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最该屏蔽的就是那份垃圾短信红名单

广州的一位手机用户不堪忍受垃圾短信骚扰,将电信运营商告上法庭,而被告方律师“把原告加入电信‘红名单’便可收不到垃圾短信”的说法
发布时间:2011-10-20 06:43        来源:        作者:南方都市报

今年9月,广州的一位手机用户不堪忍受垃圾短信骚扰,将电信运营商告上法庭,而被告方律师“把原告加入电信‘红名单’便可收不到垃圾短信”的说法,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明垃圾短信屏蔽处理技术其实早已成熟(10月19日《人民日报》)。

因不堪忍受短信电话骚扰和个人信息泄露,广州的杨先生一纸诉状将中国电信(微博)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推上法庭。因为这场官司,杨先生有幸被列入了“红名单”,从此享受不被垃圾短信骚扰的“高干待遇”。这不禁令人心生遐想,要是都能进这个“红名单”该多好,就可以免受垃圾短信骚扰之苦了。

针对垃圾短信满天飞困扰用户的质疑,运营商曾经表示,“通讯权谁都有,我们不是执法部门,不可能在短信发出之前作出屏蔽处理,而且目前的监控技术根本就达不到这一点。”如今,“红名单”的不慎走光,不啻是自我戳穿了“非不为也,实不能也”的谎言。

显而易见,是逐利的冲动令电信运营商们罔顾消费者的权益和自己的社会责任,不愿意自绝财路。而内部拟订的那份“红名单”,同时还泄露了另一个秘密,就是他们怕惹恼官方、要员,招惹来自监管方面的麻烦,导致与垃圾短信发送商之间的那根利益链被剪断,损失源源不断的巨额灰色利润,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治理垃圾短信,监管部门同样是“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归责于有关治理垃圾短信、规范短信市场的政策文件法律效力不够,规定内容不全,对于垃圾短信的界定尚不明确,个人隐私的立法保护尚不健全、短信运营市场的监管尚不到位,等等,充其量只是个不作为或者消极作为的藉口。不健全可以抓紧修订完善,缺经验,香港的《非应邀电子讯息条例》就可以借鉴,问题在于官员们享受到免干扰特权,懒得顾及普通公众的权益维护了。

因而,要想让运营商屏蔽那些恼人的垃圾短信,关键还是要先屏蔽掉那个特权阶层的“红名单”,只有让官员与平民享受同等服务,同样不堪垃圾短信骚扰,下决心完善法规,加强监管,整治垃圾短信才指日可待。

(责任编辑:GH)

加载更多
合作站点
s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