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老文章 > 正文

清华大学魏杰:中国宏观经济走势与经济转型

经济转型新时期来临之际,云计算等IT技术新兴之时,风险与机遇并生、挑战和发展共存,一场年度最具期待的管理盛会“转型升级 云筹未来――2011中国大型企业集团管控趋势高峰论坛”在北京盛大开幕。赛迪网对此次高峰论坛进行全程直播,以下是清华大学教
发布时间:2011-10-19 17:25        来源:        作者:赛迪网
【赛迪网讯】10月19日消息,经济转型新时期来临之际,云计算等IT技术新兴之时,风险与机遇并生、挑战和发展共存,一场年度最具期待的管理盛会“转型升级 云筹未来――2011中国大型企业集团管控趋势高峰论坛”在北京盛大开幕。赛迪网对此次高峰论坛进行全程直播,以下是清华大学教授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魏杰的现场致辞:

清华大学教授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魏杰

各位新老朋友: 下午好!非常高兴参加浪潮集团主办的集团管控趋势高峰论坛,不过今天给我安排的任务不是讨论云计算和集团企业的管控问题,而是和诸位就中国未来的宏观经济走势做一点讨论,也就是今年到明年甚至到2013年,宏观经济的大体走势。 宏观上现在有两个压力逐渐显现出来: 第一个压力是通货膨胀。通涨的压力正在释放,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在讨论通涨预期,要管理好通涨预期,现在通货膨胀已经成为现实。我的判断是,通涨的状况不是有人想象的很快就过去,而可能是较长时期压在我们头上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这样讲?因为通涨问题说到底是一个货币问题,如果从货币多发这个角度来看,这次的通涨不是我们想象的能轻易过去。这里提供两个数据,一个数据是央行在2009年和2010年两年货币的发行数据,我们国家央行发货币主要有两个口径,一个叫贷款,一个叫外汇贷款,再贷款中央银行。外汇在中国不能流通,必须要求央行收购。2009年和2010年再贷款18.9万亿人民币,外汇贷款5.7万亿,两年加起来是25万亿左右,是中国从1949年到2009年货币发行总量的53.4%,也就是说,两年时间央行所发货币达到货币发行总量的一半还多,这是很不应该的,所以我们实际保增长的成份很高。第二个数据,就是货币供应量8月底是78万亿人民币,据说民间信贷在银行之外有3万亿到4万亿,加起来是81万亿,这个是什么数量?一个季度是十万亿左右,年底应该是43万亿GDP,一万亿的货币供应量和44万亿GDP比例差不多是80%左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数据。现在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和GDP的比例是51%,而且研究发现,发达国家货币供应量和GDP比例达到100%以后,货币就开始回落了,而我们是180%,高于美国,但是GDP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所以财富和货币已经不对应。这么多货币需要时间逐渐稀释掉,因此通涨不可能很快就过去。 此次通货膨胀的多发货币表现为两个特征:一是货币基本流向了央行和地方政府平台。2009年、2010年的多发货币,80%以上流向了央企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中小企业没有获得太多的货币资源,这是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也导致了我们在调控上不敢使用紧缩性货币政策。二是多出来的货币转变成了理财和收入。上市的央企大部分都有财务公司,就是理财,推动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另外一个已经转向收入,推动劳动力成本上升,这种通胀叫成本推动型的通胀。这是个非常奇怪的现象,用传统的货币政策没法解决,所以未来通胀压力比较大。 第二个压力是增长速度已经出现下滑。虽然今年我们的GDP增长应该维系在9%,但是最近公布的数据是逐季度下滑的,第一季度增长9.7%,第二季度是9.4%,第三季度是9.1%,整个趋势是下滑的。