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大众点评CEO张涛:用互联网改造线下服务业

10月8日,中国最活跃的两家O2O(从线上到线下)生活服务公司,大众点评网和美团网宣布以5:5的公司换股对等战略合并。这是2015年继滴滴和快的、58同城和赶集网后,中国互联网行业第三宗大的合并案例。
发布时间:2015-10-12 07:02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作者:商业周刊中文版

10月8日,中国最活跃的两家O2O(从线上到线下)生活服务公司,大众点评网和美团网宣布以5:5的公司换股对等战略合并。这是2015年继滴滴和快的、58同城和赶集网后,中国互联网行业第三宗大的合并案例。

双方合并后估值170亿美元,将进行下一轮融资30亿美元。它或将超越小米、滴滴,成为仅次于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和京东的中国互联网第五极。

新公司名字叫“美大”还是“团点”,或联合品牌,双方尚未确定。据《商业周刊/中文版》获悉,其英文名字叫China Internet Plus Holding inc.,直译为“中国互联网+控股公司”,显示了他们的某种旨趣和野心。

43岁、创业已经12年的大众点评CEO张涛将与王兴同时担任联席CEO和联席董事长。当事人心情复杂,此前竞争激烈的时候,张涛公开称美团为二战时的“德军”——孤家寡人,所有业务都自己做;他和合作伙伴则是“盟军”,包括腾讯、万达、小米、饿了么、美餐网、迈外迪等。

大众点评CEO张涛 摄影:吕祝君

张涛内部邮件称,“这是中国互联网历史性的战略合作,中国的O2O市场格局因此而改变。”王兴则写道,“昨天双方浴血奋战,今天我们握手言欢,明天我们共创未来……这个转变很剧烈,大家或多或少会有些不适应……这要求大家必须放弃成见放弃对立,学会欣赏彼此互相鼓励,这需要胸怀,更需要耐心。”

据一位了解合并案的内部人士对《商业周刊/中文版》透露,两人是多年劲敌,但也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谈判,中间由于种种原因并未谈拢。转机发生在今年年中。美团和大众点评都在做新一轮融资,因为今年低迷的市场行情和各自不同的估值情况,王兴和张涛终于坐了下来,在香港的一次谈判达成了共识。

据《商业周刊/中文版》独家得知,该合并谈判代码为“Project Race”(竞赛项目)。他们共同的投资人、这次合并最强有力的背后推手、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有着著名的“投资赛道”理论(即最有前途和投资机会的领域)。在O2O的“赛道”上,王兴和张涛终于联手,成为一统江湖的“赛车手”。

在合并前两个月,大众点评CEO张涛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主动提到了美团,“你说我们跟美团一定是你死我活吗?模式并不一样。我们将来更多做结婚、丽人等业务,它一边打饿了么,一边打去哪儿、携程,其实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对于合并传言,张涛当时承认,“现在我不考虑这些事情。(合并)有时候有些条件必须要成熟,目前各方面还是有挺大分歧的……”

张涛喜欢看美剧《权力的游戏》,“很残酷,这是帝王之争,只能有一个皇帝。但互联网世界应该更多是联合国、盟军,没有必要打得你死我活。”

Q:《商业周刊/中文版》

A:张涛

Q:这几年对趋势描述最准确又深刻的,是《经济学人》以美剧《权力的游戏》形容硅谷。新的硅谷四巨头: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原来在各自的领域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全面开火。你觉得中国互联网的权力游戏,在上演哪个版本?

A:现在很多在融合。一个融合点跟服务有关。BAT原来解决人与信息、人与商品、人与人的关系,现在也把人与服务作为一个交叉点。百度作为一个信息平台,下一步闭环就是往服务闭。支付宝、淘宝,从商品的交易开始做,现在也做服务的交易。腾讯的微信作为一个流量平台,也希望介入很多服务。

这个交叉点也跟整个中国经济的消费升级有关,往第三产业的侧重,往服务业的改造。这个大的趋势会持续很多年,中产阶级的收入一旦突破一个界限,就进入消费社会。这个消费趋势在中国显而易见,变化一定是从对价格敏感慢慢变成对品质的追求、服务的差异化。这也是任何行业的必然趋势。

Q:中国互联网一直有“丛林法则”,也许是这代人受教育的原因,历史观往往是“成王败寇”,你怎么评价?

