权。网站会和他们签订协议,等到整部作品完成后,由网站负责申请版权。这时,原作者就失去了版权的控制。

他认为,作者自己获得版权和将版权出让于文学网站这两种模式,很难说哪种对原作者更有利。“并不所有作者都能够一下完成整部作品,并保证其成功。有时他们需要一个强势的平台帮他们推作品,但读者就要与网站协商分享利益。应该来说,双方是一个利益共享,又是博弈的过程。”

阅文集团一位营销负责人方先生谈到另一种现象,以前网络文学改变成游戏的数量众多,优秀作品改编游戏的版权早已是天价,而现在改编影视剧有后来居上之势。“现在大型的网络文学和阅读平台比较倾向于在优秀的网络文学还未走红之前,以相对较低的价格签下其‘全版权’,即纸质书,电子书出版权,影视剧,广播剧,网络游戏改编权,延伸产品的开发权等,每个不同形态版权的运作,都能单独获益,这样在作品走红之后就能获得数倍甚至几十倍的获益。”

用网络文学作品“投石问路”

能最大限度降低投资风险

网络文学改编剧本版权价格节节攀升,直逼传统名家作品,为何依然能够受到资本的极力热捧?阅文集团负责人方先生认为,与这些年来传统原创文学作品年产量日益萎缩,题材狭窄,选择范围小有关,而网络文学数量多、题材宽泛、优秀作品层出不穷让投资人选择起来游刃有余。“每年传统文学作品出版量只有数百部,而网络平台上的作品百万乃至上千万部可选择。”

作家、电影投资人郭羽向记者分析说,网络文学有个鲜明的特征,先在网络上大量传播之后,可以先作为一块“试金石”来投石问路。“如果一部网络文学的‘粉丝众多’首先说明作品的质量是的到认同的;另一方面粉丝多,说明受众多,这样拍成影视剧后,很大一部分粉丝会转化为观众,这就大大提高了电影成功的可能性。”

郭羽举了他和刘波作品《网络英雄传I——艾尔斯巨岩之约》的例子,“这本书写完取得版权后,先是在中国移动和阅读平台上线了电子版,因为在网络上大受欢迎,获得了1.3亿次的点击量,培养了一众粉丝,我们紧接着把它改变成广播剧,随后又在今年10月出了纸质版本,不到两个月已经印刷了4次,目前这本书电影剧本版权也以非常好的价格出售,不出意外的话,后年电影版就将上映。”

郭羽说,各个运作环节环环相扣,前一环都是在为后一环积累基础,各个环节又相互促进,“如果没有网络上证明了小说的成功,说产生大量的粉丝和巨大影响力,就不会给之后签约带来大量帮助和获益。”

“盗墓类、情感类、宫斗类、玄幻类,每部热播的网络文学改编剧成功的原因都不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都抓住了特定的受众,电影一定要抓住‘90后’,这个人群是电影消费的主力人群;电视剧要抓住女性;如果是网剧,那么主攻的也是80、90后。”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