明年会不会下滑到底线以下?如果在7%以下就是硬着陆,就出问题了。往下走的压力在不断显现出来。现在看有三个原因,使我们判断增长速度可能持续下滑。 第一个原因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大力量,也就是出口投资消费已经乏力。我们国家出口80%是美国和欧盟,现在都出现问题。美国失业率非常高,美国正常失业率是3%到5%,现在是9%到10%,所以奥巴马主要解决失业率。要恢复美国实业,必然对中国反倾销和迫使人民币升值,如果中国不答应,就动用外交和武力。美国失业率太高,中国通胀太高,这两个国家确实有点失调;另外是投资,我国公布的投资是4%多,但新增投资在哪里是大问题,2009年国务院4万亿投资,最后带动各类投资超过13万亿,支持着经济较快增长,但是这些投资今年基本上到期了。地方政府没有配套资金,新增投资就没有着落。这个问题不解决,增长速度会一直下滑;再一个是消费,消费贡献是30%,但消费总量里80%是三大核心消费提供,也就是房子、汽车和家电,这三者目前的拉动力都有限,房子限购措施出台的结果是房价没有稳住,却打压了交易量,没有交易量就没有GDP,因此它的拉动力今年明显减弱。汽车今年销售量还可以,但是销售额大幅下降,像北京去年销售120万辆,今年只有十几万辆。而家电经过多年的连续下乡,市场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三大核心消费明确的减弱,使得消费拉动减弱。所以从出口、投资、消费这三个方面分析来看,增长速度下滑是必然的。 第二个原因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所以有人形容说市政府相当于一个公司,书记相当于董事长和总经理,招商引资都冲在第一线,所以地方政府是拉动经济的重要力量。但是地方政府拉动经济的钱不是税收,主要是土地财政和地方融资平台。现在这两个方面都出了问题,限制房价过速上涨使拿地的欲望减弱,土地拍卖不断流拍,银行也不再借钱。今年六月份我跑了四个省,基本上都没有钱,所以地方政府开建的所有项目资金都紧张,主要靠拖欠在延续,所以估计11月份出现大面积停工,GDP一定会快速下跌。 第三个原因就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今年遇到了巨大的问题,因为2009年、2010这两年,民营经济没有获得太多的好处,导致他们已经挤压在产业链的最低端,而今年融资成本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使它没有办法运转,压力非常大,正因为不看好,出现了减少投资的问题。民营经济规模减少是很惊人的,虽然统计数据还没有反映出这个情况,但下半年情况会非常糟糕,最终导致民营经济的拉动力在减弱。 三个原因分析下来,我们判断今年基本是下滑的态势,明年会不会延续下去,决定于上述三个问题是否得到调整,所以这个潜在的压力告诉中国必须保增长。 通涨和经济下滑的潜在压力使我们既要反通胀,也必须保增长,这两件事都要做,传统办法基本不能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传统的办法无法解决中国的问题,我们怎么样实现反通胀和保增长?问题显得非常复杂。记得国务院领导同志今年年初有一个讲法,09年是最困难的一年,10年是最复杂的一年,2011年是既困难又复杂的一年,我想指的是遇到两个压力,又没办法解决。 但是中国要持续发展,现在看来只有三个对策解决问题。最近经常流行的三句话,第一句话叫调整经济结构,我们必须调整目前的经济结构,为什么呢?按照目前的经济结构算下来,对经济拉动力是四个百分点,没有了新的增长点就必须放弃目前的结构,在结构调整中找到新的增长点,才能继续拉动中国经济保持在所需要的增长,而不是靠货币多发。 这种调整可能涉及到的产业很多,举个例子,比如说制造业分为传统制造业和现代制造业,我们国家是传统制造业大国,但传统制造业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空间,传统制造生产能力已经过去;比如说纺织,纺织对我们提供就业机会是三千万个左右,不可能再增加,提高品牌效应只能是品牌排挤人的问题,这种传统的制造业拉动力很有限了。但是制造业的需求非常大,现在中国最大的市场已经不是传统制造业,而是现代制造业;石化75%靠进口,市场很大,我们生产不出来,所以一旦转向现代制造业,可以继续拉动中国经济的上升,很可惜我们现在结构还是以传统制造业为主。 