A: 以前行业太小,丛林社会就感觉一定是要成王败寇。中国的历史文化中,感觉只能有一个皇帝。但中国互联网这两三年竞合生态比以前好得多,腾讯起了很好的头,京东也都在做生态,我们、58都在往生态走,携程也投了很多公司。新一代正确的做商业的方式在中国会发生。可能越来越少,你把我干死、我把你干死的情况,除非滴滴、快的这种没有办法,因为不干死对方行业没有垄断利润。但烧钱大战这件事非常无聊,没有挑战,谁钱多就去花。我们希望把O2O变得有点技术含量,有点含金量,一定要跟商家有深度合作。

中国互联网还有另外一个现实,今天各种模式创新,最后也许都变成资本的游戏。

到目前为止,发展比较快的都是高频领域,比如打车、外卖、团购。大家都愿意做高频,资本愿意投高频,因为高频只要钱投进去,基本上变成行业垄断。但高频的特点是标准、价格敏感、同质化,所以价格战特别有效,只要一家不死,永远是打得昏天黑地。高频必须要做,因为高频是带流量的。

有些纯做补贴烧钱的业务我们基本上不干了,外卖我们选择投资饿了么;电影票我们没有补贴很厉害,基本上是维持一定份额;酒店旅游是个大行业,但是玩家都太强了,你进去分一点羹,要去颠覆携程、去哪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越往后,行业越来越呈现非价格趋势,会越来越回到商业本身。你搞结婚行业,砸很多钱也搞不定,你做丽人行业,用户第一次会拿着优惠价格享受一下,之后更关心的服务和品质。你帮小孩找钢琴老师,不会仅仅因为价格就换老师。这些行业一般都要培育,都需要决策、内容、品牌,都需要时间和耐心。

Q:担心资本进来并购整合吗?

A:没有什么担心,也就是竞争。反正已经竞争这么久了,大家都不差钱,钱永远是可以解决的。但是我们也不希望竞争整天是花钱,更多地希望把钱砸在形成壁垒的事情上。

Q:对于优酷和土豆、滴滴和快的、58和赶集,这些同类合并你怎么理解?有受触动吗?

A:第一,理性看合并的好处怎么样,是需要评估的;第二,是双方对行业的理解和做法上面是否有些一致的因素。现在我不考虑这些事情,关键看大家的理解是不是一致。目前看,我们的想法比较清楚,还是希望更加生态更加合作,不要什么都自己干……我们更多会依赖品质服务、中低频、把行业做深,我们不是为了交易而做交易。交易不能解决消费者的需求问题,我们希望从解决需求、解决问题的角度做事情。

很多创业者受到投资者的压力,你是怎么摆平他们的?

我没有任何压力。

Q:沈南鹏没有对你提要求?

A:没任何要求,他也不敢对我提什么要求。好的投资者都是尊重创业者的。如果沈南鹏整天对人家提要求,他就不是沈南鹏。

但他又同时投美团。

所以他更不会提要求,对他来讲他赌的是赛道。饿了么他也投,他什么都投……好的投资者不会去要求人家。投资者怎么可能有创业者懂,我们这个行业战略投资者也基本上不管,饿了么他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偶尔给些建议。腾讯从来不会对我们说什么的。

Q:今年你最关心的事情,或者说你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A:我们关心还是要把O2O 2.0加深,做好闭环的服务,新一代营销方式,跟商家更深度的合作。

Q:如果时间倒流,你希望什么重现?

A:最终到了后面,公司很多事情都是人的事情。很多决策各方面最终是人……互联网对社会的发展有深远影响,你永远在思考在了解,当初一定是有些机会抓住了,有些机会没有想到,有些机会想到了不能做,因为公司的架构和人不对。有些事你就是错过了,因为你有自己的思维方式,换一个思维方式基本上是个盲点。这很正常,这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往往很难说转折点是什么,把所有的决策拿出来,有70%是准确的已经了不起了。

Q:你玩德扑的风格是冒险性的还是谨慎的?

A:德州扑克的标准术语叫紧凶型和松凶型,我是偏紧凶型的。大家有误解,把紧凶和松凶认为这个人敢于冒险,进牌率超过50%一定输,其实紧和松是一个纬度的,凶和不凶是一个纬度的。真正凶和不凶体现在哪儿?你一旦进了,你敢不敢往下打。在没有牌的时候,和有牌的时候怎么打,后面是关键。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