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微信陪你玩会“受伤”?

出生四年时间、从0到活跃用户高达5亿的微信,成为众多大V、大号眼里的香饽饽,转发分享、求赞打赏、广告软文等种种行为不一而足。
发布时间:2015-07-29 08:24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李光焱

出生四年时间、从0到活跃用户高达5亿的微信,成为众多大V、大号眼里的香饽饽,转发分享、求赞打赏、广告软文等种种行为不一而足。

日前,从事餐饮业的张小姐就向E天下记者诉苦,找了一个号称粉丝过10万的微信大号做软文广告,钱花了可一个客人都没有!而“系统抖动”、“六六喊冤”等事件,也让用户感觉微信实在“太火了”。事实上,在各种借微信狂欢中,一些“不欢”事件令陪玩、看热闹的普通用户“小受伤”,也令微信要过早承受成长之痛。

案例一:

号称10万粉丝 却招不来一个客人

据张小姐透露,她的餐饮店日前推了一款新菜式,希望通过微信“大号”的文章,拉动消费者前来“试菜”。“我找的是一个餐饮业的公众号,发来的粉丝截图超过10万。因此,我就花4000元,让他写一篇介绍菜品的文章发布。”张小姐说,发布当天阅读量有9000多,但次日下午3点之前,没有明显的阅读量增长。然而,随后的一周内,一个“试菜”的客人都没有。

“令人不解的是,文章发出当天3点开始后的半小时,阅读量增长了数千个。”她说,以为会有不少人慕名来店,还准备了一大堆食材。结果却没有一个人来点新菜,转化率为0。张小姐认为,浪费了事先准备的食材不说,这样的大号估计是刷粉、刷阅读量。然而,她投诉无门,只能吃哑巴亏。

微信为什么不公布“大号”们的粉丝数,帮助用户辨别?微信相关人士表示,不公布粉丝是为了避免大家都去刷粉、去哄抢所谓的大号。“其实我们更倾向于向大家推荐第三方的大号,比如当地主流媒体的微信公号,它们的粉丝更真实,效果也更明显。”

点评:微信大号有多少粉丝,只有微信后台和大号自己知道,而且公众号“刷数据”也是众人皆知。但刷粉、刷阅读量的号,再大也是泡影。微信称不公布为避免大家“刷粉”,但也助长了大号瞒粉。

案例二:

六六微信被屏蔽又被恢复

在微博上有超过千万粉丝的知名作家六六“将”了微信一军。事情起因是她在互联网上订购了一单水果,送到家发现水果已烂,要求退货,对方却给出了诸多借口“拒绝”。随后六六将遭遇发在微博上,很快,该电商就来电表示“全额退款”。

感叹需要借助大V身份才能维权的她写就一篇“我要的只是公平”发布了自己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然而,7月17日,她在微博上贴出的文章被微信删除的截图,并表示“很遗憾被微信屏蔽了。”由此,引起网友的争议。

很快,腾讯发言人张军当天就回复六六表示,“文章由于系统bug导致被误删,我们在收到消息后11时40分立刻进行了后台核查,并恢复了文章。”不过,更大的争议亦在此出现:有网友质疑微信因为大V、大号的影响,令删除的文章“复活”。对此,张军18日再次回应,“任何人如果发现自己的公众号文章出了问题,都可以申诉,与大V小V无关,但如果有悖朋友圈或者公众号规则,一定会处理,这个无法与系统bug混为一谈。”亦有分析人士称,如果微信确实按规则办事,也无可厚非。

点评:规则在我手、解释在我口?微信“误删”及迅速回复文章,像屏蔽Uber相关信息,属于bug?属于“系统抖动”?既然微信不断强调“开放性”,就该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

案例三:

诱导分享删帖厚此薄彼

“我们公众号在刚开始时有做转发朋友圈的活动推广文章,有时候半个小时不到就被删除了。但别人的公众号类似内容,7天都没有被删除,这种情形出现过不止一次。微信公众号有禁止诱导分享、转发增粉的规定,但为什么待遇差别这么大?”近日,运营商公众号的小薇向微信投诉。

对此,小薇质疑,对方是否与微信有合作,得到了特别的待遇?事实上,此前Uber的微信信息因“诱导其他用户点击链接或者分享信息”而被删,但滴滴快的的分享以及京东、大众点评的分享不被封杀。这些,都是腾讯投资的公司。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商业竞争,并不是全部浮在水面之上,有些灰度竞争(意与透明竞争相对应)难以界定,你很难说这是公平的,但也难以归结到不正当竞争。”近日,分析人士王超撰文如是表示。他甚至表示,“微信对一些商户实施灰度管理,这一点是基本上有业界共识的。”

微信方面向小薇表示,不存在“厚此薄彼”,诱导分享一定会被删。“微信后台系统会检测,加上用户举报,这会导致该类文章被删除。”微信方表示,不管举报者数量多少,处理方式都一样。如果文章中有“集赞”、“分享”等敏感词,会很快被删除,而且由此增加的粉丝“一并删除”。

7月24日,微信还宣布,利用小额企业付款功能进行诱导关注公号及分享内容,也将被封号。

点评:日前,中国足协因要罚广州恒大球员郜林停赛5场而被网民纷纷吐槽,皆因足协一直没有建立公平的游戏规则。微信亦如此,自定了规则,就应有让外界信服的公平“执法”。用户的信心,比黄金还宝贵。

案例四:

文章打赏费至今无缴税

“要是我觉得文章写得好,就打赏2元、5元都正常啦。”如果你关注了一些公众号,一定会发现如今在文章下面加一个二维码求“打赏”很时髦。据悉,不少的公号文章打赏的收入不少。据微信知情人士透露,如连X的公号文章,每篇打赏的人数超过3位数。按最低2元,最高199元来计算(中间还有5元、9元、19元、88元选项),“这是不错的一笔收入,鼓励了原创,因此打赏功能也向个人号开放。”该人士称。由于目前公众号超过千万,各行各业均有大号,若如此大概计算起来,“打赏”是一笔不少数目。

然而,由此引起的质疑是,公号所获得收入是否缴税?

对此,微信人士回应,企业有财务流程,其公号的资金去向有法律法规等约束,难点是个人公号,包括收费为企业发软文等。“这部分收入的个税谁来缴?目前我们也不知道。”该人士坦言,若政府对此有要求,微信会积极配合,代扣税或关闭打赏功能,都是选项。业内人士分析,未来微信公号打赏缴税,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与电商从不缴税到缴税需要一个过程一样,打赏缴税也属正常。

点评:微信的法务部门一定评估过,现今的打赏会否触发税务部门反弹,又是否在法律上站得住脚。显然,缴税问题上,微信事先有预判。那么,微信是否应该主动承担这一责任呢?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