今天我们谈到云计算,实际上现代制造业背后对信息化要求很高,无论是集团管控还是业务运营,都要实现信息化,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浪潮发展是无可比拟的。中国一旦要转型,对中国经济增长是巨大的推动力,所以只有结构调整,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刚才政府部门也谈到,应该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实际上战略新兴产业就是新的增长点,它对中国的拉动将有巨大力量,也才能实现低通胀下的高增长。 第二条对策就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经济增长方式如果不转变的话,我们很难既反通胀,又来保增长。为什么呢?现在我们之所以处于两难选择的原因,就是增长方式有问题。我们目前的增长方式是靠三个力量推动:一是成本优势,中国过去是低成本;一靠出口,进出口带动了中国增长;三是投资,加强投资保增长。这三个力量都不能再用了,比如说成本优势,中国基本消失了,中国1986年到2000年是一个低成本国家,无论劳动力成本,还是各种环境成本都很低,2000年以后进入了高成本时代,再要保护增长就只能投放货币,最后的结果就是通胀压力很大,稍微收缩优势就下降了。 再一个出口,出口太多了结果一定是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方式,一定遇到两个难题,一个是国际市场允许中国继续出口,中国可以大面积出口,但是中国一定是贸易顺差,贸易顺差标志着更多的外汇进入中国,外汇太多,迫使中国央行多发货币应付通货压力。再一个问题就是一旦国际市场不允许中国出口,出现增长速度急剧下滑,就会憋死,就像一个人满身的力量发挥不出来。 再一个就是投资,投资背后一定带出两个政策,一个是宽松的货币政策,一个是积极财政政策,就是多发货币、多借债,最后就是通胀压力很大。无论是低成本的增长方式,还是所谓的出口导向型方式,在中国都已经行不通了,中国需要新的增长方式,这种增长方式就是强调创新、强调消费。这种调整需要企业的努力,也需要政府努力。今天参会的政府企业人士都有,实际上增长方式不仅是企业的问题,还有政府的扶植和支持才行。政府的扶持,不一定给钱,减税就行,只要能够减税,企业一定能够获得应有的动力和能力。所以我觉得未来十年内,别的钱少花一点,减税让企业获得技术创新是很重要的。所以,转变增长方式,要从过去强调低成本、出口、投资,转向内需、消费、技术创新,要进行根本性转变。 第三条对策就是深化改革。我们必须深化改革,为什么?现在之所以出现两难选择的原因,就是体制有问题。我们目前的体制用一句话可以概括,是政府主导型的经济体制。政府基本垄断了四大资源,第一个是货币资源,我们所有经营机构基本是政府决定,股市都没有利润,只有上市银行利润不断增长,最后结果是实体利润非常薄,导致大家没有发展的兴趣,而四大上市国有控股银行利润很丰厚;第二,垄断了物资资源,石油、煤炭、电力基本垄断;第三,垄断了物流,像航空、运输和铁路基本是垄断的,而且是垄断加垄断;第四条是垄断了信息,从电信到邮政,这些资源已经被全部垄断,这种垄断的结果导致利润不能平均化,利润不能平均化必然导致事业的萎缩,只好进入炒房子、炒股票等虚拟经济。之所以进入虚拟经济是因为实业不能做了,大家做实业没有兴趣,没有更多的利润回报,最后就要出问题。在垄断情况下实业没有办法获得平均利润,最终状况必须深化改革。下一步深化改革重点就是把政府主导型的经济体制转向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经济体制。在市场经济为基础的情况下,利润可以平均化,在不同部门流动,流动带来各种产业和实体的和谐发展,所以必须要深化目前的体制,而深化的关键是把政府主导型的经济体制转向以市场为主体的体制。 所以,未来我们反通胀和保增长的唯一选择可能就是这三句话,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深化改革。这里有好多企业界的同志和政府同志,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要慎重,不能随意“拧开”货币这个龙头。浪潮集团今天下午讨论的云计算和集团管控就属于深化改革的内容,对深化改革具有现实意义。 谢谢大家!

(编辑:CSJ)

加载更多

专题访谈

合作站点
stat