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马经理一考贾宝玉 俏公子受辱下军令

马经理一考贾宝玉 俏公子受辱下军令,上回说到宝玉初窥期货市场的惊心动魄,长了不少见识并决定继续做期货。天朝庆典期间连续放假,普天同庆,宝玉跟府内家人以及薛蟠、贾蓉等富二代、官二代分别玩耍了一番,见众狐
发布时间:2011-10-24 12:53        来源:        作者:期货日报

  上回说到宝玉初窥期货市场的惊心动魄,长了不少见识并决定继续做期货。天朝庆典期间连续放假,普天同庆,宝玉跟府内家人以及薛蟠、贾蓉等富二代、官二代分别玩耍了一番,见众狐朋狗友借着国企官办的优势,混得风生水起,宝玉也心情稍好。

  重新上班后,仍是跟随翠花姐做事,还算清闲。这一日,马经理走进交易室,突然说:“王玉,你书看得怎么样了?”对了,当初面试时为了避免泄露荣国府出身,宝玉同学灵机一动,随母姓化名为王玉,自称落魄王孙后代。宝玉听到马经理所言,腿儿打颤,暗暗叫苦。原来不知不觉一个月期限到了,宝玉唯有《基础知识》看了一半,立国庆典期间净玩儿了!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比娘们还漂亮的男孩,马经理马文才就心生不爽,当各位看到其满脸的疙瘩时,就知道这不过是自然法则中很正常的竞争嫉妒心理。瞅见这小白脸唯唯诺诺,脸涨得通红,马文才鼻子一哼:“让我来考考你――我们未来的期货精英,啊哈……大豆的交易代码是什么啊?涨跌幅限制是多少?”

  “代码是A,涨跌幅±5%。”宝玉急忙回答。

  “那硬冬小麦呢?”马文才翻着书,漫不经心。

  宝玉咂舌了,什么叫“映洞晓卖”?边上翠花撇了撇嘴,这马大疙瘩,明知道小玉懂不多,还挑最生僻的品种来考。

  “唔,不知道?那你说说什么是套期保值吧?什么?不知道!那波浪理论呢?也不知道!”马文才佯作惊讶,随后呵斥:“年纪轻轻不好好学习,还不如回家吃奶去!”

  “马经理,是我的不是,我会努力的。”宝玉咬着牙,两眼微红。从小被宠爱,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王府公子,何曾受过如此言辞?

  “努力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到不容易。要下苦功夫啊,期货是个复杂又残酷的行业,比的不仅是悟性,还有勤奋。”马文才看到宝玉低垂着脸,终究于心不忍,更关键的是宝玉是营业部总经理水总招来的,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关系。

  “哎呀,马经理,都怪我没督促好王玉,您就大人大量,这次饶过他吧。我以后一定好好看管他,每天核查读书情况。”翠花笑声如铃推了推马文才的肩膀,连忙打圆场。

  “行。下个月再考核,如果不满意,可唯你是问啊。”这猪哥明显对美女的免疫能力极差!

  “讨厌!”

  “马经理,是我的不是。这次从业资格考试我也报名了,我一定高分通过,不让您失望!”宝玉收敛了情绪,突然斩钉截铁地大声说道。

  “哟,有志气,希望你的分数跟你的音量一样高!”马文才做出被吓着的样子,博得翠花一个白眼。

  “基础90分,法规80分!”俏公子低头看地板,不看马文才。

  “那可说好了。要是到不了,这两个月的奖金扣掉!要是过不了,哼哼……”马文才冷笑两声。帅哥我当年两门勉强过了60分大关,尤其是法规这门还考了2次,这小子忒嚣张了,才给点颜色他就要开染坊!

  

(责任编辑:ZW)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