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手机App成黄牛非法交易媒介:日赚数百 流水过万

十一假期已结束,大批游客正陆续离京,火车站的公交一卡通退卡点儿迎来了退卡高峰。黄牛瞅准商机,趁机做起了退卡赚差价的生意。
发布时间:2015-10-09 13:41        来源:中关村在线        作者:石爱华 朱天龙

揽客 北京站北广场一卡通退票点,黄牛正在揽客,手中拿着一沓回收的一卡通

查验 黄牛用手机App查询游客手中一卡通的余额,这个过程只需几秒钟即可

给钱 黄牛将卡里的钱和押金退给游客,但都会留下卡里的“零头儿”摄/记者 石爱华

十一假期已结束,大批游客正陆续离京,火车站的公交一卡通退卡点儿迎来了退卡高峰。黄牛瞅准商机,趁机做起了退卡赚差价的生意。

和往常需使用专业设备查询余额不同,他们也“与时俱进”用上了手机App,每退一张卡可收取3元至20元的“手续费”,一天轻松获利数百元。

揽客 退票窗口排长队 黄牛趁机游说

10月6日下午2时,北京站北广场的地铁入口处,有三四百人排队准备进入地铁,周围保安在维护秩序。

在地铁入口旁一共有10个售票窗口,其中有一个窗口办理退卡业务,剩余9个窗口负责售票。售票窗口队伍不长,最多四五分钟就能买到票,而退卡窗口则长期排着三四十人,一般要等待二十分钟至半个小时才能退卡。

四个挂着腰包的人在退卡队伍末尾来回走动,不断询问排队的人是否退卡。“卡里有多少我退你多少,就收点卡里的零头。”一男子承诺。另外一名女子则称交“手续费”5元,就不用排队退卡。

靠忽悠 1小时成交十余笔生意

同样,10月6日下午3时许,在北京西站地下的9号线地铁站口处法晚(微信公号:fzwb_52165216)记者看到,尽管地下大厅内有着多个地铁服务窗口,但部分窗口却并未开放,游客如果想进行退卡,就不得不排队走到闸机前的服务台办理业务。

“外侧窗口没开,您要退卡的话从那边绕进来在我这边办。”另一方面记者发现,地铁站内的售票窗口有两个是面向大厅过道的,但窗口内的两名工作人员却表示并不开放,旅客必须排队进站才行。而此时由于客流量过大,地铁方面采取了限流措施,S型的长队一直排到了大厅过道。

几名男子有的站在队伍的末端,有的徘徊在大厅走廊,不断向进站的旅客询问是否有退公交卡的意愿。“在我这退您不用排队,就收您几块钱的手续费,要不20分钟你都不见得排进去。”男子夸张的忽悠让一些游客深信不疑,记者在地铁口观察了近1小时的时间,一名男子已经做成了十余笔买卖。

收钱 设备升级 用上手机App

这些人首先会用手机上的App查询游客公交卡内的余额,然后再根据卡内余额情况收取“手续费”,一般卡里的“零头”被黄牛收做手续费,少的四五元,多则八九块钱,甚至20元,并没有一个固定的价位。最后他们会通过到正规退卡点退卡赚取差价。

法晚(微信公号:fzwb_52165216)记者观察,这款App实际上就是普通的支付宝App,可自己充值或者查询交通一卡通余额,只不过目前只能在小米、魅族等部分品牌手机上使用。相比于以往携带特殊的专业设备,黄牛现在只用带手机即可查询余额,更加“便捷”。

看人收钱 没有固定收费

在北京站地铁入口处,记者将公交卡交予一男子退卡,经查询发现,这张公交卡余额为34元,包括交通卡押金在内的20元,男子一共退给记者50元,收取了记者的手续费4元。

而在北京西站地铁进站口,当听闻一名旅客表示火车即将出发而着急退卡时,一名男子便试图多刮些油水:“您卡里还剩114,我给您一百,挣个零头得了。”尽管并不情愿,但女子看看手表后还是勉强答应了。

两位背着大包的女乘客告诉记者,她们是来北京旅游的,初到北京时为了方便办理了一张地铁卡。临走前想退掉交通卡领回押金和卡里余额,但并非所有窗口都能退卡,因为赶时间才选择找黄牛退钱,宁可少退个四五块,也不想排队半小时去退卡,如果再因此误了火车,那就太不值得了。

算账 日赚数百 每天流水过万

在北京西站黄牛常出现的地方附近执勤的保安告诉记者,自打十一黄金周来临后,这些收卡的黄牛几乎每日都会到此。“早上8点多来,下午6点多走,一共得有十几个人吧。”几名在附近工作的清洁工也向记者讲述了相同的情况。

北京站一“经营”退卡业务的女子在攀谈中告诉记者,黄金周一天下来能把自己所有带的钱都退完,大概一万多块钱的流水,到公交卡退卡窗口按照原价退掉卡后,一天至少可以赚到数百元的净利润。

法晚(微信公号:fzwb_52165216)记者注意到,在北京站的售票处一直有循环播放的广播,提醒游客不要从私人手中购买票务,但是在排队进入地铁的队伍的旁边还有人在以5元一张的价格兜售地铁票。

黄牛的这些地铁票都是以起步价3元购买的,赚取2元差价。

目前北京地铁实行分段计价,最低价格为3元,但黄牛卖票时并不告知游客北京地铁是分段计价的。

记者在北京站观察,卖卡的生意并不好做。

10月6日下午3时许,北京站一名卖卡的男子跟退卡的同行抱怨,一共约100张,有20张是被其他黄牛拿走兜售,自己只卖出去5张,还剩下七十多张地铁票没卖出去。

情急之下,这名男子索性也到退票窗口排队处去做收公交卡的买卖,放弃卖地铁票。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